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 《价值》

  作者:胡沅                                                  

          吸尘机器人正在房间里吸尘,他一边吸,一边吆喝:“请让开!请让开!吸尘了!”椅子、凳子、玩具、文具、书籍、台灯、花瓶,甚至桌子上的打印机等,听到吸尘机器人的吆喝后,都立即让开了,唯独笔记本电脑(以下简称电脑)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吸尘机器人吸完了整个房间后,又回到电脑的面前,请求电脑让开一下,电脑被吸尘机器人吵醒了,本来就很不开心,还要他让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质问机器人:“你凭什么要我让开?”机器人回答说:“就凭我是做吸尘工作的机器人啊!现在是我工作的时间,我只是请你让开一会儿,我吸完这个台面上的灰尘后,你就可以回来,我又不会占领你的地方。”

         电脑回答说:“一个小小的吸尘机器人,居然对我呼来唤去的,你以为你是谁啊?想对我吆喝,先要看清楚我是谁吧。我可是当今世界的第一脑,也是不可或缺的顶梁柱,没有我,这个世界就运转不了。所以,你只能听候我的命令,你没有资格来吆喝我。”“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我只是想请你让开一会儿,因为我必须把我应该做的工作做好。”吸尘机器人小心翼翼地说。“你不明白,是吧?那我换一种方式跟你说吧,你是主人用300美元买回来的,而我是主人用1200美元买回来的,”电脑继续说,“你知不知道,1200300,哪个大?你这个只有300美元价值的小机器人,却要我这个有1200美元价值的电脑听你的,为你让路,这不是笑话吗?只有价值高的人才有权使唤价值低的人,价值低的人只有臣服的份,这样的常识你都不知道吗?一边呆着去吧,把我吵醒了,我还没有怪你就不错了”。

          正当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突然从电脑中蹦出一块写着$1200的钱币,他对电脑说:“你说什么,这1200美元变成你的价值了?你可能不知道吧,那天,是主人要我从他的保险箱里钻进你的肚子里的,因此,我不是你的价值,我是主人送给你的礼物,明白吗?”说完,又钻进电脑里去了。接着,又有一块标有$300的钱币从吸尘机器人中蹦出来了,他对吸尘机器人说:“我想让你知道,我也不是你的价值,我也是主人送给你的礼物。”说完,也迅即回到了吸尘机器人的肚子里。

         电脑和吸尘机器人都懵了,尤其是电脑,他思忖着:难道我不是主人用1200美元买来的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时,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来,吹开了桌上的一本书,书中一颗结满果子的树(以下简称果树)立即跳了出来,他对电脑和吸尘机器人说:“你们好,风让我来告诉你们关于价值的一些事情。”于是,果树就打开了话匣子。

         “不错,电脑是主人从市场上用1200美元买来的,而吸尘机器人也是主人用300美元从市场上买来的,既然是主人花钱买来的,那么,这1200美元和300美元的价值就归属于主人,你们就是主人的财产。总之,这1200美元和300美元,要么是归属于制造了你们的人,要么就是归属于 买断了你们的人,而不是属于你们自己的 ”。

         电脑插话说:“我知道我是主人买来的,也归属于主人,但是,总不能埋没主人是花了1200美元才从那个制造我的人手中买了我的这个事实吧。既然不能否认这个事实,那这1200美元的价值就肯定与我有关系,不是吗”?

          果树回答说:“没错,的确是有关系。这个关系分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我刚提到的关于你们的归属,即:主人首先所花的那1200美元和300美元,是把你们原来归属于制造者的关系,转变成了归属于你们主人的关系;第二个方面,就是上面那两个钱币所说的,在你们的主人买断了你们的归属关系后,又把额外的1200美元和300美元分别作为礼物送给了你们”。

          这时,那$1200钱币又从电脑中蹦出来了,他说:“太对了,我本来是躺在主人保险箱里的,那天,主人买了电脑回来后,就吩咐我钻进电脑的肚子里去。我当时很纳闷,就问主人为什么刚付了1200美元给那个制造电脑的人,又要我这个1200美元钻进电脑的肚子里呢?主人告诉我,我是主人无偿送给电脑的礼物。”接着,那$300钱币也从吸尘机器人中蹦出来了,他说:“没错,没错,我原来也是躺在主人的保险箱中的,主人买了吸尘机器人回家后,也吩咐我钻进了吸尘机器人里面,说我是主人无偿送给吸尘机器人的礼物”。说完,两个钱币又分别回到了电脑和吸尘机器人的里面。

        “我们都已经归属于主人了,为什么主人还要送礼物给我们呢?”吸尘机器人问。

         这时,书中的一头牛跑了出来,对他们说:“我知道,我知道!在我开垦第一块荒地时,主人也无偿送给我一堆新农具作礼物。当时我问我的主人:我原本就是属于你的,我用那些旧农具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送我新农具呢?我的主人是这么说的:那些旧农具不是为你订制的,你没有办法用它们;而这些新农具却是特意为你订制的,你可以得心应手地操作他们。而且还告诉我,这些特意订制的新农具是他又一次无偿送给我的礼物,也是我的本钱之一,有了这些本钱,我才能真正把荒地开垦出来。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玩具娃娃也跳下来了,其中一个娃娃手里拿着一张画,对大家说:“你们看,这是我画的。”看到这幅画,大家一齐惊叹:“哇!太美了!”直到这时,电脑和吸尘机器人才注意到,原来房间里所有的同伴都加入到了他们的讨论之中。

          这个娃娃继续说:“我的主人告诉我,之所以我能够画得这么好,是因为我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他就把我可以画得这么好的天赋放进了我里面,这个天赋就是我的主人给我的礼物,也是主人给我的本钱”。另一个娃娃接着说:“虽然我不擅长画画,可是,我总是能够发明出新的产品。能够发明出新的产品的天赋,也是我的主人给我的礼物。”又有一个娃娃说:“我擅长农艺,而我擅长农艺的天赋,也是我的主人送给我的礼物”。

        “说得对!”果树说,“每个娃娃都有自己擅长做的事情,这是因为他们都从他们的主人那里得到了不同的礼物,同时,他们又按照主人的旨意去行动的缘故。”接着,果树又对电脑和吸尘机器人说:“你们从主人那里分别获得的1200美元和300美元,就相当于牛开垦荒地之前从他主人那里获得了特意订制的新农具一样,也相当于娃娃们在妈妈肚子里时,就从他们的主人那里获得了天赋一样,都是主人无偿给你们的礼物,也是你们能够进行创造性劳动的本钱。你们只有拿着这个本钱,按照主人的吩咐,努力地将本钱扩大,那个扩大了的部分,才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价值的基数”。

         “这么复杂啊!”大家不约而同地说。

         果树回答说:“是的,挺复杂的。不过,一旦你们弄明白了,就知道自己是谁了,就不会那么狂妄、那么自以为是了。想想看吧,你们现在的一切,都是你们的主人无偿给你们的,你们自己有什么可以骄傲地呢”?

          停顿了一会儿,果树又继续说,“知道了自己的归属和价值的基本概念,下面再告诉你们价值是如何计算的。首先说计算的原则。这个原则是:事先从主人那里获得了较多礼物的,主人要求返回的就较多;事先从主人那里获得了较少礼物的,主人要求返回的就少。例如:电脑事先获得了1200美元的礼物,主人就会要求电脑返回给他2400美元(含本钱1200美元);吸尘机器人事先只获得了300美元的礼物,主人就只会要求吸尘机器人返回给他600美元(含本钱300美元),其中,各自在礼物的基础上所扩大的那一倍,才分别是电脑和吸尘机器人自己所创造的价值的基数”。

         听到这里,电脑又马上插话:“那不还是我比吸尘机器人的价值高吗?”

         果树对电脑说:“不对!我是说那是你所创造的价值的基数,并不是说你在你的主人那里的价值就是那个数。你忘记我首先强调的‘多得的多返回,少得的少返回’的计算价值的原则了?别着急,慢慢来,你会清楚的”。接着,果树就告诉他们,主人是如何计算他们的价值的。

         原来,主人计算各自的价值时,不是计算电脑与吸尘机器人之间,或者娃娃与娃娃之间的绝对差量,而是按照一个人事先所获得的礼物加上这个人后来所创造的价值基数,然后再除以事先所获得的礼物的公式来计算的。也就是说,是在礼物的基础上,按照自己和自己的比值关系来计算的。

         接着,果树又在白板上演算给他们看:

         电脑自己的价值 等于1200加上1200,再除以1200 ,等于2

          吸尘机器人自己的价值 等于 300加上300,再除以300 ,等于2

        “看到了吗?只要你们按照主人的要求去做,无论是电脑还是吸尘机器人,其价值都是2,完全相等。也就是说,你们在主人面前是完全平等的,根本不存在谁高于谁,谁又低于谁的情形。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只是分工的不同而已”。

         这时,地上的一个玩具汽车问果树:“我是主人用8美元买的,那是不是说,我也从主人那里得到了8美元的礼物,我要用这8美元的本钱,去创造出另外一个8美元,到时候,我总共要返回给我主人的就是16美元,而我自己的价值就是88,再除以8,等于2,与电脑和吸尘机器人的价值相等,对吗”?

         “你说得对”!果树回答说。       

         这时,桌子上的花瓶走过来问果树:“我怕丢失主人给我的礼物,我可不可以把主人送给我的礼物埋进土里,到时候我再把这些礼物挖出来还给主人呢?”

        果树说:“如果你要这样做的话,那你就毫无价值了。不过,当你硬要选择这样做时,你的主人是不会阻拦的,因为他给了你自由选择的权利。你选择偷懒,你的主人就会任凭你偷懒,只是到了要交账的时候,你就惨了。因为你毫无价值,你的主人就会把你丢到火炉里,烧焦你!这可是比进地狱还难受的刑罚。”花瓶听了,吓得脸色都白了。

        说完这一切后,果树又跳进了书里,接着,牛也跳进书里去了,那些娃娃们也回到沙发上坐好了。这时,响起了开锁的声音,主人回来了。

 

         注:写于2016年8月(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