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活寶

 

By 曉妮

 

            近來,大陸流傳這麽一句話:“北京有個郭德剛,東北有個小瀋陽,上海有個周立波。”而“上海活寶”就是周立波的外號。上海人說的“活寶”通常是那種有點可愛,有點滑稽,常常讓人捧腹的耍寶人物。這周立波的名字讓我能夠回憶起的,只有大名鼎鼎的同名同姓的作家。想起他的作品就是《暴風驟雨》和他的譯作《被開墾的處女地》。看了他的作品,那種震撼至今還有印象。於是請朋友快速給我寄來這個周立波的《笑侃三十年——周立波海派清口專場演出》的碟片,看看此周立波和彼周立波有何區別當帷幕拉開,由正經八百的著名京劇藝術家關棟天給大家介紹這位“上海活寶”。話音還沒落,只見煙幕彌漫零零七的主題音樂響起,從天幕緩緩走出一位手持衝鋒槍、面帶大墨鏡、油頭粉面的仁兄。他煞有介事地四處張望,探頭探腦的模樣,讓人心中不免有幾分緊張,他七轉八轉,轉到了關棟天身邊,關説:“你以爲自己是零零七啊?”一句話就把周立波給漏氣了,他也不再裝模作樣了,摘下墨鏡,有點兒抱歉地說:“你不是說做人要有腔調?(上海話的“腔調”大約是指“架勢”)我呢,沒有腔調,只能請零零七來幫忙。”接著,關先生繼續他的介紹:“著名學者余秋雨曾說過上海五十年才出姚幕雙、周柏春(兩位皆為上海滑稽界泰斗),但要一百年才會出一個周立波。”聼他這麽一說,我對眼前的這位周立波肅然起敬。他的海派清口專場演出就這麽開始了。一個人、一張嘴、一台戯、一百五十分鈡,讓我對他的震撼力有所領教,兩位周立波都有其特有的感染力,讓你回味再三。

            還記得我小時候,正值上海滑稽劇團鼎盛時期。只要有新的滑稽戲上演,那情形就是万人空巷。據説那時冒出了個“小滑稽”。因爲我還小,不怎麽喜歡看滑稽戲,父母也常說滑稽戲太俗氣,所以對滑稽界的種種都不甚了了,直到這次看到周立波的演出才知道他就是當年的“小滑稽”。他讓我顛覆了以往對那些只會在臺上擠眉弄眼、嬌柔造作、裝瘋賣傻滑稽演員的印象!難怪有專家稱讚他的表演:“充滿笑聲, 卻處處蘊含哲理的噱頭,已不再是昔日小市民滑稽,而進入了既適合老上海又使新上海折服的大滑稽境界。”譬如,他有一個十分經典的段子:“一個人想要一輩子開心,你就去做好人。想要半輩子開心,你就去做官。想要一個人開心,你就去做夢。想要一家人開心,你就去做家務。想要一台子開心,你就要做東。想要六百人同時開心,你來看“上海活寶”周立波。”好一個“上海活寶”能夠調動全場的觀衆、各種背景的上海人,各個年齡段的上海人爲之噴飯,靠的是什麽呢?據説周立波每日閲讀三至五個小時,訂閲十四份報紙,兩台電腦同時上陣,隨手記錄精彩片斷,隨時寫下閃光的念頭。就像國外評説新聞脫口秀那樣,周立波緊密結合實事,他把表演主要内容定位在讀報和新聞盤點上。今年的國内外大事被他高度濃縮,並用上海方言和俏皮話進行表達,現場 “笑”果出奇地好。

            周立波的風格和他的經歷有關:在他二十三嵗那年,因為年輕氣盛,出手誤傷了當時極力反對他戀愛的女友的父親,而被判刑,從此“小滑稽”被迫告別舞臺。十多年中,他坐牢、經商、吃官司、出國、摸爬滾打,經歷坎坷。然而,他把這些當作他的財富,使得他更爲寬容、得體、自信。這也是幽默的一種境界。周立波曾說:“我覺得滑稽是一種動作,常常以丑為美,但幽默是以語言為基礎,是一種反常態的語言。一種主體與客體的會心。”難怪余秋雨這樣評價周立波:“有一種現代都市型市民幽默的發現能力和選擇能力。

            去年十二月,借中國改革開放之際,周立波推出的 《笑侃三十年》共演出的三十一場,場場爆滿。在今年五月,他又推出《笑侃大上海》,也是一票難求。對於這樣的盛況,周立波十分低調的說:“海派清口能夠引起整個城市的騷動,我始料未及,我能夠紅,並不因為我有多強大,而是因爲這個時代需要我這樣的人。”他說得沒錯,在經濟蕭條的歲月,人們還是願意把口袋裏的錢挖出來,買票去劇場聼聼心裏所關心的時事,用這麽幽默的語言,這麽貼切的表達,借由這麽歡樂的氣氛,一解心中的鬱悶。另外,上海人是很懷舊的。周立波將三十年來的的點點滴滴,讓每個觀衆又有機會重溫那過去的好時光,以及那些苦澀的歲月這種認同都是挑剔的上海人,能夠毫不吝嗇地拍響他們的巴掌,毫無節制地開懷大笑。

            所謂“海派”就是被大家公認為是上海的風格,而“清口”則是相對北方的粗口和黃口而言。這只是風格的差別,並無優劣之分。文化是沒有可比性。南北文化沒有誰重要,誰不重要。大家都有存在的價值。所以,北方的郭德剛和小瀋陽都有他們的觀衆群,而周立波現在已被上海的觀衆所接納。他還會不會走出上海,面向全國呢?我想這不是他眼下所計劃的事情。當然,爲了方便,不懂上海話的觀衆,碟片都有中文字幕。上海這座城市肯定是幽默的,只要它夠自信和寬容。另外,讓我覺得特別的是,在整場演出中,有不少調侃是針對國家大事及國家領導人,但是据周立波本人透露:到目前爲止,他沒有收到任何來自政府的阻止或警告。這表明一個國家的進步,足以它能正面地接受各種評論的大度。以及領導人的民主開放,使得國民可以隨意地按照他的意願,描述心中的領袖。這是在三十年前不可想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