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原创七场古装妓女戏——《陈銮与小红》

       作者 赵燮雨

写在前面——

 古代文人历来富有妓女情结,全唐诗中两千余首涉及妓女。戏曲界一样饱含着妓女情结,比如越剧傅派创始人傅全香大师的妓女三部曲——情探、杜十娘、李娃传。妓女戏以悲剧居多,最终结果皆大欢喜的喜剧比如有《救风尘》,终成正果的比如有《占花魁》,但男方都不是达官显贵。毕竟高官厚禄的负心男子以王魁为代表的多多。至于所谓的“国夫人”李娃只不过白行简的传奇小说,未必是真实的历史事实。是次,特地根据近代史实资料创作了七场新编古装戏——《陈銮与小红》,歌颂侠义的妓女小红和纯情的高官陈銮,展示他俩一个完美的爱情结局。检点上下五千年历史,很可能李小红是唯一一个原先真实身份为妓女的一品夫人。

 

 

说明:

 

按陈銮生平(附后),由此编写的戏曲本系清装剧。为适应相关剧种特点,在此特地仿照红楼隐去朝代年月,建议二度创作按照古装剧搬演。

 

陈銮为官始终洁身俭素,乐善好施,有史记载他属于廉洁清官。除开原籍江夏,他任地方官很长一段时间跨度在长三角地带。因此,在他家乡的汉剧楚剧之外,期待对应地方剧种对这一剧目有所关注。

 

请有意进行二度创作的院团注意,剧本内包含不少精彩唱段——全新人物全新唱段,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特别是最后洞房一场的“三挑红盖头”,可谓似曾相识却又蕴藏新意。

 

陈銮1786年-1839年),字仲和,湖北省武昌府江夏县人。清朝官员。

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庚辰科探花。历官翰林院编修、武英殿纂修、浙江乡试副主考江苏松江府知府(加道台衔)、苏州府知府、江西督粮道、江苏苏松常镇太粮储道苏松太 苏松太兵备道、江安粮道、苏松粮道、广东盐运使、浙江按察使布政使、江西布政使、江苏布政使江苏按察使江苏巡抚 护理、江西巡抚、江苏巡抚、兵部侍郎坐衔、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坐衔两江总督 江南河道总督 兼署、太子少保衔)。

 

 

 

 

场次:

第一场:毁约还璧

第二场:偶遇赠金

第三场:报喜遗恨

第四场:逼嫁避祸

第五场:探花探亲

第六场:拒婚议婚

第七场:洞房惊变

 

 

出场人物:(除群众脚色外,以出场为序)

查百万,江宁富商,陈銮岳丈

胡云山,陈銮父亲生前好友,大媒

陈銮,出场时一领青衿,后先后高中五魁和探花

李小红,钓鱼巷妓女,风尘慧眼识陈銮,终成正果

莺儿,李小红侍女

鸨母,李小红假母

查妻,查百万妻子,陈銮岳母

查晓红,查百万独生女儿,按婚约定亲的陈銮妻子

杨衙内,地方恶少,垂涎李小红的美色

查府家人若干

报子

杨府家人若干

童儿

喜娘

 

 

第一场:毁约还璧

场景:查府厅堂

时间:陈銮来到江宁投亲之时

幕后合唱:

乡试之期日渐近,

迢迢千里来投亲。

阮囊羞涩欲求告,

未曾开言先寒心。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一桌四椅,查百万和胡云山在场上端坐着。查府家人分立两旁。

查百万:去,叫他进来!

查府为首一家人:是。(走向侧幕,对内吆喝)陈少爷,老爷唤你进来。

陈銮幕后应声:是了。(背唱)

听得堂上一声传——,

〔陈銮上场。

陈銮背唱:

为何称呼竟变换?!

定定心神往前走,

依礼而行岳丈唤。

〔陈銮进门,朝上拜见。

陈銮:岳父大人在上,小婿拜见。

查百万:(不冷不热地)罢了。

〔陈銮起身,见到胡云山,上前作揖。

陈銮:小侄见过胡世伯。

胡云山:贤侄免礼。

查百万:一旁坐下。

陈銮:告座。

查百万:久疏音信,你母亲在家可好?

陈銮:(不曾听到亲家母称谓,一惊,旋即镇静下来)托福,家母安好。

查百万:你千里迢迢从江夏来在江宁,所为何事?

陈銮;实为准备今年乡试明春会试。

查百万:可有把握?

陈銮唱;

虽不敢夸说能够中五魁,

总不致名姓更落孙山外。

查百万唱:

自古有训说得好,

休要大言不惭愧。

不求文章中天下,

唯恐考官不青睐。

历来场中莫论文,

命里无有求不来!

陈銮;(一愣,旋即镇定下来,忍字当先)原要岳父大人教诲。

查百万:教诲两字谈不上,有事嘛,好好商量就是。

陈銮;是。

查百万:(对胡云山)云山,我还有事要办。你和他父亲相熟,又是大媒,你们谈谈——你们谈谈。

〔查百万起身,下场。陈銮和胡云山起身目送。家人随同下场。

陈銮:(预感不妙,仍然保持冷静,对胡云山)世伯,有何训诫,还望直言相告。

胡云山背唱:

我和他父谊至交,

今日之事心内焦。

叫我如何来开口,

唉,东家有命不可拗。(对陈銮)

贤侄啊,

你此番前往江宁来,

可是为了秋闱筹花销?

陈銮:不瞒世伯,正为此事。

胡云山:既然如此,你当不虚此行。

陈銮:不虚此行?!这是何意?

胡云山唱:

贤侄高才我信赖,

老夫开言觉惭愧。

为德不卒背情谊,

懊悔当年做大媒。

陈銮:(故意追问)啊呀,世伯,何出此言?

胡云山: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对不住你泉下的父亲我的老朋友啊!(对幕后)来啊!

〔查府为首一家人应声上场,他手里托着一个红木托盘,内中一个红封袋。他一脸不屑地站在陈銮面前。

胡云山:(背对陈銮,发抖的声音)贤侄,你自己看吧。

〔陈銮取过红封袋,打开一看,勃然变色。

陈銮背唱:

好气,好气啊——

一张银票千两整,

一份庚帖是媒证。

男家八字上面写,

当年殷勤来许婚!

如今事过境已迁,

岳家绝情忒过分。

且慢!

回头冷静细思想,(放下红封袋)

何必发作去理论!

罢罢罢,(对胡云山)

世伯吩咐当从命,

从此金陵不逢春。

(接白)想陈查两家,四年之前交换庚帖;于今别无前兆,故而女家的八字我不曾随身带来。可容我写下一张退婚凭据,不知世伯意下如何?

胡云山:(偷偷擦泪,依然背对着陈銮)唉,我还有何话可说——那就这样吧。

〔另一查府家人捧着笔砚上场。

〔陈銮大笔一挥,将那张庚帖递交到胡云山手里。

陈銮:(作揖)世伯,小侄告退,千万留步。

〔陈銮流星大步下场而去。

〔胡云山翻过庚帖背面,读出声来。

胡云山:隆仪璧谢,退亲如命!

〔胡云山顿足,再一看那红木托盘,喊出声来。

胡云山:(懊丧不已)他,他把千两纹银回绝了啊。

〔大幕合拢。

 

第二场:偶遇赠金

场景:钓鱼巷李宅

时间:紧接上场

幕后合唱:

眼看乡试日逼近,

投亲反惹气不平。

不期相遇钓鱼巷,

红拂慧眼识李靖。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陈銮幕后唱:
好气,好气也——!

〔陈銮气冲冲地上场。

陈銮唱:

查百万仗势欺人太可恶,

陈銮我士可杀来不可辱。

免得世伯来作难,

堂上强抑冲天怒。

大步流星离查府,

急急忙忙不择路。

举目四望迷了途,

不知何处是江渡。

饥肠辘辘叫咕咕,

眼看天色日将暮。

(以手击额,接白)哎呀,我真是气糊涂了!看来前面走叉了道,这,这是哪里啊?怎么样找到一个路口返回客栈呢?不知谁家能问个音讯?

〔陈銮圆场,四下张望,进进退退。

〔李小红和莺儿上场圆场。

李小红唱:

如约应酬事已毕,

眼看天将日西暮。

挂念妈妈在家等,

带领莺儿转门户。

陈銮:(对侧幕内)请教,这里是什么巷子?怎样能够去到连升客栈?

侧幕内应答:这里是钓鱼巷。

陈銮:(自言自语)钓鱼巷?!

侧幕内应答:要到连升客栈?你肯定是走叉啦!前面右拐再左拐再左拐,然后再右拐——到了大路口,你再打听吧!

陈銮:这,这,这——?

〔在李小红和莺儿她们两人前行途中,险些儿被从问讯处倒退着出来的陈銮撞个满怀。莺儿赶紧扶住李小红。陈銮他急忙闪避,身形晃动,终于站稳。陈銮和李小红面对面打量,两人都不觉呆住。

陈銮/李小红背唱:

眼前一道电闪光——,

顷刻之间着魔障。

——似曾相识在何方?

莫非就在那三生石上?!

陈銮背唱:

如此脱俗清秀女,

教人过目实难忘!

李小红背唱:

面容憔悴虽落魄,

眉宇英气怎掩藏?

莺儿背唱:

哪怕明珠落风尘,

也应有缘配才郎!

〔莺儿悄悄拉拉李小红。在李小红示意下,莺儿上前。

莺儿:(对陈銮,万福请安)这位大爷,既然就在附近,不妨进来坐坐?

〔莺儿转身领路,李小红随后。陈銮身不由己地跟着进门。

〔莺儿安排座位。陈銮安座。

莺儿:还没有请教大爷尊姓——?

陈銮:哦,我姓陈。

莺儿:陈大爷,这是我家姑娘。

陈銮背唱:

鬼使神差不由己,

贸贸然然进门来。(对李小红)

冒昧打扰心不安,

请问芳名何称谓?

李小红:我姓李,叫小红。

陈銮背唱:

小红低唱我吹箫,

闻名不觉宽心怀。(起立,对李小红,夹白:我一介寒儒——,)

唐突登门自惭愧,

犹恐辱没你妆台。

李小红:陈大爷,请坐。是我让莺儿邀请你进来的,哪有什么唐突不唐突一说。

陈銮:如此,谢座。(一旁坐下)哦,小红姑娘,你也坐啊。

〔李小红一旁坐下,示意莺儿奉茶。

〔莺儿下场。

〔莺儿捧了茶具上场。鸨母尾随上场。

〔在莺儿奉茶给陈銮时,鸨母躲在一旁,对李小红招手。

〔李小红站起身来,对陈銮略微致意后走向鸨母。

鸨母:啊呀,我的好女儿,你怎么领了一个穷酸回来?!

李小红: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不过一时落魄,不容小觑。

鸨母:那,那你看他是化得起钱的主吗?

李小红:唉,妈妈说那里话来——难道进得门来必定是嫖客,就不作兴是个朋友?坐坐谈谈又有何妨?

鸨母:好好好,儿大不由娘——随你,随你。(对莺儿)来,跟我到厨房去——让他们去谈,让他们去谈谈!

〔莺儿跟随鸨母下场。

〔李小红走近陈銮,替他斟茶,然后归坐。

李小红:陈大爷,请用茶。

陈銮:多谢姑娘。(接唱)

适才言语我耳闻,(李小红插白:不好意思,这才是唐突了啊。)

姑娘高情记心中。

不嫌穷酸落魄样,

萍水有缘来相逢。

李小红唱:

大爷不嫌语冒犯,

只缘萍水巧相逢。

听你口音非本地,

因何下江留行踪?

陈銮唱:

原籍江夏属武昌,

千里投亲客旅中。(李小红插白:可是投亲不遇?)

若是不遇倒还罢,

何致惹来气难容!(李小红插白:倒不妨说来听听?)

徒乱人意不必谈,

说将出来脸发窘。(李小红插白:陈大爷,你看我是何许样人?)

豁达颖悟品貌佳,

日边红杏天台种。

李小红:过奖了。你我既能算作朋友,倒还是一吐为快的好。

〔莺儿上场。

莺儿:姑娘,酒饭已备。请陈大爷入席。

陈銮:哎呀,清茶一杯,已是讨扰;怎敢——?

李小红:陈大爷不必多言。岂有不闻——正可以“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心中之块垒”。

陈銮:(自言自语)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心中之块垒!(对李小红)实不相瞒,我是——我是阮囊羞涩(声音渐次降低)。

李小红:陈大爷不必客气。请随我来,边吃边谈。

陈銮:(如释重负)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莺儿前导,陈銮李小红相偕下场。灯暗转。

俄顷,幕后传来莺儿的轻轻呼唤:陈大爷,陈大爷——。

李小红:(幕后)他喝醉了。莺儿,扶他房中安睡去吧。

〔舞台灯光微亮。

〔李小红端着缝纫用品上场。她捻亮烛火,开始裁剪缝纫。

李小红:古人云——游子身上衣,慈母手中线。现今是陈郎身上衣,小红手中线。(边裁剪缝纫劳作边唱)

陈銮他席间一吐肮脏气,

这前因后果小红我分明。

四年前一从江夏来江宁,

查百万府内探望老父亲。

东翁看上小陈銮,

一领青衿簇簇新。

秀才乃是宰相苗,

何况仪表好人品。

挽媒说合胡云山,

陈家世交结友情。

堂上许婚殷殷期,

陈查两家结联姻。

后来不幸父病故,

其间渐次少音信。

此番再上查府门,

只因考期日渐近。

谁知岳丈人势利,

毁约代价千两银。(夹白,念:隆仪璧谢,退亲如命!)

他穷途末路果然有志气,

小红拂不枉青眼识李靖。

巧手裁剪密密缝,

缝了袖口缝衣领。

间隔丝线并金线,

彻夜缝制一片心。(鸡鸣声声传来)

远远传来鸡啼声,

不觉曙色天已明。

〔李小红抖开一件纺绸夹袄成品,折叠好将它安放在褡裢的一头。

李小红:(走向侧幕,轻声呼唤)莺儿,莺儿。

〔莺儿睡眼惺忪地上场。

莺儿:姑娘有什么吩咐?

李小红:(递过褡裢)莺儿,你再往褡裢这一头给装上些干点心。

莺儿:知道了。

〔莺儿下场。

李小红唱:

大比之年莫耽误,

文人科举是正途。

且把私情暂撇开,

唤醒秀才早赶路。

李小红:(走向侧幕,轻声呼唤)陈大爷,陈大爷。

〔陈銮睡眼惺忪地上场。莺儿尾随上场。

陈銮背唱:

一夜沉醉销金窟,

醒来身在温柔乡。

依稀记得逢知己,

杯觥交错吐衷肠。

(看到李小红,接白)昨晚真正是打扰了。姑娘,不才告辞,后会有期。

李小红:读书人只有科举一条路。纵然千难万险,凭陈大爷的志气才干,都该前去应试才是。

陈銮:多谢姑娘警示。

李小红:那我也不虚留你了。这里有廿两纹银,你拿去用作盘缠。(递给陈銮,陈銮接过。)莺儿,再把那条褡裢拿给陈大爷。

陈銮:这——?

莺儿:褡裢这一头是我给放在里面的干点心,让陈大爷路上充饥。那一头是我家姑娘连夜赶制出来的一件纺绸夹袄。

陈銮:(接过褡裢挂在肩上)如此谢过。

李小红:陈大爷,我还有话说。

陈銮:姑娘但讲无妨。

李小红唱:

一件夹袄非寻常,

内里一番情意长。

日间褡裢莫离身,

夜来就寝当枕箱。

路上切勿来穿用,

回家自然知端详。

旅途饮食须珍重,

愿你中举意气扬。

陈銮:愿如姑娘吉言。想我陈銮落魄异乡,多蒙姑娘照拂。犹如漂母一饭,铭记在心。

李小红:我哪里是什么漂母?谁又稀罕你的千金之报!

陈銮:然则陈銮我若能高中,定当会百辆之迎!

李小红:陈——大——爷,(好一阵感动,久久说不出话来)你,你快走吧!我让莺儿去找来打杂的老张头,领你从后门出去,不用去绕这七拐八拐的巷子。出后门一拐就是秦淮河渡口,这样还来得及赶上上溯的一班航船! 

〔陈銮对李小红作揖后转身随同莺儿下场。

李小红唱:(深情地目送陈銮离去)

偶然门首巧遇他,

转眼分别在天涯。

祈愿陈郎得高中,

此心随君到江夏。

〔大幕合拢。

 

第三场:中举报喜

场景:同第一场

时间:陈銮中举发榜之后

幕后合唱:

绣楼夜夜泪沾巾,

千责万怪怨父亲。

今朝中举报子到,

一场欢喜忽悲辛。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鼓乐声中,查妻上场。

查妻唱:

老爷今日庆生辰,

张灯结彩满堂红。

女儿照旧病恹恹,

为娘心里好苦痛。

天字出头夫作主,

只怪退亲理不公。

当家那时将我瞒,

事后责怪也无用。

乘龙快婿被气走,

害得娇女折花容。

内堂女眷齐贺寿,(夹白:一下子来了这么些七大姑八大姨,表姐妹堂姐妹。叫我独自一人,)

如何应付怎酬庸?

(接白,对侧幕)阿囡哎,快点下楼来,帮我招呼客人啊!

〔查妻叹气摇头地下场。

〔鼓乐声中,查晓红无精打采,病恹恹地缓步上场。

查晓红唱:

耳边阵阵鼓乐声,

里里外外燃红灯。

母亲呼唤下楼来,

老父今日庆寿辰。

画堂坐满众亲朋,

遍数宾客少一人。

心内依旧忿忿然,

满腹哀愁总难忍。

回想那日毁婚约,

越觉胸臆怨气升。

〔查晓红回身要走,被上场来的查妻拦住。

查妻:啊呀,好女儿,怎么才下楼来,又要回上去呢?好歹你帮为娘应付了这场面才是。

〔查妻硬拉着查晓红下场。

〔鼓乐声再次响起。查府家人捧着各色酒肴川流不息地上场下场。

幕后不断地传来庆贺查百万寿诞的叫喊声——诸如: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多福多寿!/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等等。

〔一查府家人急奔上场。

查府家人:(对着侧幕低声喊着)老爷,老爷。

〔查百万满面红光腆着肚子上场。

查百万:什么事啊?大呼小叫地?

查府家人:(附耳,继续低声)老爷,门外有报喜的来了。

查百万:(诧异)报喜?报什么喜?哪里来的?

查府家人:京,京——京城。

查百万:啊?!

幕后传来报子高喊——捷报!

〔报子气喘吁吁地上场。他见了查百万,一头跪倒。

报子:(展开泥金喜报,高声)捷报——贵府姑少爷陈印銮应本科会试高中第五名进士。报喜人伍经魁。

〔报子磕头后起身。

报子:恭喜查老爷,贺喜查老爷!府上今日双喜临门,既富且贵,大富大贵。小人请老爷放赏,还要讨一杯寿酒!

幕后传来众多的喝彩祝贺声音:真是双喜临门啊!/放赏,放赏!/来啊,再多吃一杯喜酒!等等。

查百万:(脸色发白,声音哆嗦)放,放——放赏!

〔查百万边说边身形渐矮,最后跪倒在地。

〔查晓红隐现。

查晓红唱:

闻得堂前报喜讯,

晓红心痛阵阵揪。

(我)前世作了什么孽,

此生折磨不停休。

陈銮高中五经魁,

我却丢份净出丑。

掬尽扬子东流水,

难洗今朝满面羞!

〔查晓红掩脸回身,急奔下场。

幕后传来极力的叫喊声:不好了,小姐她寻短见了啊!

〔查妻急步上场过场。

查妻:快,快来人哪!快救人啊!(临下场前,回头对查百万)女儿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定不与你甘休!

〔查妻急步下场。

〔查百万挣扎着起身,脚下一软,又跌倒在地。

幕后查府家人的喊声:老爷,老爷您怎么啦?!

〔大幕合拢。

 

第四场:逼嫁避祸

场景:同第二场

时间:上场后不久

幕后合唱:

接二连三喜讯报,

祈求良缘默祷告。

不料会有灾星降,

避祸只得先遁逃。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莺儿上场。

莺儿唱:(欢快地)

桨声灯影秦淮河,

潺潺流水吟新歌。

喜鹊登枝报喜讯,

钓鱼巷内欢语多。

〔鸨母拿着一封信札上场。

鸨母:莺儿,京城来信,快去叫姑娘下楼来。

莺儿:陈大爷来信了,陈大爷来信啦!

〔莺儿疾步下场。

鸨母唱:

红拂慧眼识李靖,

于今也有李小红。

京城陈銮来书信,

不知是吉还是凶?

(接白,自言自语)回头再想想,天下负心男儿多多少少。要是他也和王魁那样相府招亲了呢?

〔莺儿前导,李小红上场。

李小红:谁说陈大爷要相府招亲?

鸨母;哎呀,好女儿,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吗?(将信扎递过去)快看信罢。

李小红:(接过,拆看,边看边念)奉贤妻李氏小红妆次——!

鸨母/莺儿:(先是一惊,继而大喜)贤妻?!(合掌)阿弥陀佛/谢天谢地!不是什么“桂英恩姐”!

莺儿:姑娘,快看下去啊!

李小红唱:

褡裢之内纺绸袄,

金叶子在其中藏。

识我泥涂不嫌弃,

期许一朝步庙堂。

幸不辱命连捷报,

此心挂念钓鱼巷。

会试得中五经魁,

圣上钦点探花郎。

皇家恩赐上林宴,

告慰卿卿心宽放。

殿试名列三鼎甲,

翰林编修例该当。

待等外放任主考,

方有能力来报偿。

愿卿再守三年整,

南归途中和春光。

(接白)附诗一首,草草涂就,聊表心意耳。(念)

小红不图千金报,

陈銮誓愿百辆迎。

佛前焚香铭心志,

不负上苍不负卿!

(接白)不负上苍——不负卿!(转身擦泪)

莺儿:姑娘,你怎么反倒哭了呢?

李小红:谁哭来着?我是一粒灰沙迷了眼。

鸨母: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喜极而泣吗?小红,既然你看中的陈大爷不改初衷,我倒有几句话说。

李小红:我也有些打算。妈妈,请先讲。

鸨母:摘牌子!

莺儿:对,摘牌子!

李小红:好啊,我们都想到一起去了。

鸨母:既然他对女儿你有情有义,我们就不能再待在钓鱼巷了。妓女从良,入门为净。

李小红:他现在是一个穷翰林,无力迎娶,并非推托。其实,我自己便可赎身,妈妈也决不会狮子大开口的。

鸨母:是啊,是啊。我女儿能嫁这样的乘龙佳婿,妈妈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莺儿:那么,我们去哪里啊?

李小红:我早想好了——不但是钓鱼巷,还得离开江宁。

鸨母:离开江宁?那究竟到什么地方隐居?

李小红: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们去姑苏十里山塘。

鸨母/莺儿:十里山塘!

〔灯暗转。

〔灯复亮时,杨府家人前导,杨衙内上场圆场。

杨衙内唱:

赫赫有名杨衙内,

整日逍遥又自在。

去岁盯上查百万,

独生女儿长得美。

若是两家并一家,

她是豪富我显贵。

如意算盘打得好,

官二代配富二代。

陈銮小子退了婚,

偏是晓红志不改。

寻死觅活虽救下,

奄奄一息活棺材。

听得新科探花郎,

原有相好在秦淮。

钓鱼巷口李小红,(夹白)嘿嘿,乘那陈銮还没有替她赎身迎娶,我就来个先下手为强!(接唱)

定要软玉温香拥满怀!

(接白)小的们,还不上前叫门!

杨府家人:是!

〔杨府家人上前叫门。

杨府家人:我家衙内在此,还不快快开门!

〔莺儿上场应门。

莺儿:来啦来啦!

〔莺儿开门,杨府家人簇拥着杨衙内涌入,抢进房内。

莺儿:你们是些什么人?怎么还没请就闯进来了呢?

杨衙内:笑话!这个地方还用得着一个请字?!

〔鸨母急步上场。

鸨母:哎吆,是什么风把您这位大爷给吹来啦。欢迎欢迎。莺儿,还不赶快沏香茶待贵客!(对杨衙内)快请坐啊!

杨衙内:(一脸不肖)坐什么坐!快叫你家姑娘出来接客!

鸨母:(赔笑)不好意思,真不巧了——我家姑娘今天身子不爽。要不,您到别家走走?

杨衙内:呸,老子今天就是冲着李小红来的!

莺儿:我家姑娘,她昨儿个大姨妈来了啊。

杨衙内:哼,别耍滑头!就算她大姨妈来了,我杨衙内不嫌埋汰!

鸨母:这,这不大好吧?

莺儿:对啊,这哪儿成啊。

杨衙内:老实告诉你们,老子我不但要嫖她一宿尝尝新鲜,还要把她娶回家中做我的三姨太呢。

鸨母/莺儿:(闻言步步后退)啊?!

幕后传来李小红的招呼声:妈妈,请过来。

〔鸨母下场。旋即,她重又上场。

鸨母:这位大爷,我家姑娘说啦——这几天实在是身上不便,(见杨衙内又要发火,赶紧地)请听我把话说完。小红她也想着早早脱离苦海,不愿生张熟魏地过日子。

杨衙内:那不敢情好嘛!

鸨母:就是这个理啊。所以嘛,请大爷回去,赶紧地把赎身银两备好——,(杨衙内打断:这,算什么事,小菜一碟!)哦,还有聘礼总得要打点些吧。瞧您大爷这个身价,不能掉份儿,是吧?再说,我们姑娘她自己也要准备准备,把平日积攒下的细软啦啥的检点齐了,也好带到府上去,对不?

杨衙内:听着倒有点意思。好吧,反正不在乎今天这一天。说定了,我后天就派人来提亲,让李小红从良!(手一挥)走!

〔杨府家人簇拥着杨衙内出门。

杨衙内:(站定)留两个人给我看住门首!

杨府家人:是。

〔两名杨府家人出列,分列两旁;其余杨府家人伴随着杨衙内下场。

〔场上灯光暗转。

〔李小红鸨母莺儿三人一字儿悄悄地上场,她们各自都拿着小包裹。

李小红:(轻声)妈妈,别的人都给遣散银两了吧?

〔鸨母点点头。

李小红:告诉他们,都得乘夜晚从后门走。

莺儿:他们都知道了,天亮之前会走得一个不剩。

〔莺儿在前,鸨母居中,李小红殿后,三人一行嗫手嗫脚地下场。

〔二道幕下。

〔两名杨府家人连滚带爬扑跌上场。

两名杨府家人:大爷,不好了,她们一家人全都走光了啊。

〔大幕合拢。

 

第五场:探花探亲

场景:苏州十里山塘

时间:陈銮外放浙江副主考之时

幕后合唱:

三年供职翰林院,

期满外放到杭城。

不负上苍不负卿,

途中寻访恩爱人。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陈銮幕后:走啊——。

〔童儿前导,陈銮上场。

陈銮上场后接唱:

一任三载穷翰林,

如今奉旨出帝京。

前往钱塘掌秋闱,

先到姑苏来探亲。

人说江南风光好,

我道心中刻倩影。

佛前立下宏誓愿,

不负上苍不负卿!

(接白)来此已是十里山塘。童儿,快快前去问询。

童儿:是。

〔童儿走向右旁侧幕。

童儿:请问,这里有一家姓李的李家么?

侧幕内回答:没有,这里没有姓李的人家。

童儿:(回复陈銮)这边说是没有。让我再到那边去问。

〔童儿走向左旁侧幕。

童儿:请问,这里附近可有一家姓李的么?

侧幕内回答:没有,这里附近没有一家姓李。

童儿:(回复陈銮)这里也说没有啊。

陈銮:继续寻访。

〔童儿前导,陈銮圆场。

陈銮唱:

青山绿水多绮丽,

眉山目水印心房。

几番问讯寻不见,

只觉寒意漫胸膛。

秋风瑟瑟雨潇潇,

吴都山水泛苍黄。

继续寻访李小红,

哪怕踏遍这山塘!

〔陈銮示意,童儿走向左旁侧幕,上前问询。

童儿:请问,这里附近可有一家姓李的么?

侧幕内回答:没有,这里左邻右舍没有姓李的。

童儿:(回复陈銮)这边说是没有。让我再到那边去问。

〔童儿走向右旁侧幕。

童儿:请问,这里可有一家姓李的人家么?

侧幕内回答:有啊,我家隔壁一家就是李家。不过,她们才来了不多久,年前就又搬走了。

童儿:(回复陈銮)这里有了姓李的,可是又没有了。

陈銮:我都听见了,待我上前亲自问话。(走向右旁侧幕)动问老丈,间壁这家姓李的人家,可是从江宁乔迁来的?

侧幕内回答:这我可不知道了。这家人家,只见女眷,平素很少出门,也不和邻居来往。真的不知道她们从何而来。

陈銮:那么,可听说她们又搬到哪里去了呢?

侧幕内回答:这越发地不清楚了,抱歉哦。

〔陈銮闻言,从侧幕近旁后退,一个踉跄,童儿赶紧上前扶住。

陈銮唱:

不识人从何方来,

未知又到何去处?

曾经接信在京都,

告知乔迁山塘驻。

去岁飞鸿无回音,

心中已然生踌躇。

只道今朝能相见,

谁料断桥失通途!

〔陈銮顿足不已,连连摇头,频频搓手。他来回蹀躞,突然止步。

陈銮:有了!(接唱)

天子门生探花郎,

奉旨出京副主考。

待我造访苏州府,

拜托年兄将她找!

(接白)我必须克期前往武林,断断不敢误了考期。想那苏州知府乃是我同科年兄,他是地方父母官,手下各县捕快多多。不妨前去拜望,情托他帮我寻访就是。

(对童儿)速速随我前往苏州府衙!

〔陈銮童儿起步下场。

〔大幕合拢。

 

第六场:拒婚议婚

场景:陈府花厅

时间:陈銮回京之时

幕后合唱:

昔日大媒胡云山,

冰人赶到京都来。

百般拒绝终应允,

只因母命实难违。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陈銮在场上闷坐。

陈銮:唉,(叹气后起身,接唱)

一别相思成痼疾,

魂牵梦绕在姑苏。

何日呼童烹鲤鱼,

内中藏有尺素书。

数月来,眺望喜讯来吴都,

却为何,遍地寻访踪影无?

〔童儿上场。

童儿:禀老爷,有客自江宁来访。

陈銮:(惊喜)江宁来客?啊呀,一定是有消息了,快快有请!

〔童儿下场。旋即,他引领胡云山上场后重又下场。

陈銮:(紧张地等候着,可一看之下,知道来客和李小红无关,赶忙停停心神,迎上前去)啊呀,原来是世伯到此,有失远迎,伏窃恕罪!

胡云山:贤侄说哪里话来,是我来讨扰了。

〔陈銮请胡云山安座,两人分宾主坐下。

〔童儿上场,奉茶毕后下场。

陈銮:(热情地)啊,世伯,可是辞了查府?若是如此,小侄愿罗致世伯来助我一臂之力。记得先父在查府任西席期间,世伯是替查百万处理文牍。倘使世伯愿意来京,事务相仿,薪俸加倍。

胡云山:哈哈,贤侄美意,老夫心领了。我还仍在查府效力,住惯了江宁,本就不打算长住京都。

陈銮:那——那世伯是来京城观光?务请世伯下榻于此,侄儿自当略效地主之谊。

胡云山:我也不是来观光的啊。

陈銮:那世伯来京有何赐教?

胡云山:老朽千里奔波,实实地是为了贤侄你啊!

陈銮:(不解)为我?!

胡云山:贤侄啊——(接唱)

当年我是你大媒,(陈銮插白:那都是老皇历了。)

于今依然来作美。(陈銮插白:啊?)

所喜老天从人愿,(陈銮插白:哦?)

冰人特地请期来。(陈銮插白:请期?!请什么期啊?)

(接白)自然是男女婚嫁之期,洞房花烛之期啊。

陈銮:打住!(接唱)

世伯说话欠思量,

原谅小侄来驳回。

堂前退婚立字据,

当年情景怎忘怀?

我和查家无瓜葛,

有您现场见证在。

(接白)隆仪璧谢,退亲如命!

胡云山:贤侄大笔一挥,这八个字我当然记得。不过,贤侄你可能回忆起来,你是写在哪里的啊?

陈銮:就在庚帖背后。

胡云山:这就对了嘛——贤侄你并没有收回男家庚帖吧。

陈銮:没有啊。

胡云山:再有,查府也没有要回女家庚帖?

陈銮:(有所警觉)确是没有。

胡云山:查小姐那张红八字还在陈府?

陈銮:在家母处——(背白)哎呀,不知道我母亲有否毁弃啊。

胡云山:这不结了——婚约尚存,特来请期。(看陈銮又要抵触性抗拒,马上制止,接唱)

知道贤侄有误会,

耿耿于怀也难怪。

听我老朽来详谈,

事由经过说原委。

你丈人——(陈銮插白:他不是我的丈人!)

(不以为然,继续)他一时之间发了昏,

事后也是深懊悔。

你岳母——(陈銮插白:她老人家?)

当年连声把你赞,

后堂你曾殷勤拜。

老话说,丈母看女婿,

越看心里越是美。

一旦得知要退亲,

大骂老公恨责备。

更有晓红千金女,

誓嫁陈銮志不改。(陈銮插白:不是传闻她去世了吗?)

(她)寻死觅活要自尽,

幸得侍女抢救回。

爱亲结亲是美事,

贤侄啊,快定假期婚来配!

陈銮:这——我分明写了隆仪璧谢,退亲如命这八个字啊,怎能出尔反尔自食其言!

胡云山:那张庚帖背面,查家母女早就命人用墨汁全部涂没,你书写的字迹荡然无存,依然是贤侄好好的八字一张泥金庚帖!

陈銮:啊?!(接背唱)

事出意外感震惊,

断弦再续动哀兵。

那日退婚已如命,

何必今朝重提亲?

随他口吐莲花舌,

小红占据我的心!

低下头来暗思忖,

回绝世伯推说早已把亲定。

(对胡云山,接白)世伯,非是推托,直言相告——我母亲在家已经替我定了一门亲事。(胡云山插白:哦,真有此事?)世伯盛意,只能敬谢不敏。

胡云山:不知女方谁家淑媛?

陈銮:她,她姓李。

胡云山:可曾迎娶?

陈銮;尚未完婚。

胡云山:这就不打紧了。贤侄,我和你父八拜之交。陈家底细尽知。府上上代三兄弟,膝下只有你这一男丁。三房合一子,就算娶三房正室也是无妨。那么,婚事依仪?

陈銮:断难从命。

胡云山:却是为何?

陈銮:婚事皆从父母之命,是家母定下的亲事,陈銮不能另行娶亲。

胡云山:婚事皆从母命?哦,既然如此,老朽告退。

陈銮:(没好气地)恕不远送。

〔胡云山管自下场。

陈銮:苟富贵,毋相忘!

〔陈銮拂袖下场。

〔灯转暗。

〔灯光复亮时,胡云山兴冲冲地上场。

胡云山:贤侄哪里,贤侄哪里?

〔童儿应声上场。

童儿:这位老先生,您怎么未经通报,就这样进来了呢?

胡云山;这小鬼,知道我是谁吗?还用得到通报?快,快去叫你家老爷出来见我!

〔童儿嘟囔着下场。

〔陈銮急步上场。

陈銮:世伯,是哪阵风把您又吹来了啊?

胡云山:好风顺风清风,哦,还是东风!贤侄,怎么不请我坐?

陈銮:世伯请上座。

〔两人分宾主坐下。

陈銮:世伯二度进京,所为何事?

胡云山:贤侄啊——(接唱)

老朽行色兴冲冲,

何惧关山千万重。

特地江夏去造访,

讨得弟妹信一封。

做媒做到这地步,

不为媒礼只为你贤侄——洞房花烛乐融融。(站起,拿出信函。)

陈銮:母亲有信来了,待我拜读。(站起身来,接过胡云山递过来的信函,拆开读信——念)陈銮吾儿如面,世伯远道而来,特为登门作伐,盛情可感。儿虽已定下亲事,然陈查两家世交,况儿父在世之时所许婚姻,岂可轻忽?好在儿可兼祧,李氏查氏两房儿媳姐妹相称毋论大小,如此处置合乎情理。宜早定婚期,以便请假省亲完婚。须知老母依闾而望,静候佳音。母谕。

〔陈銮读罢,跌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胡云山:贤侄,贤侄——!

陈銮:(缓过神来)哦,世伯。

胡云山:亲母许诺,贤侄没有什么推托了吧。

陈銮:我,我——(强自挣扎,终于还价)我还有话说!(接唱)

虽说李氏未成婚,

毕竟定亲占在前。

查氏实在已退亲,

此番再续为迟延。

若要我来允亲事,

约法三章提在先。

胡云山:贤侄,不要说三件,就是三十件三百件,你只管提来!

陈銮唱:(站起身来)

迎亲在先却是后,

成婚在后反靠前。

果然兼祧两头大,

查住西厢李东面。

东西分别姐妹称,

查氏恭敬把礼见。

日后有份赐诰封,(胡云山插白:贤侄高才,指日可待。)

也该李氏位在先!

胡云山:我当是什么难事,全部应允,统统照办!

陈銮:(听得如此爽气,觉得有点奇怪)这虽说兼祧,略分嫡庶,女家也能应承?

胡云山:能啊,怎么就不能呢。

陈銮:当真?!

胡云山:当真!

陈銮:果然?!

胡云山:果然!贤侄尽可放心就是。老朽临别之际,还有一句话——须知不孝有三,这无后为大!

陈銮:(喃喃自语)不孝有三!

〔大幕合拢。

 

第七场:洞房惊变

场景:江夏陈府新房

时间:陈銮新婚之夜

〔鼓乐声起。

幕后合唱:

宾客云集贺佳期,

洞房花烛闹盈盈。

常见新娘哭出嫁,

哪有新郎泪淋淋。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拉开。

幕后赞礼的喊声传来——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鼓乐声中,新郎陈銮拉着佩有红花的彩带带动由喜娘扶持的新娘“查晓红”上场。

〔喜娘搀扶这新娘坐上新床。

喜娘:(对着陈銮,将一根秤杆放在桌上)新姑爷,挑红盖头的秤杆在此。

陈銮:(没好气地)放着就是,你下去吧。

喜娘:恭祝新郎新娘百年好合,请早些安置吧。

〔喜娘致礼后转身下场。

〔陈銮漠然地坐在桌旁椅子上。

陈銮:(叹气)唉——(接背唱)

喜娘退出新房后,

叫我如何去照面。

成婚奉了慈母命,

东风不与周郎便。

前堂宾客齐庆贺,

独我一人受熬煎。

喧闹声声归寂静,

内心挣扎倍棘艰。

难以忘怀李小红,

连夜枕上怎安眠。

冥思苦想钓鱼巷,

长吁短叹难排遣。

强颜欢笑入洞房,

月老错把红丝牵。(站起;环视新房)

喜字张贴心烦闷,

红烛流泪我泪涟。(擦泪;更鼓声起)

谯楼打罢初鼓更,

声声催逼我上前。

今夜权把新郎做,

理该要将盖头掀。

新娘端坐帐中央,

静候我啊去相见。

提起秤杆千斤重,(拿起秤杆)

步履蹒跚神色蔫,

只恨非是李小红,

缘何鹊巢任播迁。

纵然岳丈称豪富,

十万银两备妆奁。

还加典当有一爿,

美婢娇童俱妙年。

百舸上游来送亲,

怎及红拂一褡裢。

财帛岂能将我惑,

小红心心还念念。

回身且将秤杆放,(把秤杆放在桌上)

闭目养神守志坚。

为了我的心爱人,

随她独坐到明天!(重又坐下,以手托腮,闭目养神;旋即,更鼓声起。)

听得谯楼打二更,

想想新娘亦可怜。

你我已然拜了堂,

至今二人未谋面。

未谋面啊未谋面,

挑开红巾就会面。(拿起秤杆)

一把秤杆握在手,

徘徊忐忑心掇掂。

想起那日钓鱼巷,

小红同我初识面。

她慧眼青睐不嫌弃,

我落魄途中遇天仙。

她盛情相邀来盘桓,

我问心有愧觉亏欠。

蒙她相赠盘缠银,

蒙她相送一褡裢。

假说内中是夹袄,

谁料密密缀金线。

衬里藏有金叶子,

银钱四百足兑现。

乡试中举来开贺,

拜谢师尊拜同年。

会试川资有着落,

金殿对策花探遍。

恩无限,爱无限。

情无限,缘无限,

在在都由李小红,

岂可负她心肠变!

(我)还是一旁去枯坐,

且把秤杆抛一边。(再把秤杆丢在桌上,重又坐下。以手托腮,闭目养神;旋即,更鼓声起。)

惊闻谯楼三更鼓,(回头一看)

她依然呆坐在床边。

新郎若不先开口,

新娘终久是腼腆。

我倘使不揭红盖头,

她何时才能见天颜。

这般僵持难煞我,

内心不安当自谴。

怎样处置费思忖,(来回蹀躞,反复搓手;突然停步。夹背白:啊呀,有了!)

让她明了识深浅。

约法三章再重审,(走近,面对新娘侧立;道白:查小姐呀——)

唯恐大媒未传言。

为只为——思无限,忧无限,

愁无限,虑无限。

我对小红无限情,

时时刻刻将她念。

小红占据我心房,

至今未觅春风面。

今日和你虽成婚,

守身如玉要周全。

你在新房自安睡,

我去书斋孤身眠。

但等寻访小红还,

姐妹双双来拜见。

你是妹妹她姐姐,

她住东来你西边。

合卺之期分前后,

妹妹要待第二天。

日后皇恩赐诰封,

理应小红来占先。

虽说兼祧两头大,

尚须有别——方可安慰我心田!

一番言辞详说罢,

顿觉重铅卸双肩。(眼神斜飘,瞅见新娘微微点头,一阵喜悦)

啊呀,果然知书达理女,

见她微微把头点,

宽慰她能识大体,

感谢(你)大德又大贤。(拿起秤杆)

持秤杆,挑红罗,

振作精神走向前。

〔陈銮再次上前,挑开红巾。一见之下,大吃一惊,步步后退。

陈銮:小红?!(揉揉双眼)你,你,你是查晓红?!你怎么会是查晓红?!

李小红:(缓缓站起)陈郎啊——(接唱)

李小红早已无影踪,

你娶的原是查晓红。

李小红就是查晓红,

查晓红本是李小红。

不管我是哪一个,

今日里,新娘服饰一身红。

名姓变换煞费心,

问新郎,白头情谊可与共?

陈銮:(走上前来,拉着李小红的手)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李小红唱:(拉着陈銮上下打量,缓缓转圈,然后放手)

查家千金晓红姐,

她对陈郎情意厚。

自寻了断欲殉夫,

不幸病逝遇救后。(陈銮感叹,插白:她,她真的去世了。)

李代桃僵好主意,

泰水对你恩情厚。(陈銮感慨,插白:岳母她对我是好的。)

千里奔波重作伐,

世伯对你情谊厚。(陈銮点头,插白:我全明白了。)

就说爹爹老大人,

追悔莫及宅心厚。(陈銮应答,插白:嗯。)

通盘计划防外泄,

移花接木巧运筹。

查府依然嫁亲女,

小红身份变化就。

脱却秦淮旧衣衫,

换作江宁名闺秀。

夫妻不再云泥别,

鸾凤和鸣在红楼。

为免陈郎受弹劾,

一番苦心曲中求。

你是岳家半子靠,

往事千万要解扣。

望君听妻一席话,

翁婿一家心意投。

陈銮:(连连点头)是是是,我都听你的。只是,把我瞒到这最后一刻——你看啊,都快四更天了。来吧,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可苦熬到现在,猴急等不及了。

〔陈銮上前拉着李小红的手,要走向新床。李小红拂袖,挣脱。陈銮不解。

李小红:难道你方才说的话那么快就忘了?

陈銮:什么话?!

李小红唱:(故意)

你在新房自安睡,

我去书斋孤身眠。

(接白)那你就去书斋独自安睡吧,别来烦我!

陈銮:(歉意)啊呀!夫人取笑了,下官在此再给你赔上个不是就是了。

〔陈銮连连作揖赔罪。

李小红:(以食指点着陈銮前额,嘲弄地)你啊——。

〔陈銮故意装作要向后倾倒,李小红赶紧扶住。两人相对微笑,携手走向新床。

〔新床帐门两边放下。

幕后合唱:

小红自有帮夫运,

劝得翁婿一家亲。

琴瑟和美到白头,

一品夫人封诰命。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备注:同样一波三折,第七场“洞房惊变”三挑巾的一百零八句唱词一气呵成,比越剧《碧玉簪》金派著名唱段“三盖衣”七十余句唱句还多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