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 蝴蝶效应》

                                作者:胡沅(Emily Yuan Hu)

     

 

                                                                                   

                                                                                           一

         一只蝴蝶在一片嫩绿的树叶上产下了她的卵宝宝。可是,没过多久,就刮起了大风,一个卵宝宝从摇晃着的树叶上掉进了树下面的堆肥里。后来,这个卵宝宝就在堆肥里发育成了蝴蝶幼虫。

         蝴蝶幼虫刚成形时,看起来与堆肥里的蝇蛆、大蚂蚁幼虫、野蚕幼虫、小蜗牛和小蚯蚓并没有明显的不同之处,因此,也就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渐渐地,蝴蝶幼虫长大了,形状、颜色和样式都变了,与堆肥里的那些小动物相比,有了很大的区别。因此,蝴蝶幼虫就成为了大家围观的一个怪物。堆肥里的小动物们认为,蝴蝶幼虫不像蝇蛆,不像野蚕,不像蚯蚓,不像大蚂蚁、更不像蜗牛。因此,他们就称蝴蝶幼虫为“五不像”。

         一个小蝇蛆用趾高气扬的口吻对蝴蝶幼虫说:“你这个‘五不像’是哪里来的呢?你的父母又是谁呢?”

         而小蚯蚓则很温和地对蝴蝶幼虫说:“我们在这里住了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见长得像你这样的同伴呢?”

         蝴蝶幼虫回答:“我真的跟你们不一样吗?难道这里不是我的家吗?”

         蝇蛆觉得自己身份高贵,不屑与“五不像”这样不三不四、来历不明的人交往,就纷纷离开了。但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不嫌弃蝴蝶幼虫,他们不但与他聊天玩耍,还与他一起吃喝。慢慢地,蝴蝶幼虫与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就成了好朋友。从他们那里,蝴蝶幼虫知道了很多的事情。

         很久以前,人类在这片有着松树、枫叶树、樱桃树、柞树等树木的林子旁边安了家。之后,每户人家又用坚实的木板和石头砌了一个个堆肥蓄积地。

         堆肥的剩饭剩菜和果皮烂叶把苍蝇吸引过来了,苍蝇在堆肥里产卵,孕育出许多的蝇蛆;大蚂蚁因为喜欢堆肥里的坚果碎屑,也在堆肥中筑窝;从树上掉进堆肥里的鲜嫩的叶子吸引着不少的野蚕和蜗牛,他们也把家安在了堆肥里;而堆肥里渐渐形成的优质土壤把蚯蚓也吸引过来了。

         那些在树林里飞来飞去,跳来跳去的鸟、蝴蝶、蜜蜂、松鼠等也常常在堆肥的附近嬉戏。

         虽然每家每户的堆肥里都有蝇蛆、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但是,每个堆肥中,这几种小动物所占的比例却不同。大概有两种趋势:一种趋势是堆肥里蝇蛆所占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种类之和所占的比例;第二种趋势是堆肥里的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之和所占的比例远远高于蝇蛆的比例。因此,当地的人就以这两种不同的趋势来命名堆肥:蝇蛆比例高的堆肥称为“蝇蛆堆肥”;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之和的比例高的堆肥称为“四联堆肥”——顺理成章,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就被简称为“四联”了。

当蝴蝶幼虫得知自己是住在南方蝇蛆王国后,就去堆肥图书馆查找资料,想知道一些南方蝇蛆王国的历史。可是,他只查到了一些支离破碎的史料。后来,还是一个野蚕借了一本禁书给蝴蝶幼虫,才让他真正搞清了南方蝇蛆王国的来龙去脉。        

最初,无论是在蝇蛆堆肥还是在四联堆肥,都是各自占领各自的地盘,各自在各自的地盘里选择自己喜好的食物,互不干涉。后来,在其中一个蝇蛆比例较高的堆肥,即其中一个蝇蛆堆肥中,蝇蛆数量突然急增,造成房屋和食物短缺。蝇蛆们把这一切归咎于蝇蛆所占的地盘太少了。因此,他们便开始觊觎“四联”的土地。经过一番策划,他们成立了蝇蛆党和蝇蛆军队。一切就绪后,在一个深夜偷袭了本堆肥中的“四联”。占领了“四联“的地盘后,这个堆肥中的蝇蛆就宣布成立了北方蝇蛆王国。从此,在这个堆肥中,蝇蛆成为了统治者,“四联”变成了被统治者。

与北方蝇蛆王国邻近的一个蝇蛆堆肥里的蝇蛆十分羡慕北方蝇蛆王国的做法,便开始效仿他们。他们首先学着组建了蝇蛆党和蝇蛆军队。而这时,北方蝇蛆王国的头领们也正在想着如何才能发展壮大蝇蛆王国的事情,听说一个新的蝇蛆党和新的蝇蛆军队成立了,就立即支持他们,例如:给他们送粮食和用品,派蝇蛆骨干帮他们训练军队的官兵,派部队支援新的蝇蛆党和蝇蛆军队与当地的“四联”作战等。就这样,这个新成立的蝇蛆党和蝇蛆军队最终也打败了当地的“四联”,把所有“四联”的地盘都归为了蝇蛆所有,同时成立了南方蝇蛆王国,并与北方蝇蛆王国结成联盟。

那些“四联”所占比例高的堆肥里的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看到这种情况后,都不约而同地发出抗议和谴责。一浪高过一浪的抗议声和谴责声,使得两个蝇蛆王国里的蝇蛆们十分恐惧。尤其是那个必须依附着北方蝇蛆王国才能生存的南方蝇蛆王国里的蝇蛆们,更是吓得睡不着觉。因此,南方蝇蛆王国的蝇蛆们便花大力气修了一个有屋顶、有墙壁的防御工事。

若只看外表,这个防御工事似乎彻底割断了南方蝇蛆王国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但实际上,这个防御工事只是割断了本堆肥中大多数“四联”与外界的联系。蝇蛆们照样可以通过他们所修建的地下暗道得知外面的情况。

另一方面,南方蝇蛆王国的头领们还秘密地颁布了一套蝇蛆施政纲领。纲领中说:“蝇蛆王国的江山是由蝇蛆打下的,因此,蝇蛆是蝇蛆王国永远的统治者和特权阶层,也是南方蝇蛆王国的上等人。这种地位和特权将世代相传。‘四联’,即大蚂蚁、野蚕、蜗牛和蚯蚓都是蝇蛆的俘虏,因此都是下等人。下等人必须为上等人服务,被统治阶层必须为统治阶层服务。另外,若以后有其他的外来者,也通通编在下等人的册子里,听从蝇蛆的指挥和调配。”

在长期的与世隔绝以及暴政压迫之下,生活在南方蝇蛆王国里的“四联”的思想也渐渐麻木了,很多“四联”以为全世界的生活或者说情形都如同他们一样。思想上的麻木当然会带来行动上的得过且过——明明是“四联”的财产、尊严和自由被剥夺了,“四联”却浑浑噩噩,不以为然。不过,也有极少数的“四联”对这种压抑的气氛十分敏感,有的几乎敏感到了窒息的状态,这使得他们不得不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形。有的“四联”乔装打扮,在蝇蛆管控的政府内谋到了较高的职位后,又想方设法获得了地下暗道的通行证,并不断地把外面的信息传递给城墙内的“四联”;有的以不同的方式高声疾呼,希望能唤醒其他的“四联”。诚然,所有这些,对于撼动蝇蛆的统治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但微不足道的事情并不等于虚无。你瞧,几年后,在南方蝇蛆王国的局部地区就下了一场奇怪的雨。那场雨把南方蝇蛆王国修筑的工事的屋顶和墙壁摧毁了,一夜之间,通往世界的门就打开了,南方蝇蛆王国里的“四联”终于能直接与外界联系和交流了。

与此同时,南方蝇蛆王国的统治者们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也开始有限度地效仿外界强大的由“四联”管理的国家,并照葫芦画瓢地在南方蝇蛆王国里建起了高楼,兴起了经济。

当生活在南方蝇蛆王国里的“四联”知道了外面世界的精彩,明白了他们活着并不只是为了穿衣吃饭,而是要活得有尊严、有自由、有意义时,他们就不愿意再当下等人了。他们想彻底废除南方蝇蛆王国里的等级制度,想真正地成为能主宰自己的主人翁。因此,南方蝇蛆王国里的“四联”纷纷起来反对蝇蛆的独裁和贪腐。但残暴的蝇蛆首领依仗着统管南方蝇蛆王国的权势和资源,下令把造反的“四联”都杀死了。

当南方蝇蛆王国血腥屠杀的血腥味还在空气中飘浮的时候,北方蝇蛆王国却在一夜之间变了天。听说是一天夜里,一场罕见的特大龙卷风把整个北方蝇蛆王国都卷走了。南方蝇蛆王国的统治者们闻讯后都吓得直哆嗦,感到末日真的要来临了。但他们并不甘心坐以待毙,而是用他们那肮脏的思想想尽一切邪恶的手法,达到进一步管制“四联”,巩固他们统治的目的。

这时,南方蝇蛆王国的蝇蛆统治者们暗暗地拟定了一个秘密计划,这个秘密计划包含几个原则:第一,从现在开始,所有对外的声音和文字都要彰显出蝇蛆的“伟”“光”“正”,要使外界觉得南方蝇蛆王国的统治者时时刻刻都在为“四联”服务,分分秒秒都在为世界作贡献。第二,命令蝇蛆王国内的各级臣子、所属要员以及在世界各地以不同手段俘获到的人才,偷偷地潜入到那些强大的由“四联”管理的国家的机构、公司和学校中,以各种手段偷盗各种各样、各行各业的高新技术,并对当地进行破坏,从而壮大自己,使自己的统治地位和利益能够千秋万代地维持下去。第三,要对南方蝇蛆王国的下等人——“四联”悄悄地实行更严苛的暴政。

这一次,南方蝇蛆王国的统治者用偷来的新的高科技技术修筑了一个更新的且肉眼看不见的防御工事,以此来对付住在南方蝇蛆王国的“四联”,彻底禁锢他们的思想。的确,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在某种程度上,南方蝇蛆王国的“四联”又与世隔绝了。

 

                                    二

一个蝇蛆大臣早就听说在蝇蛆王国里有一个“五不像”,一天外出时,他亲眼见到了他。盯着眼前的这个“五不像”,他突然滋生了一个念头:他这么强壮,为什么不把他推荐给国王,让他当国王皇宫警卫队的队长呢。

说到国王的皇宫警卫队的队长,必然要提到之前在国王身边任皇宫警卫队长的那个蜗牛。蜗牛当皇宫警卫队长时,国王一直嫌他又笨重,又迟钝,又不忠心,因此,就把他辞掉了,同时也把他就任此职务时暂时授予的上等人的身份剥夺了。虽然给了这个蜗牛一笔钱作为补偿,但国王还是不放心,因为怕他会到外面宣扬蝇蛆和蝇蛆王国的丑事,怕他会揭开蝇蛆王国的统治者们赖以生存的谎言的盖子,就偷偷地把这个蜗牛杀死了。这个大臣知道这一切,更知道国王正在心急如焚地寻找新的皇宫警卫队队长。

他把这个“五不像”带到了国王面前并且对国王说:“今天外出时我亲眼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五不像’,他牛高马大,很有力气,且行动十分敏捷,我觉得非常适合担任您的皇宫警卫队队长职务。”国王一见,也满心欢喜,就当场应允了。接着,国王就立即宣布在“五不像”任职期间,享受与蝇蛆同等的待遇,其下等人的身份也暂时被去除了。

蝇蛆皇宫里金碧辉煌,要什么有什么,加上又能享受蝇蛆的特权,大家都认为“五不像”掉进蜜罐里了。但对蝴蝶幼虫自己来说,除了有新鲜感外,丝毫没有掉进蜜罐的感觉。

工作一段时间后,蝴蝶幼虫发现自己不但不喜欢蝇蛆皇宫,而且讨厌那里的一切。他认为自己就像被关进了一个监牢里,度日如年。他曾几次把自己的真实感受、想法和意愿对国王和几个大臣说了,可是,没人搭理他。不得已,他只得尝试着出逃。可是,刚刚逃出皇宫,他就被抓回去了。国王见到他,厉声地对他说:“给你脸,你却不要脸!那就请你到监狱里度过你的余生吧!”

有一个蝇蛆把这件事捅了出来,这事便在南方蝇蛆王国里传开了。有些已经麻木的“四联”附和着说:“这么好的待遇,真不知为什么‘五不像’还要逃跑?”另有一些“四联”说:“我们没有‘五不像’那么大的个头、那么大的力气,行动也没有他那么敏捷,就认命当个老老实实的下里巴人吧。”不过也有一些曾经因为反抗过蝇蛆统治者且坐过牢的“四联”因受到蝴蝶幼虫这件事情的鼓舞,再一次站出来说话了。其中有一个蜗牛说:“虽然我不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但从他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这一点来看,就是难能可贵的。这是争取自由的第一步。我们长期被蝇蛆奴役,不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就更别说有任何自由和尊严了。难道我们心里真的好受吗?难道这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我觉得,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反抗蝇蛆统治者们。”

在这些“四联”一次又一次的激励下,起来反抗的“四联”越来越多了;与此同时,蝇蛆抓捕的“四联”也越来越多,监狱里人满为患。新的国王上任后,面对着这么多等待送进监狱的犯人,他下了一道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命令:“把堆肥的地下挖空,修建一个庞大的地牢,把这些犯人和其他所有的‘四联’都通通关进地牢里,让他们永远逃不出我们的掌心!”有的小蝇蛆在私下议论:“听说新国王曾经被‘四联’嘲笑过,因此他最憎恨‘四联’了。你看,他这是在报复‘四联’呢。”

被称为“五不像”的蝴蝶幼虫在监狱里度过了一段时间后,突然发现自己不想吃东西了,继而又发现自己不需要吃东西了;再以后,就变得只愿意静静地待在角落里了。渐渐地,蝴蝶幼虫浑身上下都被茧包裹着,并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原来,蝴蝶幼虫已经变成了一只蝴蝶蛹。尽管疼痛使他的身心滴血,但他仍以最大的毅力忍受着这一切。最后,他终于冲破了包裹着他的茧,蜕变成了一只蝴蝶。

蝴蝶扇动着美丽的翅膀,很快就从监狱里高高的铁网的缝隙中飞了出去,一直飞到了一片花海中。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不无感慨地说:“原来我是一只蝴蝶,堆肥和南方蝇蛆王国都不是我的家!感谢上帝把我带到了真正属于我的地方!”

他在这片花海里遇到了很多同伴,他把他的经历告诉了他们,也把他所知道的南方蝇蛆王国统治者们所做的邪恶的、令人发指的事情,一件一件地告诉了同伴。每告诉一次,他的翅膀和聆听他诉说的那些蝴蝶的翅膀就会扇动一次。后来,他们又一齐扇动着他们的翅膀,结伴飞行,从平原到山川,从山川到湖泊,从湖泊到海边,马不停蹄。在飞行的过程中,他们又遇见了更多的同伴,还有蜜蜂和鸟儿等其他的朋友,每一个同伴或朋友听了他所说的,都会有意识地与他一起特别地扇动一下他们的翅膀,使信息能够更快地传递到远方。

一个月后,一阵阵连续的闪电和惊雷突然炸毁了南方蝇蛆王国所建造的那个具有高科技技术的且肉眼看不见的防御工事。又过了一个月,一场巨大的龙卷风把南方蝇蛆王国皇宫的屋顶刮走了。还没等南方蝇蛆王国的蝇蛆们反应过来,又一场更大的龙卷风把南方蝇蛆王国地面上所有的建筑连同所有的蝇蛆都卷走了,只有地牢里的“四联”安然无恙。

 

写于2019年7月,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