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惦记》

 作者 李凡予    

每逢佳节倍思亲,俗,恁俗!俺们东北话叫惦记~

      今儿是元旦,一大早上,眼一睁儿,打开手机,红包开叫,无数的红包伴着无数的祝福欢快地涌出屏幕。接红包,发红包,看祝福,回祝福,直到肚子在叫。抬眼一看,已经快过两个小时了。唉,互联网时代呀,时间总在指尖流逝这个马化腾,弄完QQ弄微信,硬是叫中国人近在指尖。哦,不对,是华人,全世界华人的。也不对,是全人类的:我不刚刚接到两个俄罗斯学生用俄语发来的问候吗?!还有韩国的、日本的,看不懂的肚子是饿的,心是暖的。

       一边用多士炉烤着东北椒盐大烧饼,一边切着哈尔滨红肠,嘴里喋喋不休滴(女儿语)唠着小嗑:

       这个红肠呀,你大姑和哥哥最爱吃,上次去美国带了许多,在美国机场都扔了。到了大姑家发现还有一根漏网之肠,喜得你大哥掰开就吃,连说,还是小时候的味道!这大烧饼呀,可是你大姑的最爱,小的时候,粮食都是定量的,每人2斤大米,8斤白面。那时候小姑还没出生,家里是4口人。你爷爷是南方人,不吃白面,不吃粗粮,全家的细粮票只得都给爷爷换大米了。吃一个烧饼,是一个奢望。那时,我小,上幼儿园,整托,一周回一次家。每个周一去上幼儿园都不愿意。都是大姑送我上幼儿园。我五岁,大姑九岁。走到幼儿园门前我就是不进去,掉头往家跑。大姑拽着我往门里推我和大姑都穿着“棉猴,那是一种俄罗斯式的带帽子的棉大衣。一个跑一个拽,到后来就是两个在雪地上滚来滚去的棉猴和一粗一细一大一小的哭声。耍无赖的我和受委屈的大姑在大姑把攒着买烧饼的钱拿出来给我买了最爱吃的柿饼后,才一起又回到幼儿园门前今天呀,你大姑在美国吃新年的蛋糕和Pizza,恐怕也会想着这口烧饼吧。

      门铃响了,女儿接过了淘宝快递送来的邮件:爸,小姑邮来的,都是给我的夜宵,这回儿写作业到半夜有好吃的了!

      手机在响,微信在叫,“Family”群在闪动——那是我们家的群,连着美国的姐姐、姐夫、外甥,连着合肥的妈妈、妹妹和全家,也连着哈尔滨的我们。此刻,姐姐的笑脸又出现在微信视频中

      我没给微信和淘宝做广告,因为它们没付我代言费。我只是在说“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