童话 《兄弟的故事》

作者:胡沅(Emily Yuan Hu        

         吉索和吉策是兄弟。他们从小就喜欢看飞机、玩飞机玩具、做飞机模型,尤其是哥哥吉索,更是沉迷于捣鼓各式各样的飞机模型和模型飞机。另外,哥哥吉索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养鸟。有一只鸟跟随他多年了,名叫小约翰,这只鸟通灵性、有智慧,与吉索十分默契。

          高中毕业后,兄弟俩各奔前程,但仍然对模型飞机感兴趣。吉索研发出了一种特殊的模型飞机,相当于飞机机器人,取名翱翔。吉策也试图研发新的模型飞机,但是,他鼓捣了很久,都没有鼓捣出什么东西。他见吉索研发出了翱翔,就对吉索说:“我也在研发类似于翱翔这样的模型飞机,但还有几处没过关,看在兄弟的份上,能不能把你的翱翔借我几天,让我参考参考呢?”吉索想都没想,就答应把翱翔借给吉策作参考了,他们约定一周后归还翱翔。

         吉策把翱翔带回家后,就偷偷地在另一个地方把翱翔注册在自己的名下,并且报名参加了当地的飞行表演。

         表演的那天,轮到翱翔上场时,翱翔却怎么也飞不起来,吉策怒火中烧,他觉得是翱翔让他颜面尽失的 ,因此,待人群散了后,他把所有的火气都发在了翱翔的身上,并对翱翔吼到:“你这个废物,让我丢尽了脸!滚!”不料,翱翔一掉头,真的走了。

          翱翔能走路,令吉策惊呆了,他觉得肯定是吉索对他隐瞒了什么,肯定是吉索故意要让他丢脸的,于是,他气呼呼地到了吉索家里,要找吉索算账。

         刚一进吉索的家门,吉策便看见了翱翔,更加认定是吉索搞的鬼,他的气便不打一处出,他大声地骂吉索,什么词难听,什么词侮辱人,他就拣什么词来骂。

         让吉策骂了一通后,吉索对吉策说:“我跟你说过,翱翔还没有试飞过;我也跟你说过,翱翔是飞机机器人,不是一般的模型飞机,他有某些人工智能的特点。至于翱翔能自己走回来,之前我也根本不知道,他走回来以后,我自己都很吃惊。”

         这时,小约翰说话了:“吉策,你说借几天参考参考,就会把翱翔还给吉索。可是,你却偷偷地把翱翔带到另一个地方,并偷偷地用你自己的名字注册翱翔,还参加了模型飞机表演,表演失败了,你就把所有的火气都发在了翱翔身上,说他是废物,要他滚。翱翔听得懂你的指令,你要他走,他就走了,是我跟他一起回家的。”

         小约翰话音一落,吉策又恶狠狠地对吉索说:“你故意把一个飞不起来的翱翔借给我,让我丢丑还不够吗?还要放一只间谍鸟在我身旁,你真阴毒啊!”

         吉索说:“你怎么老是往歪处想呢?实事是:我研发出了翱翔,但我还没有去试飞,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会飞不起来,你不是不知道这个情况。关于小约翰的事情, 我也根本不知情,我一直以为我的小约翰丢失了,我还到处张贴了遗失告示,你现在去外面看看,说不定还能看到我贴在柱子上的那些告示呢”。

         小约翰又对吉策说:“不要随便血口喷人,是我自己悄悄去的,吉索根本不知道。那天,看到你来借翱翔,我心里是有想法的,因为翱翔是吉索花了很多的时间和心血才研发出来的,我不赞成吉索把翱翔借给你,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说服吉索,也不想贸然破坏你们兄弟俩的关系,这才决定跟着翱翔一起走。幸亏我去了,才知道你有多么地肮脏。”吉策一时无话可说,便甩下一句话:“我再也不理你们了!”就走了。

        之后,吉策就彻底放弃了模型飞机的研发,经商去了,再也没有与吉索联系过。

       吉策一离开,吉索就开始检查翱翔,因为他的确不知道为什么翱翔飞不起来,更不知道翱翔可以走那么远的路,虽然之前他没有试飞过翱翔,但是在他的心里,对翱翔一直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

        经过一番仔细检查,吉索发现是翱翔内部的发动机中的主副部件的位置颠倒了,即主导和从属的功能颠倒了。难怪翱翔飞不起来,难怪翱翔能走那么远的路。他为自己的失误而深深地自责。小约翰安慰他说:“上帝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下次更小心就行了,不要太过于自责了。”吉索谢过小约翰后,便对翱翔的发动机进行改造,他调换了发动机中的主副部件,使发动机能够发挥应有的主导和从属功能后,又仔细地进行了全面的检查,确认无误后,又试飞了翱翔,看着翱翔在蓝天中飞翔,吉索心中万分感慨。

         不久,吉索带着翱翔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模型飞机比赛,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各大媒体都争相报导翱翔。紧接着,翱翔要批量生产了,很多商家都争相与吉索的经纪人接洽。

         最后,定格在两个不同的公司,一家是万晴公司,另一家是瑞和公司。吉索偏向于万晴,因为他觉得万晴实力雄厚。可是,小约翰不同意,他说:“虽然万晴公司看起来实力雄厚,可是,我觉得他们没有诚信,这是从我所看过的资料中得知的。当然,从资料的表面来看,是看不出什么破绽的,一定要仔细地琢磨他们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字以及他们所列举的例子。经过仔细研究,我发现万晴公司待人处事纯粹是以他们自己的利益为准则的;换句话说,这家公司是没有真正的原则的。”

        吉索说:“可是,他们的CEO在会议上说,他们信奉他们的中庸之道,当时,我还觉得他们很有原则呢。”

         小约翰回答说:“你知道他们的中庸之道是什么吗?就是依照他们自己的利益,放开一些事情,收紧另一些事情。是放开还是收紧的参照标准完全是看是否符合自身的利益。这根本不是真理之道。我们常常说对待人和事不要用‘非此即彼’的方法,而要用‘两者都不是’的方法,是指在对待同一个人的同一件事情上,或同一个公司、同一个单位的同一件事情上;换言之,是指的要将人和事区别看待,将人的心灵和人的行为区别对待的方法。而绝对不是指某事有利可图,就网开一面,某事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就强制性地收紧;更不是指对有利于自己的人,以一种态度来对待,对不利于自己的人,又以另一种态度来对待的方法。”吉索明白了,最终与瑞和公司签了约。

          签约不久,吉策突然到了吉索的家,不是为了叙旧,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拜访,而是来质问吉索和辱骂吉索的。他一进家门,就开骂,吉索好不容易才搞清楚吉策骂他的原因。原来,那家没有签约的万晴公司是吉策的公司,吉策骂吉索故意不选他的万晴公司,故意拆他的台。

         让吉策乱发泄一通后,吉索对吉策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万晴公司是你的,这么多年了,我不知道你在哪,也不知道你具体在干吗,只是听说你去经商了。”小约翰也接着说:“你以为辱骂人、诬陷人就能彰显你的本事,是吧?别说根本没人知道你在哪,也根本没人知道万晴公司是你的,就是知道了,我们也要按规矩办事,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的。”

        最后,吉索大声说:“谁是故意的,谁是无意的,上帝看得清清楚楚,请你不要在这里瞎闹”。

        吉策走出了吉索的家,出门前还没忘记甩下以前就说过的那句话:“再也不理你们了”!

 

 

 

 

           注:写于201610月(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