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 一根刺》

 

                                                                     作者        胡沅

 

 

          一个叫垂腾的人,特别喜欢吃红莓和黑莓,但他从不去商店买,也不自己栽种,而是到离他家不远的灌木丛去采摘。虽然那片灌木丛的周围没有栅栏,但却插有牌子,牌子上写着:“请勿采摘!”可是,垂腾却视而不见。

        垂腾去灌木丛采摘红莓和黑莓已经几年了,他知道红莓和黑莓枝上有很多的刺,也与这些刺有过碰撞,但是,还从未被刺伤过。 这一天,他又去那片灌木丛采摘,不料却被一根黑莓枝上的刺刺中了。更为诡异的是,这根刺看起来并不像我们通常见过的黑莓枝上的刺,而是一根奇形怪状、又粗又大的刺,它一刺进皮肤,马上就扎进了垂腾右臂的肌肉深处,顿时,垂腾的整个手臂就红肿了,没过多久,又变黑了。他惊慌地跑到医院,医生告诉他:你的右臂被毒刺刺到了,毒液已经蔓延,必须截肢。

        尽管垂腾亲眼见了那根奇形怪状的刺,但在他的眼里,那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因此,他根本不相信医生所说的,也不愿意接受截肢手术,故断然拒绝了医生的诊治。

         有人告诉他,有个巫师很厉害,垂腾便找到了那个巫师。巫师听了垂腾的述说后,对垂腾说:“幸亏你没有听医生的,因为他们不是要你割,就是要你舍。想想看,如果把自己都割了、都舍了,那自己还会是自己吗?到我这里来就对了,我绝对不会要你割舍自己,反而还会帮助你把手臂上的刺转嫁给别人。具体来说,就是把你右臂里面的那根毒刺转嫁到另外一个人的右臂上,只要转嫁过去的这根毒刺能够持续地在那个人的手臂中待上一个月,转嫁就成功了。只要转嫁一成功,你的手臂就能完全复原。”巫师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不过,绝对不能随便选择被转嫁的人,一定要精心挑选,要选择与你被毒刺刺到的这件事情密切相关的人。例如,因为你去那个灌木丛采摘而批评过你的人。另外,为了完成整个转嫁的过程,还需要选择一个中间人,这个中间人也不能随便选,也要选择与这件事有关联的人。例如:曾经劝你不要去那个灌木丛采摘,同时又送红莓黑莓给你吃的人。选好这两个人以后,就把他们的名字和住址告诉我。另外,你还必须去一趟灌木丛,把那个刺到你的黑莓枝砍下来,放进你选中的被转嫁者的家里”。

         垂腾一一按照巫师的吩咐做了,他告诉巫师,被转嫁者的名字叫咖珑,中间人的名字叫立羽。巫师便把垂腾带到一座由五颜六色的棱镜建造的阁楼上,与垂腾在阁楼的门口并排坐好,面朝咖珑家的方向,巫师的左手抬起垂腾的右臂,右手则指着立羽所在的方向,口中一阵叽里咕噜,半小时后,巫师告诉垂腾:“明天,咖珑的右臂就会跟你右臂的情形一样了。换句话说,今天在立羽也知道的情况下,我把你手臂上的这根刺转嫁给了咖珑。明天去看咖珑的右臂,就会跟你的右臂一样了。不过,这只是转嫁的第一步,转嫁能不能彻底成功,还要看那根刺能否持续在咖珑的右臂中待一个月,当然,在这一个月中,我会负责阻止咖珑的手臂溃烂的。只有转嫁彻底成功了,你的手臂才能完全恢复。否则,至多也只能保证你的手臂不溃烂,就像我刚刚说负责阻止咖珑的手臂溃烂一样。我再强调一次,倘若中间发生变故,导致转嫁没有彻底成功的话,虽然我的功力能够中止你手臂上毒液的蔓延,但是,你就不得不终身与这一根刺为伍了,而且你的手臂也无法变回原来的颜色。”垂腾听到这里,急忙说:“你不是说到你这里来就不需要割舍自己吗?那根刺在手臂里,手臂又是黑色,那还不是要截肢吗?”巫师说:“我不是说了吗,我能够帮助你阻止毒液的传播,虽然刺还在你的手臂中,你的手臂也是黑色,但是,你的手臂是不会溃烂的,这总比截肢要好吧。”垂腾没吭气,算是默认了。

         第二天,咖珑的右臂果真与垂腾的右臂一样了,其发生的过程与垂腾当时被毒刺刺中的过程也是一模一样的。咖珑非常难受,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有一点他非常清楚,那就是必须立即去看医生。到了医院,仍然是同一位医生接待的,医生也对咖珑说了同样的话:你的右臂被毒刺刺中了,毒液已经蔓延,必须截肢。

         听说要截肢,咖珑非常痛苦,回家挣扎了一大阵,最终,他凭着对那个医生的信心,勇敢地作出了去医院接受截肢手术的决定。

         手术安排在咖珑被刺扎中的第三天进行,为咖珑做手术的主刀医生,就是那个在门诊接待他的医生。一切术前准备就绪后,咖珑平静地上了手术台,上手术台时,主刀医生还在咖珑的右臂下放了一块洁净的木板。

         手术开始了,主刀医生刚刚划开了咖珑右臂的皮肤,奇迹就发生了:咖珑的右臂马上由黑色变成了红色,接着又由红色变成了正常的颜色,其内的血管、神经、肌肉等组织也瞬间恢复了正常。医生们都吃惊得张大了嘴,只有那个主刀的医生,也是初次接诊垂腾和咖珑的医生,似乎胸有成竹。最后,主刀医生只是把那个毒刺从咖珑的右臂中取了出来,并缝合了切口,手术就结束了。一周后,咖珑便彻底痊愈了。

         这当然不是垂腾想看到的结果,但对垂腾来说,他必须面对的现实是:要么愿意像咖珑一样,笃定相信医生所说的,并心甘情愿地割舍自己;要么,就带着这一根刺和自己的黑手臂过一辈子了。显然,垂腾选择了后者,因为从这以后,很多见过垂腾的人都说,垂腾总是遮遮掩掩的,而且再也没有看见他穿过短袖衣了。

 

 

 

        胡沅,写于20168月(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