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蜂鸟的房子》

 

                   作者  胡沅(Emily Yuan Hu)

 

 

      翎绮原本是一种蜂鸟的名字,自从这种蜂鸟有了新的族长后,翎绮就成为了新族长的名字。这原本是蜂鸟界最有名望的家族——闪羽家族的习俗,但因为翎绮蜂鸟的新族长仰慕闪羽,所以,他凡事就效法闪羽。

      新族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寻找新的建房地址,因为他想开创一个新时代,而新的房子就是为他自己的新时代树立一个全新的标杆。

      最近,翎绮每天都在外面寻找适合建新房的地址。这一天,翎绮又在外面飞了一个上午,觉得很疲惫了,正想调头回家时,突然看见前下方有一片花海,那花海,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金光直抓翎绮的眼球;不一会儿,一阵清风吹来,花海又翻起了层层波浪,简直就像踩着风轮的花仙子。顿时,翎绮精神倍增,情不自禁地朝着花海飞去。

      翎绮飞进花海后,才知道花海里的花其实都是长在树上的,当地的人称这片花海为树花园,也有很多人称它为花海花园,简称花海。翎绮飞到树花园中间时,看到一颗树上有一座特大的树房子,他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蜂鸟房。那房子不只是大,也不只是奢华,最关键的是气派,那气势真的能让路过的人退避三分。也正是这股气派劲儿深深地吸住了翎绮。因此,几乎是在看到那座房子的同时,他就作出了决定:一定要在这片花海里建一座这样的、属于翎绮家族的房子。

      当翎绮得知这座房屋正是闪羽的房子时,兴奋得无法自制,也更坚定了他所做的决定。

      从此,翎绮每天带着不同的小翎绮到闪羽家周围,为闪羽和他的家人唱赞歌,唱得闪羽一家老小天天乐开了花。终于,闪羽同意了翎绮的请求,让其在旁边的一颗树上建房子。后来,闪羽又同意免费为翎绮家提供房屋设计师和施工队。

      房子很快建好了,虽然没有闪羽家的那么气派,但是,也够大够华丽了,式样和所用的材料也都与闪羽家的一样。不久,翎绮一家老小就搬进了新家。

      翎绮对闪羽说一不二,因此,闪羽对翎绮和翎绮家也格外照顾。在闪羽一家的庇护下,翎绮家族在当地也有一些声望了,很多蜂鸟都视翎绮为二号人物。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很多年,直到闪羽家的老族长死了。

      不知何时,蜜蜂也发现了这片花海,蜜蜂的到来,让蜂鸟觉得不安,因此,新当选的闪羽族长就把赶走蜜蜂作为了当务之急。为了准确地了解蜜蜂的行踪并驱赶之,闪羽新族长决定在花海花园里建立一套无线电监测及无线电波发射系统,为了建立这个系统,首先需要建立好几座主机。

      一天,闪羽拿着合同来找翎绮,他对翎绮说:“这是一式两份的合同,今天我们把这份合同签了吧。”然后,闪羽就简单地介绍了合同的主要内容。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闪羽家要翎绮家提供两间房子,作为建一台无线电监测和发射的主机场地;建主机的费用都由闪羽家出,主机建好后的使用权和控制权也归闪羽家。作为交换和补偿,闪羽家会另买一台全新的越野车给翎绮家。翎绮听了闪羽的介绍并看了合同后,总觉得喉咙里有东西梗着,说不出话来,因此,他没有当场签署那份合同。

      回家与大家商量后,翎绮觉得更不是滋味了,他自言自语地说:把主机建在自己的家里,但家里的人却没有任何权利触碰它,这不是要我们白白地送两间房子给他们吗?这不是意味着闪羽家的人可以随意到我家来吗?说得真好听,送我们一台越野车,难道不知道我们根本就不会越野,也不会开越野车吗?不错,我们翎绮家是空中悬停和高速机动飞行的能手,可我们没有在地上走的本领,哪像你们闪羽家,经过培训以后,已经有了“两栖”功能——既能在天上飞,也能在地上走。这样的合同实在是不公平!

      因此,翎绮自始至终都没有签这份合同。也正因为此,翎绮与闪羽闹崩了,谁也不理睬谁了。

      一天,一只小翎绮在花海里游玩时,不小心受伤了,翅膀上流了很多血,当时是一群小蜜蜂帮助她止住了血,并包扎好了伤口,因此,小翎绮与小蜜峰成了朋友。小翎绮回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翎绮。翎绮一下开了窍,便顺水推舟,不但不再视蜜蜂为敌人,而且还开始与蜜蜂打起了交道,做起了生意。

      至此,小翎绮们和小蜜蜂们就经常在一起玩,他们之间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了。有一天,一只小蜜蜂告诉几个小翎绮:“我听别人说,闪羽家的树,可能还有你们翎绮家的树和其他一些小蜂鸟家的树,都有严重的问题,好像是树根太浅,树下面的土质不好吧。”一只小翎绮马上打断小蜜蜂的话:“那肯定是胡说,你看没看见,我们家的树可强壮了,花开得可茂盛了,闪羽家的树就更不用说了!”小蜜蜂接着说:“我看见了,不过,有人说,那只是暂时性的强壮和茂盛,只是一种表面现象,而实际上,树和土是有问题的,只是我们的肉眼看不见而已。如果树一倒,房子就会倒,不是吗?尽管别人强调的是闪羽家,可我觉得,你们还是应该告诉你们的爸爸妈妈,好让他们早作打算。如果等树倒了再说,那不就迟了吗”?

      于是,小翎绮们一回家,就争先恐后地把这些话转告给了翎绮。翎绮不但不信,还狠狠地骂了他们一顿,骂完后,觉得还没解气,就索性把他们关了禁闭,说他们犯了扰乱人心的罪。有些小翎绮不服,翎绮就狠心地把他们丢到外面去喂蛇、喂蝙蝠。之后,又在禁闭房里安上了喇叭,每天从喇叭中播放教育小翎绮的课程,说是课程,其实不外乎就是教育小翎绮们不要轻信别人的话,因为别人是嫉妒才那么说的。并反复强调,翎绮家现有的树和房子就是最适合翎绮家的云云。

       一天,当翎绮视察禁闭房时,一只胆大的小翎绮对他说:“不管我们说错了什么,但终究是为了翎绮家好,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惩罚我们,我们真的想不通!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始终没有弄明白,本来,别人主要是针对闪羽的,可现在你比闪羽还着急,你不是已经不理踩闪羽了吗,为什么还这么着急呢?”翎绮回答说:“这是哪跟哪啊,你懂什么,你以为不理踩闪羽,就可以全面否定自己吗;说树要倒了,那就是从根本上否定我们,你知不知道?难道你想看见我毕生的心血付诸东流吗?我决不能放纵这样的胡说八道!”后来,翎绮把这只大胆的小翎绮单独关起来了。

      要骂的已经骂了、要关的已经关了、要扔的也已经扔了,这波风浪算是平息了。接下来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表面上看,风平浪静,可就在这风平浪静之中,闪羽家的树和房子真的崩塌了。在那一刻,大家都惊呆了,尤其是翎绮,简直是大惊失色。

      其实,在内心深处,翎绮是非常害怕自家的房子也会像闪羽家的房子一样,在某个未知的时间,突然垮塌的,毕竟,他们的房子是一模一样的。看到闪羽家的情形,翎绮的确乱了阵脚,不过,一觉醒来,他似乎又厘清了头绪。他又开始自说自话了:闪羽家的房子之所以倒塌,是因为闪羽家的人疏于检测和维修造成的。房子倒了,树当然会倒,而树和土的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因此,只要我们随时防范、随时维修,我们的房屋就一定不会倒。想到和说到这里,他又觉得浑身有了干劲,也是从这时开始,他似乎有了明显的奋斗目标,感觉自己肩负着伟大的使命和责任,那就是要竭尽全力防止房屋坍塌。为了这个目标和使命,他凡事亲力亲为,并亲自督促一家老小每一分每一秒都尽忠尽职地检测和维修房屋,不放过任何瑕疵,不允许出任何纰漏,违者必受重罚。在这样的高压下,翎绮的家人,人人自危。

      一天,啄木鸟啄树的声音把一个小翎绮从睡梦中惊醒了,他飞到外面,看到一只啄木鸟在啄自家树干里的虫子。啄木鸟对小翎绮说:“你们家的树里面已经有很多的虫了,树根也在摇晃,只是你们暂时还感觉不到而已。告诉你的父母,赶快搬家吧,否则,就晚了。”小翎绮虽然害怕又会被惩罚,但是,他更害怕树会倒,树倒了,房子就会倒。因此,犹豫再三后,他还是把啄木鸟所说的话告诉了翎绮。果真,这个小翎绮又被关起来了。之后,翎绮就在房子和树的周围加了一道防护网,把啄木鸟、蜜蜂等等都挡在了防护网的外面。小翎绮们就只能整天与喇叭为伍了。

      在翎绮的管制下,房子的确如铜墙铁壁般坚固,也的确有一股天下无敌的气势。可是,在一个静悄悄的夜晚,当翎绮和小翎绮们还在睡梦中时,“轰!轰!轰!”几声,翎绮家的房屋和树都坍塌了。

      一切都倒了,翎绮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这么辛苦地检测和维修房子,房子还是倒了?为什么他把维护房子作为自己终身的事业和理想,倾注了自己一生的心血,还是不能阻止房子的倒塌?思来想去,他得出的结论仍然是认为自己哪里不小心出了纰漏,才导致房子倒塌了;房子倒了,树也就跟着倒了。

      有趣的是,一切都倒了以后,小翎绮和小蜜蜂一起写了一首歌,歌名就叫“Built On Sand”,每每看到翎绮一个人沮丧地坐在那里时,他们就会飞到他的身旁,为他唱这首歌。

 

 

 

注:写于2016年9月(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