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 智循环》

                              作者  胡沅

 

       克雷斯驾驶着碗形的宇宙飞船,在浩瀚的宇宙中飞行好几天了,他把在这几天中所收集到的信息整理好,并发给他所居住的TT星球后,就着手在地球上降落,因为到地球上来,也是他这次行程的重要任务之一。

      宇宙飞船降落在一片森林和田野的交界处。克雷斯在田间散步时,在路边看到一个篮子,篮子里面是一个用布盖着的、几乎没有了气息的婴儿。他轻轻地抱起婴儿,将他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口上,然后,让自己胸腔中的生命光能经过婴儿的鼻孔传递给婴儿,婴儿便马上有了呼吸,不一会儿,他就睁开了眼睛。后来,克雷斯正式收养了这个孩子,并为他取名缇缇雅。

      在克雷斯的呵护和教养下,缇缇雅不但有如常人般的身心健康,而且还有了原本只有TT星球人才有的智循环的烙印——心灵生命的烙印。

       一晃眼,缇缇雅快到上学的年龄了,克雷斯决定在缇缇雅上学前,把一切都告诉他,并且带他到TT星球上去看看。

     与克雷斯一起到了TT星球后,缇缇雅惊异万分,最让他惊讶的,并不是那些眼花缭乱、令人目不暇接的景致,也不是TT星球上特殊的氛围,更不是超先进的科学技术,而是当听到克雷斯说,在TT星球上没有坏人,也没有监狱的时候。“这怎么可能呢?” 缇缇雅问克雷斯。克雷斯说:“以常规的角度来想象的话,这的确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你了解了TT星球的核心,了解了TT星球人的不同结构后,就会恍然大悟。” “那什么是TT星球的核心?TT星球人有什么特别的结构呢?” 缇缇雅问。“你先好好看看这里的风光,好好享受这里的文化,过几天,我再详细告诉你。” 克雷斯回答说。

      几天后,克雷斯向缇缇雅讲述了TT星球人独特的胸腔结构以及TT星球的核心,并且让缇缇雅进行了实地参观。

       原来,从解剖结构上来说,TT星球人的体内,除了具有地球人所有的体循环、肺循环等循环以外,还有一个地球人所没有的循环系统,这个循环系统叫智循环系统。智循环系统分为体内和体外两个部分。体内的部分是TT星球人所独有的,体外的部分就是TT星球的核心。彻底了解体内和体外的智循环系统,是了解为什么TT星球以及TT星球人会如此不同于地球和地球人的关键。下面就是克雷斯向缇缇雅讲解的智循环系统,也是缇缇雅在TT星球上的亲眼所见。

      智循环系统分为体内和体外两个部分。

      位于体内的智循环结构:

      以克雷斯为例,体内的智循环位于克雷斯胸腔内的前上方,外观红色,呈房屋状。在这座房屋状结构的中央有一个控制室,是存储能量的地方。

      控制室的右边有一个隔层。在这个隔层中,有能量转换器和光能发射器。能量转换器把存储在控制室里的能量转换成能够发射出去的光能;光能发射器则把这个光能发送给其他需要的人。例如,前面提到的,克雷斯在田间捡到奄奄一息的缇缇雅,并为他传递生命之能的情形,就是为别人传递能量的一种情况。尽管地球人的肉眼无法看到克雷斯所发射的能量,但是,地球人是绝对可以感受到这种能量的。另外,在控制室右边的隔层中,还有一个十字形的管道设备,这个设备的一端与地下室的开口紧密相连,另一端则通过连线,经由控制室右边的隔层壁和控制室左边的隔层壁,到达控制室左边的隔层里,与该隔层中的净化能接受器相连,接受来自TT星球那灵总站的净化能。

      如上面提到的,在控制室的左边也是一个隔层。在这个隔层中,除了有净化能接受器外,还有光能接受器和光能转换器。净化能接受器接受来自TT星球上那灵总站的净化能。隔层中的净化能接受器接受了净化能后,通过连线输送到控制室右边隔层的十字形管道设备,作用于该设备内的装置,起着杀死来自于地下室的邪恶粒子的作用,为光能的顺利进驻扫清障碍。隔层中的光能接受器接受来自TT星球那灵总站的光能,然后,通过光能转换器,把所接受到的光能,转换成能够储存在控制室里的能量。储存在控制室中的能量,就是TT星球人的生命之能,就是主宰他们的心灵以及他们所有行为的能量,就是他们明白真理的直通车,也是TT星球人帮助其它星球上的人获得生命之能的能量所在。

      在控制室和其左右隔层的下面,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里只有一个开口,这个开口与控制室右边隔层中的十字形管道设备相连接。地下室里有七种奇特的粒子,这七种粒子有如下三个最重要的特点:

      A.每一种粒子都代表着一种邪恶,七种粒子就集中了TT星球上所有的邪恶势力。换句话说,这七种粒子是完全以它们的自我为中心的,如果它们的野心得逞的话,不但会使TT星球上罪恶泛滥,而且会使TT星球人走向死亡的轨道;

      B.这七种粒子具有依情形而定的限时限量的繁殖功能,因此,它们的数量得以维持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

      C.它们没有任何穿透智循环结构的能力。

      正因为这七种粒子已经被彻底地打入了地下室,加之它们没有任何的穿透力,所以,即使它们想要做邪恶的事情,也只能经由地下室与控制室右边隔层的唯一的开口。但一旦它们经此开口,企图进到控制室右边的隔层里时,那个与开口紧密相连的十字形管道设备内的装置,就会立即杀死这些粒子,其残留物也会被迅速吸收。也就是说,尽管这些粒子有依情形而定的限时限量的繁殖功能,能够在一个粒子被杀死的同时,繁殖出另一个相对应的粒子,也有随时想兴风作浪的野心,但是,它们的结局只有两个,一是被杀死;二是只能永远老老实实地呆在地下室,无法再见天日。

      这就是为什么TT星球上没有坏人,也没有监狱的奥妙所在。想想看,所有的邪恶势力都被控制在了TT星球人的体内智循环的净化支循环中,那TT星球人的体外是不是就没有邪恶势力了?换句话说,在TT星球人可能会有邪恶的行动之前,这个邪恶的念头就已经被扼杀在摇篮中,那还会有这个邪恶的行动吗?答案不言而喻。邪恶的心思意念都被扼杀了,当然就不会有邪恶的行为了;没有邪恶的行为,法律上的犯罪,或者俗称的坏人,就不存在了;没有坏人,那还要监狱干吗呢?

       上面所述的属于智循环系统中的净化支循环,起着显露“沃土”的作用,如果把生命之能比喻为一颗生命之树的话,那么,智循环中的净化支循环就是能让这颗生命之树栽种到沃土中,并生根、开花、结果的保证。

       那么,TT星球人的净化之能和生命之能的总源头在哪里呢?请看智循环系统的体外部分。

       体外智循环结构:

      如前所述,在控制室左边的隔层中有净化能接受器和光能接受器(当然还有光能转换器),这两个接受器分别接受来自于TT星球那灵总站的净化能和光能。净化能是智循环系统中的净化支循环不可或缺的能源,光能是TT星球人的生命之能。

      克雷斯与缇缇雅乘坐TT星球上特有的飞车,到了TT星球上的那灵总站。

       那灵总站上有接受能量和发射能量两个部分。无论是接受还是发送的能量,都是以无线波的形式传递的,因此,那灵总站的体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浩大。另外,那灵总站是一个灵动的站,他可以随时与人交流。缇缇雅向那灵问了很多问题,那灵都一一为他作了详细的回答。

      在那灵总站上,有灵幻宇宙眼,从灵幻宇宙眼中,可以看到那灵总站直接与至高处的宇宙能总站相连。至高处的宇宙能总站,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第一个部分称为法喏,第二个部分称为飒恩。法喏、飒恩、那灵是一个三位一体的结构。无论是净化能还是光能,都是由法喏传给飒恩,飒恩传给那灵,那灵再传给TT星球上的每一个个体的。在这些传递中,能量不会有丝毫减损;也就是说,无论是飒恩,还是那灵,他们所传递的能量,从质和量上,都是绝对地等同于法喏初始所发出的能量。法喏是所有能量的源头,之所以这些能量是源源不断、永恒不变、永不止息的,是因为至高者法喏自己就是能量的本体,

    “真的太神奇了!”缇缇雅从灵幻宇宙眼中盯着那至高处,情不自禁地感叹到。

      听完克雷斯的讲解及实地参观后,缇缇雅茅塞顿开,原来积压在心中的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疑问,顿时都烟消云散了。他被这些想都不敢想的奇迹完全征服了。他明白,之所以TT星球不同于地球,之所以TT星球上的人不同于地球上的人,一切皆因智循环的力量,皆因三位一体的至高者的恩典和权威!总之,皆因在TT星球上有“天梯”直接通向那个至高的本体!

      又一年的春季到了,在缇缇雅去学校之前,克雷斯交给他一个吹管,这个吹管是由纵横两个特制的圆形管交叉制成的。克雷斯告诉缇缇雅:“无论你在哪里,当你需要我的帮助时,就用嘴吹这个管,只要你一吹,我就一定能收到你的信息,而且你也能马上收到我的回复。我所回复给你的就是你在那个时刻最需要的智循环的能量,这个能量能够帮助你解决当时所遇到的所有的问题。例如:他可以让你的心情平静下来,也可以让你有能力去宽恕别人,同时,还能够让你立即谦卑下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等”。

       缇缇雅揣着克雷斯给他的吹管上学了,前几个月,缇缇雅没有吹过吹管。随着同学之间的相互熟悉,以及其他同学对缇缇雅家庭情况的了解,嘲笑和讥讽就一股脑儿冲着缇缇雅来了。有的说他没有妈妈,是捡来的杂种;有的说他爸爸是个怪物,所以他也是个怪物。几乎没有人愿意跟他玩,也没有人愿意与他一起在同一个群组中参加活动。在这种情况下,缇缇雅就开始吹吹管了。

      一天,有好几个同学都在嘲笑缇缇雅,缇缇雅的心中有一股怒火在升腾,他立即用力吹那个吹管,一刹那间,缇缇雅就感受到了从克雷斯那里传来的智循环的力量,心中的那股怒火马上熄灭了,内心也平静了。瞧,他可以任由别人嘲笑和讥讽,自己却“岿然不动”--- 一堆人在那边说着他的坏话,他却在这边平静如水地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丝毫不受影响。

       另一天,在开始作画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画笔不见了,明明就放在桌上的文具盒里,上课前还检查了,怎么就不见了呢?情急之下,他就拿了另外一个同学的画笔。作画时,他听到那个同学叫嚷着他的画笔不见了,可是,鬼使神差,他就是没有吭声。也许,当时他觉得,在别人先拿走了自己的画笔,无奈之下才去拿另外一个人的画笔的行为,不算坏行为吧;也或者,他是不好意思承认是自己拿了那个同学的画笔。

      本来,缇缇雅是想画完后就立即把画笔还给那个同学的。可是,正因为那个同学叫嚷时,他没有吭声,就觉得没有脸面去还画笔了。可是,就在他觉得没有脸面去还画笔的同时,缇缇雅的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他:赶快把画笔还给同学!在这样的纠结中,他吹起了吹管,从克雷斯那里反馈来的智循环能量,让他马上谦卑下来,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明白了人不可以去复制错误,不能因为别人做错了一件事,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也可以做一件同样的错事来使自己心安理得。我们只能按照上帝的绝对真理来行事。倘若做了一件错事,就一定要在绝对层面上,完全彻底地承担这件错事所造成的一切后果,不能推卸责任。如果在过程中有某些方面必须说清楚的,也要通过和平交流的方式,毫不含糊地说清楚。正因为智循环的力量,缇缇雅有了承担责任和承担后果的能力,于是,他大方地把画笔还给了那个同学,并且为他在拿画笔时没有经过允许,之后又没有及时承认,并且影响了同学的作画等,而真诚地向他的同学道歉,同时解释了他为什么会拿这个同学的画笔的原因。后来,不但这个同学完全原谅了缇缇雅,而且还与缇缇雅成为了好朋友。

       过了一段时间,克雷斯对缇缇雅说:“虽然让自己有一颗平静的心,让自己能够谦卑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或者说有能力让自己的行为都运行在智循环的轨道上,坐上真理的直通车,是首要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是说,主动关心别人的状态就不重要了。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是需要很多人一起参与、一起努力的,只有大家都在同一个轨道上奉献爱心,再加上自已循着呼召的方向不断努力时,才会有真正的快乐。以嘲笑和讥讽来说,只有那些嘲笑和讥讽你的同学也能意识到他们自己的错误时,这个问题才算真正得到了解决。你现在有了一定程度的传递能力了,下面我就告诉你,如何才能把我传给你的智循环的力量,也同时传给别的同学,使别的同学也能够谦卑下来,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进入智循环的轨道。而对于某个正遭受痛苦的人来说,把这个能量传递给他(她),就能使他(她)看到遭受痛苦背后的美意,从而为他(她)能够忍受这个痛苦增添力量,同时也进入到智循环的轨道。” 下面就是具体的方法。

      “当你接受到我发送给你的智循环的能量后,你就马上抬起你的右手,手掌与手臂呈向上垂直状,手掌朝外,五个手指尖与你要传递能量的那个人的鼻孔的高度一致,并持续约三秒钟,这样,你指向的那个人就能收到智循环的能量了。” 克雷斯接着说,“有了智循环的力量,这个人就会知错、忏悔,不但以后不会再嘲讽别人,而且在他(她)的心中还会留下智循环的印痕。再假以时日,他(她)便能获得重生。如果每次都这样真诚地对待一个人,那么,在你们班上,以致你们学校,不但嘲笑和讥讽同学的现象会逐渐消失,而且同学之间互相尊重,且积极向上的真正和谐的关系也会逐渐建立起来。”缇缇雅记住了克雷斯的话。

      此后不久,学校组织乒乓球比赛,缇缇雅去报名,负责报名事宜的莉莉安同学带着嘲讽的口气说:“你没有妈妈也就算了,你的爸爸还是个怪物,所以说,你根本不是个正常人,我们这里只接受正常人报名。”缇缇雅二话没说,便拿起吹管用力吹了一下,待他接受到了来自克雷斯智循环的力量后,他就举起右手,手掌与手臂呈向上垂直状,手掌朝外,五个手指尖对准莉莉安鼻孔的高度,持续了约三秒钟,奇迹就出现了!瞧,莉莉安一反傲慢的常态,温柔地对缇缇雅说:“我错了,我不应该随便论断人,更不应该只凭借现象来论断人,我真诚地向你道歉。”之后,莉莉安的内心深处也有了智循环的印记,她和缇缇雅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过了一段时间,克雷斯又对缇缇雅说:“你的能力提高很快,现在我给你另外一个管型装置,这个管叫传管,也是由纵横两个管交叉组成的,但是传管比吹管的体积小,而且传管的纵管上有“Y”标记,横管上有“S”标记,而吹管上却没有这些标记;另外,传管的纵管比横管长,而吹管的纵横两个管都是一样长的”。

      “如果你看到有人很痛苦,例如,遭受了各种打击、自己的愿望没有实现等,在你通过吹管得到了智循环的力量后,就用右手握住传管上标有“S”记号的横管,并且将横管的另一端对着那个痛苦的人,他(她)就能看到这痛苦后面的美意,并且心甘情愿且心怀希望地忍受痛苦,从而顺利地度过这段痛苦的时期,以便日后再勇往直前。”克雷斯继续说,“如果你看到有两个以上的人在对骂、吵架、打架,或者干别的坏事,你用吹管获得了智循环的力量后,就用右手握着有“Y”标记的传管的纵管,并把纵管的另一端对准那些人的中央地带,智循环的能量就会传递到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缇缇雅记住了克雷斯所说的每一句话。

      一天,缇缇雅从学校的花园经过,看到一个同学独自在哭泣,原来这个同学的父亲最近在车祸中丧生,内心十分痛苦。缇缇雅就吹起了吹管,当他得到了克雷斯智循环送来的能量后,就马上用右手握住传管中标有“S”的横管,并将横管的另一端指向这个内心十分悲伤的同学,这个同学立马就得到了安慰,同时在他的内心中也有了智循环的印痕。后来,他和缇缇雅也成为了要好的朋友。不久,缇缇雅又看到两个同学很不开心,一个是因为在象棋比赛中输得很惨而不开心;另一个是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被父母骂了而不开心。缇缇雅以上面同样的方法,使这两个人马上得到安慰,并且,也在他们的心里烙上了智循环的烙印。

       还有一次,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缇缇雅看见有几个人正在打架,他通过吹管获得了智循环的力量后,马上用右手握住传管上有“Y”标记的纵管,并把纵管的另一端对准那几个人的中央地带,奇迹马上出现了。那几个人不但立即停止了打架,而且还互相道歉,之后也成为了好朋友。这些人也都烙上了智循环的印记。他们都成为了缇缇雅的好朋友。

       因为莉莉安常去缇缇雅家玩,因此,莉莉安与克雷斯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久而久之,她与克雷斯的关系也变得像父亲和女儿一般,就如同缇缇雅与克雷斯的关系一样。克雷斯便决定带莉莉安去TT星球上观光,好让她也能够彻底明白智循环以及智循环的源头。明白并不是因为他克雷期有多大的能耐,而是因为三位一体的至高者的恩典和权威。

       他们三人从TT星球回来后,克雷斯也把一个吹管和一个传管交给了莉莉安,并教会了莉莉安如何求助以及如何帮助别人。同时嘱咐缇缇雅,要好好带领莉莉安。

      靠着神奇的智循环力量,缇缇雅带着莉莉安以及其他的朋友,不但自己以身作则,而且以神奇的手法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同学。渐渐地,同学之间的风气焕然一新,大家既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包容,也积极在原则的问题上,平和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及诉求。总之,和谐宁静与热闹非凡并存,相互理解与争执辩论并存,团队精神与静心地追求自己心灵深处的各种努力并存;谩骂、侮辱、嘲笑、讥讽、愤怒、说慌、欺骗、攀比、嫉妒等完全没了市场。

      又一个十年过去了,缇缇雅在克雷斯的引领下,心中结出了九个永恒的生命之果——平安、信实、仁爱、喜乐、良善、温柔、恩慈、忍耐、节制,他也像克雷斯一样,能够在地球与 TT星球那灵总站之间自由翱翔了。那如同七个粒子一样的反叛、骄傲、贪婪、愤怒、嫉妒、懒惰、淫欲等都被彻底地打入了地下室,钉死在十字架上了。

 

写于2016年4月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