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泥人城》

 

                                      作者     胡沅(Emily Yuan Hu

 

         

         奇奇卡特别喜欢玩神奇乐高积木,也特别喜欢玩魔术和捏泥人。

         半年前,奇奇卡开始用乐高积木在自家的后院里造房子,半年后 ,三十座大小不同、形状各异,韵味十足的房子建成了,其中大多数是居家房,少数是办公楼、商店、学校等。房子建成后,奇奇卡又在房屋的里外,用神奇乐高、黏土和其它材料造了许多居家用品,小到家具、装饰品、办公用具、食物等,大到汽车、轮船、道路、河流、湖泊,一应俱全。一座映衬在花草树木和庭园流水之中的城,就这样建成了。奇奇卡称它为泥人城,因为,这座城市本来就是为小泥人们准备的。

         泥人城建好后,奇奇卡便开始捏小泥人了,他准备把这座泥人城完全交给小泥人去管理。

         小泥人有了这么好的家园,可高兴了。有一座房子的主人叫飞冰,妙贤是他的妻子。他们有两个孩子,大的是哥哥,叫义可;小的是妹妹,叫玉菲。他们决定举行一个乔迁宴,为刚刚搬进的新家增添喜气。   

         举行乔迁宴的那一天,可热闹了。小泥人们都夸飞冰、妙贤好福气,对他们的房子也赞不绝口。包围在一片赞扬声中的飞冰和妙贤,也情不自禁地飘飘然了。

         站在房子外面的奇奇卡,从窗户里看到了屋内的场景,也听到了小泥人们交谈的内容。当他听到小泥人把所有的功劳都归于他们自己时,站在外面的奇奇卡不爽了,他自言自语地说:“明明是我奇奇卡一手建造的房子,一手捏出的小泥人,可这些小泥人却认为都是他们自己的功劳,他们甚至不知道有我的存在。这可不行!我必须有所行动”!

         因为小泥人无法看见奇奇卡,也无法听见他所说的话,因此,一时半会,奇奇卡也不知道该怎样行动,才能让小泥人明白他们所不明白的一切。就在这时,奇奇卡从窗户里看到了那个悬挂在厅里的大电视屏幕,他知道那个屏幕是用神奇乐高做的,这让他突然想起小泥人的眼睛也是用神奇乐高做的,因此,只要把字写在用神奇乐高做的屏幕上,小泥人就能看到这些字。想到这里,奇奇卡便拿起那根他玩魔术的木棒(他称之为魔棒),玩起了他常玩的那套魔术,不一会儿,他的身体就变小了,小到弯着腰就能走进飞冰和妙贤的房子里去了。

         进入飞冰和妙贤的家后,奇奇卡就在电视屏幕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我叫奇奇卡,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你们知道这座房子以及整个泥人城的房子是从哪里来的吗?知道你们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吗?也许你们会说:‘这座房子不是飞冰和妙贤买的吗?其它泥人城的房子不也是房子的主人们买的吗?至于小泥人本身,那不都是从父母那里来的吗?’说的没错。可是,你们的回答仅仅包括了你们肉眼所看得见的,而没有包括你们肉眼看不见的那一部分。现在,我必须郑重地告诉你们:是我,奇奇卡,建造了泥人城;也是我,奇奇卡创造了你们。我知道你们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的声音,但这并不是问题,只要你们相信并记住我写在这个电视屏幕上的话,就行了。早一阵,有人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先来的是后有的,后来的是先有的。’当时,我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我彻底明白了。这句话就是在讲我和你们以及泥人城之间的事情。虽然从你们的角度来看,你们比我要先进入泥人城、先进入飞冰和妙贤的房子,但是,实际上,你们却是后有的,因为,我开始建造泥人城的时候,你们还不存在;换句话说,虽然从你们的角度来看,我比你们后进入泥人城、后进入飞冰和妙贤的家,但实际上我却是先有的,因为,是我创造了你们。你们看不见的不等于不存在,你们不知道的,不等于不是真相,请你们记住我所说的这些话”。

         写完这段话后,奇奇卡就从飞冰和妙贤的家里出来了。出来以后,他又拿着那根魔棒,把自己的身体变回了原样。

         而这时,房子内却炸开了锅,小泥人们被突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话惊呆了,都在互相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虽然小泥人们都认识电视屏幕上的字,可是没有几个人真正明白其中的内涵,也没有几个人真正相信那些话。只有男主人飞冰似乎有些相信,也有些领悟,这是从他如何回答义可和玉菲的问题中察觉到的。其中,飞冰是这样向义可解释的:“有个叫奇奇卡的人说,是他建造了泥人城,也是他创造了我们,所以,他才是我们真正的主人。凭奇奇卡在房子里的屏幕上写了字,却没有一个小泥人看见奇奇卡这件事情,我就觉得我们的能力真的很有限。说实话,我是比较相信他所说的,我们还是谦虚一点吧”。

           之后,大家就散了,时间一久,谈论这件事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一年后的一天,妙贤带着玉菲去办事,因为比较急,他们就叫了一辆优步。奇奇卡看见了,又把自己变小,在妙贤和玉菲上车时,也钻进了车里,坐在了司机的旁边。当然,在他们的面前,奇奇卡只是个隐形人而已。

         义可一上车,就夸司机的车好。司机听到有人夸他的车,可高兴了,喜滋滋地说:“是啊,这车可是我刚买的,好着呢!除了你们以外,还只有我自己上过这辆车,我的家人都还没有碰过呢。”其实,司机只是想炫耀一下他的车。可是,玉菲却有其它的想象,她对司机说:“你是车主,当然是你最先上这辆车啊,难道还会有别的人比你更早上这辆车吗?”奇奇卡听到玉菲的问话后,马上说:“虽然这辆车是新车,但是这辆车的车主并不一定是最先上这部车的哦。”刚一说完,就意识到他们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也无法看到他。这时,司机接着玉菲的话说:“当然不会有了,这又不是二手车。”奇奇卡听到这里,心想: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他们,这车是我造的,是我最先上这辆车的。于是,奇奇卡又在车顶上写下了一段话。然后,在妙贤和玉菲即将下车之前,把车顶上的灯打开,并让其闪烁,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同时把车门锁住。司机停车后,三个小泥人都一齐朝车顶看去,又一齐读奇奇卡写的那段话:“我是奇奇卡,我跟你们拼了车,司机旁边坐位上的钱,就是我留下的应该出的拼车钱。另外,在中途,我听见玉菲问:‘难道还有别的人比司机更早上这辆车吗’?我现在就回答玉菲的问题:‘是的,虽然这辆车是新车,但是,的确有人比司机更早上这辆车,而那个人就是我,因为这辆车是我制造的。’还记得‘先来的是后有的,后来的是先有的’这句话吗?看起来,是司机第一个上这辆车的,但他却是后来的,因为在我造这辆车的过程中,以及造好这辆车后上车进行测试时,司机还不存在。换句话说,看起来,我比司机后上这辆车,但实际上,我却是先来的。”。

         当三个小泥人正在读那段话时,奇奇卡就打开车门的锁,自己先下车了。

         看到这段话后,三个小泥人吓傻了,尤其是司机,因为他没有参加飞冰和妙贤举行的那个乔迁宴,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给玉菲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之后不久,奇奇卡又看见义可和玉菲背着书包去学校,他便跟在后面,最后走进了玉菲所在的教室。

         那天,正好是上万有引力的课,老师讲解完万有引力的定律和计算公式后,在黑板上出了一道题,并叫玉菲到黑板上来解答这道题。当时,玉菲紧张极了,因为,老师讲定律时,她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胡思乱想,根本没有认真听。不过,一上台后,她反而镇定了,因为她想起了那天在优步车上奇奇卡所说的那段话。于是,他仿照奇奇卡的话并加上她之前的一些胡思乱想,在黑板上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虽然,看起来是牛顿先看见苹果从树上掉下来,然后才知道了万有引力,但实际上,万有引力是先有的,牛顿看见苹果从树上掉下来是后有的,因为牛顿看见苹果掉下来是牛顿出生以后才发生的,而万有引力则是很早很早以前就存在的。‘先来的是后有的,后来的却是先有的。’”

         这一回,是奇奇卡惊呆了,没想到,玉菲能有这样的悟性,连奇奇卡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而课堂里,老师和同学们看到玉菲写在黑板上的、与题目的解答风马牛不相及的那段话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样,又有好几年过去了,奇奇卡一直观察和维护着他的泥人城和泥人城里的小泥人,他非常享受与他们一起成长的过程。

         义可和玉菲也渐渐长大了。最近,义可与一个小他四岁、搬来不久的邻居阿迪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义可特别喜欢游泳,但阿迪根本不会游泳,为此,义可曾多次建议阿迪报个游泳学习班,学会游泳,以便能够一起参加各种游泳活动。可是,每一次的建议都被阿迪拒绝了。经了解后,义可才知道,原来,阿迪小时候有过一次很不好的经历。

        那是在阿迪六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要他学游泳,阿迪因害怕下水而迟迟不愿意去学。他的父母想了很多办法试图说服他,但都没有奏效。后来,有人跟他父亲说:“如果是我儿子的话,我就会把他往水里一推,到了水里,他就自然会游了,不会游也会变得会游,因为环境和生存所迫。你去观察一下动物是如何教幼崽的,就会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了。” 阿迪的父亲还真的听信了这样的话。有一天,当阿迪与其他几个人站在水边时,其父亲在阿迪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把他推进了水里,差点害得阿迪窒息,幸亏旁边会游泳的人及时把他救上来,才没有酿成大祸。从此以后,阿迪就很恨他的父亲,而且也一直拒绝学游泳。

         义可知道了阿迪不游泳的缘由后,就再没有向阿迪提过学游泳的事,直到某一天,义可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了新的感动时,才又找阿迪分享这方面的事情。那天,义可约了阿迪在泥人城的咖啡馆见面。

         很巧,那时奇奇卡也在那家咖啡馆,他见义可和阿迪进来后,就换了一个位置,坐到了他们俩的旁边。

         义可对阿迪说:“今天我约你出来,是想与你聊聊‘经历’方面的事情以及‘经历’这两个字的含义,因为,最近,我在这方面有了新的感动和一些不同的体会。‘经历’,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所以,在我们的眼里好像并不稀奇。但是,实际上,‘经历’的内涵是很深的。我先说说我自己吧。好几年前,有一个同学经常嘲笑我是塌鼻子,当时我恨死他了,为了发泄这种恨,我也如法炮制,抓住他身体上的弱点回击他,结果是两败俱伤,互为仇人。后来,圣灵感动了我,让我明白了,痛苦的经历告诉我们的不只是痛苦,也不只是恨,还有比这更深层次的、更有价值的内容。只有选择直面痛苦,埋葬恨的情绪,我们才能看到那个更深层次的、更有价值的东西。埋葬,是指把恨的情绪钉死在十字架上,让它彻底死掉。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们不可以难受、不可以沮丧、不可以痛苦,恰恰相反,难受、沮丧,痛苦等,都是人之常情,只是我们不要把难受、沮丧或痛苦,通过反击的途径,再转嫁给别人。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我重新作了选择;选择不同,就导致了绝然不同的结果。以前,当我难受、沮丧、痛苦时,我就选择以同样的方式去反击,结果是痛苦上面再加痛苦,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让问题更加复杂。现在,我选择不再反击,也不再记恨了,久而久之,对方也慢慢开始向我释出善意了。就说那个曾嘲笑我是塌鼻子的同学吧,因为我的转变,他也转变了,最终,我们还成为了朋友。这让我彻底醒悟了,原来,生活可以如此这般!原来,光,永远在那里,只是我们自己选择了黑暗而已”。

        “再说回我上面提到的那个经历吧。 当心里没有了恨时,那个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同的痛苦的经历,在心里就变成了真理的天使。”奇奇卡继续说,“这个真理的天使对我说:‘我理解你难受的心情,可是,你知道吗,我是上帝派来的,因为上帝要你明白祂的真理,想想看,你是不是知道了不能随意嘲笑别人的这个真理呢?’我一想,对呀,我可知道被别人嘲笑的滋味了,如果大家都这样去嘲笑别人的话,那一定会引发战争,就别再高谈什么和平了。经天使这么一提醒,我意识到我已经获得了痛苦经历后面的那个宝贝,内心深处也似乎听见了上帝的呼唤,呼唤我去帮助有同样痛苦经历的人。你说,这是不是很奇妙”!

         义可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阿迪,不瞒你说,最近,我也在思考你小时候所遭遇的那个痛苦经历背后的事情,就像我思考我自己的经历一样。我理解你那次经历给你带来的痛苦,也理解你至今还在怨恨你父亲的心情。不过,现在就我们俩在这里,你是不是可以暂时性地放下你那些痛苦和怨恨的心思,‘跑’到那个经历的背后‘看看’,是不是也有什么宝贝,你暂时还没有看到呢”?

         阿迪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问我那个经历还告诉我了什么吧。说实话,那次经历所告诉我的是:我父亲为了让我学游泳而推我下水是绝对错误的。”义可接着说:“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换一个角度,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就是这样的:突然把孩子推下水的方法绝对不是教会孩子游泳的方法,不仅如此,而且还有可能会深深地伤害孩子的心灵。再换个角度来说这句话,就是这样的:这个经历让你知道了什么是正确的教孩子学游泳的方法,对吧!”阿迪一听,觉得很有道理,至此,他也就真正地参与到了这个话题的讨论之中。

         阿迪真诚地对义可说“因为那次经历,我一直都怨恨我的爸爸,甚至把一辈子不学游泳作为对他的报复,弄得大家都痛苦不堪,还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谢谢你的开导,看来,我应该像你一样,重新作选择”。

         慢慢地,阿迪终于可以完全放下对他父亲的怨恨了,也就彻底地从那次经历的阴影中走出来了,真可谓恨一死,黑暗就死了;黑暗一死,就能看见光明了。原来,正如义可所说的,选择不同,看到的、听到的就不同。当光照射着阿迪的心时,他也仿佛觉得‘经历’天使在问他:“你是不是知道了如何教孩子游泳的真理性的方法呀”?阿迪欣然答到:“是的,谢谢”!

         阿迪终于决定学游泳了。义可帮他找了一个很好的游泳教练,这个教练听了阿迪的故事后,特别为他制订了一个训练计划。在教阿迪的过程中,教练不但耐心地教技能,而且也特别顾忌阿迪内心的感受。在呵护心灵、严格技能训练同时并举之下,阿迪很快就克服了原来认为根本不可能克服的游泳恐惧感,游泳的技能也提高得很快,一不小心,就成了一个游泳健将。真的令人难以置信,连他自己都直呼:“这是真的吗”?下一步,他渴望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游泳教练。

         奇奇卡从头到尾了解了这个故事,他看到小泥人阿迪的进步后,心里感叹到:义可说得对,“经历”是真理的天使,是彰显上帝美意的前哨,他是上帝派来见证祂的道或祂的美意的。看起来,人是先有经历之后,才知道真理之道或上帝的美意,但实际上 ,经历却是后有的,因为,经历在人出生以后才会有,而上帝的道或所要彰显的上帝的美意都是在太初就定了的。“先来的却是后有的,后来的却是先有的”。

         从此以后,奇奇卡就对小泥人刮目相看了。他对自己说:我看不惯小泥人的骄傲和自以为是,总是想着法子去教小泥人。可是, 我自己又怎样呢?我是不是也很骄傲,也很自以为是?我到底明不明白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呢?

 

 

 

            注:写于20168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