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时代海派的一次亲密接触

                                                                                                                                                赵燮雨

 

越剧舞台上从来不乏新戏,尤其是男女合演之后由于男演员的某种先天优势更是新戏好戏不断。

 

蔡智恒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开启了网络小说成功的先河。从铅字的问世到舞台剧电视剧的上演,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一次又一次地取得了莫大的 成功。在越剧舞台上,同样是演绎E时代青年男女现实生活的一个极其成功的范例。由赵志刚来扮演E时代台湾的痞子蔡,不作第二人想。赵志刚演活了一个成功大学水利系研究生,称得起“一个是朴实无华”。

 

很高兴看到昔日的红花奖得主赵志刚徐俊两人一主演一导演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取得极大的成功。巧得很,这两位一个主演一个导演都来自上海郊县,早先的梨园生涯都并不甚看好。曾有考官认为徐俊的膝盖有问题,以后练武功不会练出世,据说他甚至于差一点进不了学馆。亏得沪剧界元老邵滨孙力保,才有了后来沪剧界出了名的文武小生徐俊。赵志刚在越剧舞台上一开始也并不是一只“水蜜桃”,而是一片“酸柠檬”。原先甚至学的根本不是尹派小生,分派他学的是老生。即使后来演小生,也有一段时间内是C角。改学尹派后由一出《何文秀》成名,方始崭露头角迅速爆红。听我曾在千岛湖拍摄时当舞美为梁祝里的祝英台画梅花的表妹讲,傅全香就曾对尹桂芳极力推荐,说的就是“这小朋友人老老实格,心肠好,又用功。”

 

赵志刚是敢于创新勇于创新的,他演出尹派代表作近代戏《浪荡子》,一曲“叹钟点”着实比女小生要来得好看。西装革履到底还是由男演员演男角色比女演员演男角色强。为此,赵志刚得了红花 奖。徐俊也是敢于创新勇于创新的,他同样在青年演员汇演时演出《十打谱》连唱带做,唱功武功样样扎实两不耽误。剧中赵圣哥童子拜观音一个招式技惊四座。为此,徐俊一样得了红花奖。到后来徐俊他主演新版《陆雅臣卖娘子》里“叹五更”以及《野马》中的翻桌子更显功力。

 

徐俊自香港海归刻苦攻读导演研究生更上层楼。是次执导越剧《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他把沪剧《弹吉他的姑娘》里的伴舞用到剧情之中——手捧笔记本电脑载歌载舞的现代女大学生、化作厉鬼状张牙舞爪的凶恶病魔、麦当劳里跳跳蹦蹦的快乐伙计等充满了现代气息。 充满了现代气息的还有场面设计,比如圣诞晚会/新年晚会/麦当劳约会/海边奔驶的摩托等等。至于动作设计则有阿泰他把双脚搁到写字台上,痞子蔡高兴得在地板上打滚,三个小女孩勾了脚转圈跳“直升机”。特别有趣的是大量出现的现代派词汇如“见光死”、“星座”、“当机”、“恐龙”等等,一下子拉近了同现代年轻观众的距离。再大胆地提出的一项海派思维是剧中也毫不忌讳地充满了颇具性感的话题,如“他为你画一幅写真画,也许你脱的一丝也不挂”、“要是爱喝雪碧,是不是就一身透明不穿衣裳?”,再加上服装的性暗示:女主角轻舞飞扬的无袖衫,有时就显露出女性的膈肢窝;出场时她穿着的紧身裤,若隐若现地露出里面穿的内裤边线;男主角痞子蔡身上套的休闲衫,微微看到胸前鼓起的两个乳头。如此等等可谓大胆而又刺激,更是靠拢了八零后九零后青年观众们的审美情趣。诚如女主角在剧中唱的“令我飞扬的不是你的眼神,而是我一颗年轻的心”,越剧《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确实吸引住了大批年轻观众的心。

 

唱腔革新在《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里尤其突出。未看之前,很难想象如何演唱那痞子蔡写的卷首语“如果我有一千万,就能把楼房买下来。我有一千万吗?可叹, 可叹,所以我还是无房产。”结果一开头就处理得极好,越歌融入了越剧令人耳目一新。类似的还有“若说是网络真,怎又似雾里看花”的歌曲拖腔,特别是洒香水雨时男女两重唱“让我们铭记这一刻,让真爱永留人间”则完完全全是现代歌曲。女主角唱的似是吕派又非吕派,在临终时又掺进了王派,或者说实在是一个越剧唱腔革新派!男主角本身唱尹派,但在戏中介绍到浪漫男子时第一段海边巧遇黑男子,唱的是陆派;第二段街上巧遇美男子,唱的却是范派;第三段山中巧遇酷男子,唱的又是徐派;第四段酒吧巧遇冷男子,唱的则是赵志刚最开始学的老生张派。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流派,交待得十分恰当。

 

到第十场“临终”里赵志刚的一段唱“怦怦心跳轻轻呼叫,飞扬啊你可知我已来到。你恰似小鸟依人在月光下,我要想让你飞扬重上云霄,重上云霄。——轻舞 飞扬啊……。”,前四句干脆完全是沪剧唱腔,只有最后那五个字才切换成越剧的哭头但不设计为上扬而是下降。戏曲舞台上的拿来主义既适合剧情需要又焊接得天衣无缝。观众你可以认为是赵志刚在唱越剧也仿佛是徐俊在唱沪剧。不要奇怪哦,当年上海滩文艺界第一场个人演唱会上赵志刚为孙徐春友情出演就是唱的沪剧《血染姐妹花》那有名的海滩别“海波浴日兰映红,美不胜收传古今。世间最是何物美,我道白鹭最迷人。白鹭白鹭莫离去,栖息绿岛享安宁。愿作海滩一堆沙,与君相伴共晨昏。”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应该说是徐俊同赵志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越剧曲调与歌曲沪剧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地方戏曲和网络小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余杭小百花与上海越剧院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越剧王子和越剧新秀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一句话,是海派艺术的又一次亲密接触。种种创新种种尝试历历在目让人赞叹不已。

 

对男导演男主演的极力赞赏之余,不能不同样极力赞赏女主演。《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由越剧新秀小陈湜出演女主角轻舞飞扬,活脱脱一个E时代的女大学生。设想以上海越剧院别的一些名牌花旦来替代她,凭直觉感到青春靓丽竟无一人能替代。看了陈湜饰演轻舞飞扬的精彩演出,笑颜如花如玉、哀怨如泣如诉,真当得起“一个是惊鸿落霞”。赵志刚和陈湜珠联璧合,后来又在《杨乃武》等剧作里有着上乘的表演。

 

越剧在海派文化的形成壮大过程中起到过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期待着更多更美的海派越剧问世。越剧观众热切地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