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幕悬疑推理剧《倩影魅影》

       作者 赵燮雨

前言:

 请先看下面这段文字——Earl Derr Biggers (1884~1933)

         厄尔·德尔·比格斯以华人警探为主角的构想来自于1919年在檀香山渡假时,看到报上一篇赞扬华裔警探杰出表现的报导。在此之前毕格斯就已经是一位相当有成就的作家,早年他为地方报纸写剧评和幽默小品,1913年他的第一本小说《Seven Keys to Baldpate》出版后一炮而红,不仅改编为百老汇舞台剧,还两度改拍成电影。

  1925年华人警探陈查礼正式与读者见面,后来还跃上大银幕,由二十世纪福斯公司拍成陈查礼系列电影,于1930和40年代风靡一时。事实上毕格斯总共只创作了六部陈查礼系列小说便于1933年辞世。

 

       有感于当今推理剧目话剧舞台到处被一个白人老太太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侦探波洛和马普尔小姐占领着,决定编写两出有华人警长陈查礼出场的戏曲剧本(当然,本着编剧一以贯之的做法还包括以及由此转化而来的话剧电影剧本以及中篇弹词脚本)。

        显然,这个意图适当揭露影视圈黑幕的剧本糅合了陈查礼系列小说《黑骆驼》的相关线索,特意将场景完全移植至中国某海滨城市。虽然人人都可能有杀人嫌疑,但编剧采用的是和那位比利时老太太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侦探波洛破解《东方列车谋杀案》著名案完全不同的手法,彻底颠覆了小说《黑骆驼》的本意。

        虽然都是由陈查礼机智破案,和拙作《一只电话引发的血案》的不同点是他在这个本子里由男配角升格为男主角。

        郑重声明——和世界名著改编的剧本《巴黎圣母院》以及新编剧本《一只电话引发的血案》一个样,希望在剧场海报和说明书上特别注明:因有惊栗画面,谢绝少年儿童入场,凡心脏不适和血压偏高者事先和医生沟通后慎入。

       备注:剧名创意来自《剧院魅影》。

 

场景:著名女影星周静如在度假优选胜地海亚市的海滨别墅大客厅。房间敞亮布置豪华,正门面对大海(天幕),风光秀丽。进出侧幕分别表示通往主卧室、书房、厨房,以及前往楼上客房的楼梯通道和楼下客用洗手间的门前通道。

时间:周静如的获奖影片《黑骆驼》颁奖归来,其余上场人物(除了海滨别墅内的管家保姆之外)都和她一起乘坐国际游轮从檀香山出发刚停泊海亚市港口回到豪宅。

出场人物

陈查礼,夏威夷华人警长,周静如超级粉丝,受她的富商追求者邀请一同前来海亚度假

周静如,国际著名女影星,昵称薇薇,她主演的最新影片《黑骆驼》刚刚获得某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剪辑最佳歌曲等奖项

郑熙熙,因《黑骆驼》而获最佳女配角奖的女演员

夏伟琪,追求周静如的富商,视陈查礼为朋友

章惠平,获奖影片《黑骆驼》制片人,主要投资方

郝大为,获奖影片《黑骆驼》导演

陈伟歌,获奖影片《黑骆驼》男一号,奶油小生

余一氓,周静如男跟班兼保镖,矫健帅哥

黎遇春,周静如私人女秘书,靓丽,富有心机

邹芳芳,获奖影片《黑骆驼》周静如某些镜头的裸替

张芝仪,获奖影片《黑骆驼》周静如的武打替身

冯笑侬,海滨别墅管家,老于世故,善于应付

宋萏萏,海滨别墅保姆,平时不苟言笑,看上去低眉顺眼

 

备注:所有出场脚色均属虚构人物,与现实的电影业无关,有关人士切记,万勿自行对号入座。

〔在轻快的音乐声中大幕拉开,此时,豪宅面对大海的正门敞开着。

〔注意到播放的音乐是女主人周静如获奖影片《黑骆驼》的最佳歌曲(歌词见剧本正文最后的附录)。

〔面孔一本正经的冯笑侬上场。

冯笑侬唱:

豪宅聘用当管家,

活得滋润又潇洒。

主人忙碌拍电影,

整年奔波在天涯。

前日来电说行程,

获奖归来含笑花。

(呼喊,接白)宋萏萏,宋萏萏!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宋萏萏应声上场。

宋萏萏:报告管家,都已准备妥当。

冯笑侬: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

宋萏萏:报告管家,都打扫干净了。

冯笑侬:卧室书房饭厅和客房的鲜花都摆好了?

宋萏萏:报告管家,是的。

冯笑侬:好,让我再来巡视一遍。(接唱)

要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差事得来实在不容易。

〔冯笑侬宋萏萏下场。

〔幕后传来好几部桥车刹车停车的声音。

〔冯笑侬疾步上场,奔出大门迎接。

〔幕后传来欢声笑语,啧啧赞叹。

冯笑侬:(画外音)主人,按照您的吩咐,都准备好了。

〔周静如由黎遇春小心搀扶着领头上场,夏伟琪和陈查礼紧随其后;剧组其余人等像众星捧月般地一并上场,余一氓殿后。

〔众人上场后,大门关上,换成落地长窗,一样透视大海景观。

〔继续有好些人不断赞叹,诸如——哇哦!/Wonderful!/被邀请来这里作客,我真是高兴死了!等等。

周静如:(对冯笑侬)管家,这一位是福布斯财富榜上的大款,夏伟琪夏董。

冯笑侬:(点头哈腰)夏董好,欢迎夏董!

周静如:(对冯笑侬)这一位是夏董的好朋友,美籍华人陈查礼。

冯笑侬:欢迎欢迎,欢迎远道而来的远洋贵客!

周静如:(宣布)大家都辛苦了,各自先到安排好的房间里休息,行李会由管家安排送到客房。接风晚宴在傍晚六点准时开席。有想去海里游泳的请随意——告诉大家,这里附近的海滨没有污染没有鲨鱼,尽管放心就是。

〔一些来宾表示感谢。

〔宋萏萏上场。

宋萏萏:各位来宾,请跟我来。

〔除周静如和冯笑侬之外,其余人等随同宋萏萏下场。

周静如:(疑惑)这是新来的保姆?

冯笑侬:是的。原先的那位她回老家照顾儿媳坐月子去了。聘用宋萏萏,上次向您请示过的。

周静如:(思索,想起来了)对了,就是我一开始听到的时候误认为宋丹丹她怎么会来当保姆?后来你解释——不是仙丹灵药碧血丹心的丹。

冯笑侬:是的。是草字头下面,去掉饺子馅的食字旁,那样的一个字。

周静如:好奇怪的名字!

冯笑侬:那大概她父母应该是宋丹丹的超级粉丝吧。

周静如:走吧,去饭厅看看你准备的菜肴。

〔冯笑侬手一摆,引领着周静如下场

〔幕后传来余一氓黎遇春的欢笑声,随即他们两人上场。注意到余一氓穿着三角游泳裤,黎遇春穿着三点式,两人都趿着拖鞋,披着浴巾。

余一氓:怎么样?一路上,游轮游泳游得不过瘾——再去海里比试比试?

黎遇春:谁怕谁啊,比就比!

〔余一氓黎遇春嘻嘻哈哈你追我赶一并下场。

〔邹芳芳张芝仪携手上场。

邹芳芳/张芝仪唱:

安排别人是单间,

偏偏我俩合一房。

邹芳芳唱:

替身职场被看轻,

她吃饺子我喝汤。(两人摊手。)

张芝仪唱:

天壤之别差距远,

岂止饺子和混汤!

上阵打斗全靠我,(摆了一个武打pose。)

她空有一副好皮囊!

邹芳芳唱:

银幕亮相她挂帅,

洗澡露背邹芳芳。

秀足亦非周静如,

玉手本是我这双。

〔邹芳芳伸出双手,自我欣赏。

〔陈伟歌悄然上场。

陈伟歌:(挑逗地)两位大美人,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邹芳芳/张芝仪:哟,瞧你,吓了我一跳!

陈伟歌:真的假的?让我来听听心跳——是不是心动过速?

〔陈伟歌作势要凑上前去。

〔邹芳芳张芝仪一起把他推开。

邹芳芳/张芝仪:去去去!你还是向影后去献殷勤吧!别来招惹我们。

陈伟歌唱:

月里嫦娥玉兔伴——(邹芳芳/张芝仪插白:就是那个福布斯?!)

何用伐桂傻吴刚?

我又不曾选影帝,

哪有资格陪女王!

邹芳芳/张芝仪唱:

所以你——奶油小生落了单,

只在银幕充才郎。

谈情说爱全是假,

镜头外一副吊儿加郎当。

陈伟歌唱:

假作真来真亦假,

逢场作戏是本行。

世上美女多多少,

何必吊死在这一棵树上?

(接白)影后影后,仅不过就是上照而已。眼前就是实实在在两位美女,能否赏光一起海滩漫步散散心?

〔邹芳芳张芝仪被他伸开双臂一边一个,簇拥着下场。

〔章惠平上场,他后面紧跟着郑熙熙。

郑熙熙:(发嗲)哎呀,章大制片,您看啊——(接唱)

周静如众香国里花最艳,

只不过影后她马上要退隐。

大名鼎鼎夏伟琪,

财神一路盯得紧。

嫁到豪门福分享,

只等男家花轿迎。

大户人家有规矩,

哪会复出拍电影?

好歹我一样捧金像,

从今后还望章大制片您多照应!

章惠平唱: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有情却无情。

听说追求未定局,

谁知她答应不答应!(夹白:当然了——)

一定留心找机会,(乘机把手搭上去。)

如果她真的要息影!

郑熙熙唱:(拉着章惠平的手,转过身来面对面。)

《黑骆驼》原本我是女一号,

半路上杀出程咬金。

她在圈内兜得转,

想想真是不公平!

章惠平唱:

你不要看她兜得转,

红得发紫一样有难念的一本经。

难道你没有看出来——,

影后获奖照样心不定!

郑熙熙:哦?我倒没有注意。

章惠平:注意保守秘密——听她的贴身秘书黎遇春讲——她还收到过恐吓信!

郑熙熙:啊?!

章惠平:嘘,禁声。(把食指放在嘴唇上。)

〔章惠平神秘兮兮地拉着郑熙熙下场。

〔冯笑侬上场。

冯笑侬:(对着落地长窗外面,呼喊)喂,还在海滩上的几位俊男美女,快要开饭啦!

〔幕后传来余一氓黎遇春的回应:来啦,来啦。

〔余一氓黎遇春同步上场,湿漉漉地各自分头下场(去更换衣服)。

〔舞台灯光渐暗。意味着早就吃完晚餐,已是深晚——落地座钟显示出时间。

〔夏伟琪陈查礼相偕上场。

夏伟琪:查礼,感觉怎么样?海岛风光总还难及夏威夷吧?

陈查礼:不是号称东方夏威夷么?再说,踏上祖先故土,感觉很是亲切啊。

夏伟琪:查礼,你我相识多年,可谓忘年之交,无话不可谈——。只是?

陈查礼:伟琪老兄,有话待讲无妨。

夏伟琪唱:

不如意事常八九,

可与言者无二三。

世人只道穷人愁,

哪知富翁亦兴叹。

陈查礼:那就不妨说来听听——你这位亿万富豪有什么难处。

夏伟琪唱:

金钱哪会是万能,

感情面前遇难关。

铁扇公主不贪财,

怎样越过火焰山!

陈查礼唱:

欲擒故纵,

司空见惯;

半推半就,

寻常手段;

欲迎还拒,

不肯就范;

天后巨星,

非同一般;

多少男人,

虎视眈眈;

若是她轻易松口来答应,

还怎算什么银海第一旦!

夏伟琪唱:

可叹我儿女情长,

偏偏是英雄气短。

害得我神魂颠倒,

愁得我不思茶饭!

陈查礼:(晒笑)至于这样吗,你的心理素质也太差劲啦——哪像在实业界金融界叱咤风云快刀乱麻检得起放得下的你哦。

夏伟琪:对喽——老弟你是出了名的国际大侦探,心理素质超强一级棒!你来帮我探探口气,看看到底症结在什么地方?

陈查礼:你是要我出马来打探她究竟为什么迟迟不肯应允?

夏伟琪:是啊!我的银弹攻势,我的殷勤赔笑,我的低头服小,全都在薇薇她的铜墙铁壁面前败下阵来——弄得我好没面子!

陈查礼:如此说来,看在你我忘年交多日的情分上,我还得接手你的这个特殊案例了啊。好!(夏伟琪大为感动,上前与陈查礼紧紧握手。陈查礼挣脱,摊开双手)但是,你必须创造一个让我们两个可以单独交谈的机会。

夏伟琪:(不断搓手)这,这,这——?还是老弟你来策划就是,省得我再绞尽脑汁。

〔陈查礼招手,夏伟琪凑近,两人耳语。

〔舞台灯光转暗,最后熄灭。

〔舞台上大放光明。显示时间为第二天上午。

〔冯笑侬引领下,除开女主人周静如之外,其余人等悉数上场。

冯笑侬: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按照预定安排,大家出发前往观景台,中午是烧烤野餐。

〔群情振奋,一片欢呼。陈查礼夏伟琪郝大为除外。

郝大为:不会是烤鸡腿吧?

冯笑侬:当然不是!夏董赞助——夏董旗下公司赞助的烧烤野餐,绝对上档次。烤牛排、烤鳕鱼、烤小龙虾、烤双色玉米,色拉饮料名牌红酒一应齐全。可不是什么都教授外星人“烤鸡加啤酒”小儿科那样的容易满足哦。

〔又是一阵欢呼。陈查礼夏伟琪郝大为除外。

陈查礼:(对夏伟琪)恐怕我要等会儿再去——必须和夏威夷警方视屏通话,有一个重要案子经手。

夏伟琪:知道知道。你是工作狂大忙人,这次能邀请到你长休假来陪我到海亚,已经面子足够。(故意询问)怎么不见我们的女主人?

冯笑侬:各位,女主人她片场新闻发布媒体见面颁奖领奖接二连三很是辛苦,还没起床呢。她昨晚关照不要打扰,大家只管先去,自己动手吧!

〔场上众人蜂拥下场。唯陈查礼还留在场上。

陈查礼唱:

一阵喧嚣已散尽,

静候仙子下玉楼。

〔周静如一副慵懒娇羞模样,轻曼莲步上场。

周静如唱:

悄无声息下楼来,

早已预约人背后。

(接白)陈先生,累您久等了。

陈查礼:哦,没有——他们才走了一会儿。另外,请周小姐和夏董一样叫我查礼就是。

周静如:那我就不客气了——查礼,(接唱)

有劳探长遵相约,

知道财神将你此地留。

夏伟琪巧妙来安排,

要问我为何订婚钻戒不接受?

陈查礼唱:

周小姐真是七窍玲珑心,

确实是约你面谈探缘由。

周静如唱:

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缘对面不碰头。

即便有缘若无份,

照样只能握握手。

陈查礼唱:

夏董他财富榜上前几位,

何况是一片至诚来追求。

周静如:我接拍一部片子,片酬就是好几千万——(接唱)

腰缠万贯何足奇,

哪用他福布斯上榜来炫耀。

我演艺圈中称一姐,

至诚追求者知多少。

陈查礼唱:

一枝红艳露凝香,

花国女王称头挑。

现在众位男神都退避,

只剩赵公元帅最相巧。

周静如唱:

年过半百还续弦,

老夫少妻怎合调。

终究青春不再有,

吃煞伟哥不当饱。

陈查礼:那,原来你不喜欢老少配?

周静如:不单单这个,还有——(接唱)

哪怕金银满腰包,

尽有大款是土豪。

附庸风雅凑热闹,

绅士品位实难找。(陈查礼插白:说起品位,夏董还是挺不错的。)

第一桶金从何来,

值得深究细思考。

不是产品伪劣和假冒,

便是四下活动拿批条。

(接白)马克思不是说过,资本来到人间,就是血淋淋的吗?

陈查礼:真不简单啊,想不到周小姐还读过《资本论》!

周静如:演员演员,不是常说拼到底是拼文化底蕴吗。告诉你,为了这一匹《黑骆驼》,我还找来读过当年毕格斯创作的六部陈查礼系列小说大全!我猜想,他应该是你爷爷的爷爷吧。他是Senior,你是Junior,对吗?

陈查礼:哇哦,周小姐真令人刮目相看。佩服佩服,真叫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周静如:人生苦短,转眼就是百年。这感情两字最难参透。有的女人要嫁一个她爱的男人;有的女人要嫁一个爱她的男人。我嘛——,(被陈查礼接上。)

陈查礼:周小姐是想要嫁一个既爱她同时又是她爱的男人,对吗?

周静如:啊呀,查礼,你真是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接唱)

不如意事常八九,

可与言者无二三。

只当凡夫俗子愁,

哪知明星亦感叹。

陈查礼唱:

世人只道行路难,

寻觅知己更是难上难。

周静如唱:

眼下流行姐弟配,

选一个少年才子来作伴。

陈查礼:哦,周小姐也想向伊能静看齐,找一个秦昊?

周静如:(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跟你开个玩笑!(接唱)

小鲜肉啊喷喷香,

老干爹嘛步蹒跚,

一个是心计忒沉重,

一个是阅历太简单。(夹白:说实在的,我最中意的年龄段是——,)

就同查礼你这样,

成熟男子顶座山。

身怀绝技走天下,

千斤重任敢承担。

若问幸福是什么——

好人一生求平安。

陈查礼:请周小姐不要扯到我身上来——虽然我是你的一名铁杆粉丝,但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

周静如:(又大笑起来)嘿嘿嘿嘿,朋友妻不可欺?!正经是个笑话!你和他是朋友,算不错的朋友!但是我呢?难道我是他的妻子?我连未婚妻都不是!又几曾答应过他的求婚,我和他有婚约吗?(逼上一步)

陈查礼:(后退一步)不谈这个,还请周小姐言归正传。究竟是为什么——?

周静如:其实,我是不想连累夏董——,

陈查礼:(接上)此话怎讲?

周静如:我,我是恐怕——,

陈查礼:(接上)怕什么?

周静如:恐怕一旦应允,便会有杀身大祸!

陈查礼:(接上)怎么?

周静如:刚才说过——好人一生求平安。查礼,我,我前不久收到了一封恐吓信!

陈查礼:(兴趣倍增)哦?

周静如唱:(沉痛地)

接到一封匿名信,

全部行程盯得紧。

所到处处有采访,

图片打叉判死刑。

陈查礼:(冷静地)这类信件都是匿名,司空见惯。

周静如:(紧张地)查礼,你是警长,要不要去检查一下,会不会有指纹?

陈查礼:按照惯例,应该采集不到指纹——早被揩干净了,或者事先戴着手套。

周静如:(恳求地)那怎么办呢?

陈查礼: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周静如:除了我的私人秘书——不过,她也就是代我收信。通常她可以代拆,但是这封匿名信写明要我亲拆。

陈查礼:这样吧,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调查一下你周围这些人的背景。还有那封匿名信件。当然,你也必须如实坦陈你自己的一切,包括不为他人所知的隐私。

周静如:(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陈查礼:好吧,为了掩人耳目,避免干扰破案——我必须安排秘密会面。

周静如:可以可以。我全都听你的!

陈查礼:(单刀直入)今天晚上,夜深人静,你卧室不要推上锁钥。当然,即使推上,其实也难不倒我。

周静如:(毫不慌张 )你要“宝玉夜探”?

陈查礼:(解释)众目睽睽,这里很难找到其他幽会密谈的地点和时间。说实在,我很不喜欢这个贾宝玉。

周静如:啊哈,我们又找到了一个共同点!我还一点都不喜欢林妹妹。当初我出道就是海选,结果潜规则——我选上了却又被换了角。

陈查礼:就算我们都不喜欢宝哥哥林妹妹,那么,这“红楼夜探”?

周静如:当然欢迎你来!我可以为你敞开一切!(带有别样意味,暗送秋波)

陈查礼:(异常冷静)请周小姐不要想叉了。我是公事公办。

周静如:对对对,公事公办,公事公办!

陈查礼:快到午餐时间了。我先走,隔二十分钟你再走出大门。

周静如:(调皮地,敬礼)陈探长,遵命。(看到陈查礼转身)——哦,等一等!

陈查礼:(回身)周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周静如:一个小小的要求,不会让你为难吧?

陈查礼:周小姐,待讲无妨——只要我做得到,哦,还有——不触犯任何法规。

周静如:触犯法规?!哈哈哈哈,哪能呢!还有——你肯定做得到!

陈查礼:(坦然地)请讲!

周静如:(甜甜地)那就叫我一声薇薇!

陈查礼:(闻声一惊,僵立,定格)啊?!

〔舞台灯光转暗。

〔舞台灯光再次亮起时,座钟显示时间是第二天近中午。

〔来宾都齐集在场上,既耐心又无奈地等待着久久没有音讯的午饭开张。

他们七嘴八舌地抱怨(陈查礼冷静站立一旁纹丝不动除外):怎么搞的?/我可是饿坏啦!/女主人又睡过头了?!/到底什么时候开饭哪?等等。

〔宋萏萏冯笑侬急步上场。

宋萏萏:怎么办呢?女主人的房门喊了半天也不开!

夏伟琪:敲门了没有?

冯笑侬:敲了啊,也没用。

夏伟琪:查礼,我们赶紧上楼去看看。

〔夏伟琪陈查礼冯笑侬宋萏萏一起疾步下场(上楼)。

〔上楼梯的声响之后,紧接着开门声,好几声恐怖的叫声传来。

宋萏萏:(幕后)天哪!

冯笑侬:(幕后)Oh,my God!

夏伟琪:(幕后)这,这会是谁干的?!

〔场上众人一齐涌向侧幕(楼梯口),急步下场。

〔上楼梯的声响之后,又一阵嘈杂声音传来。诸如——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怎么会这样?!/我,我不敢再看了!等等。

陈查礼:(幕后,厉声)等一等!谁都不准进去!免得破坏现场!

〔下楼梯的声响之后,来宾逃也似的跌跌冲冲涌上场来。其中,有的看来是深受刺激心惊胆颤;有的好像是踏空楼梯滚下楼来狼狈不堪;有的故作镇静却仍然掩饰不了内心恐惧。

陈查礼:(幕后)请管家马上报告市局,就说夏威夷警长陈查礼要向他报告一起凶杀案。

冯笑侬:(幕后)是是是!马上,马上!

场上众人合唱:

香消玉殒周静如,

银海凋零一影后。

〔天幕上闪现周静如被害现场的镜头,迅即消失。

〔合唱声中,陈查礼冯笑侬宋萏萏一起上场。冯笑侬将手机递给陈查礼,陈查礼接听。在以下众人唱段过程中,可见陈查礼不断地低声交谈,时而点头。

场上众人继续轮唱:

一把匕首扎心口,

鲜血淋漓染床头。

三分气在千般用,

一旦无常万事休!

可叹绮年玲珑女,

匆匆离去忍淹留。

满怀羡慕嫉妒恨,

谁人居然先出手?!

陈查礼:管家,你来接听——海亚市公安局局长有指令。

〔冯笑侬接过陈查礼递过来的手机。场上其余人等围过来紧张地注视着。

冯笑侬:(不断点头)是,是,是。我马上宣布局长您的指令。

〔冯笑侬关机,用手揩擦额头上的冷汗。

冯笑侬:(郑重地)海亚市公安局长让我代他宣布——出了命案,事涉国际巨星,本来要立即派出专案组人员前来踏勘。涉案嫌疑人都要带回局里审讯——(陈查礼除外,被场上其余众人的惊呼声打断)呃,现在决定委托陈查礼陈探长就地先行查询。给,给我们大家半天的时间。

〔场上众人又是一阵嘈杂,陈查礼冯笑侬夏伟琪除外。

夏伟琪:对啊,查礼,有你来出面,再好也没有了。(环视左右)陈探长也是国际巨星哦,一定能有结果。省得大家都要请到公安局刑侦队审讯室审问。

〔场上众人再起一阵嘈杂,有的越发紧张,有的有所放松——陈查礼冯笑侬夏伟琪除外。

陈查礼:不客气,既然此地公安局长指定了我就当仁不让。何况周小姐从出道以来始终是我崇拜的偶像。(对冯笑侬)先请管家去准备一些吃食吧,大家一定都饿得很了。

宋萏萏:(越级插嘴)正好,今天中午是室内自助餐。

〔冯笑侬对宋萏萏白了一眼,两人下场。

场上众人:(七嘴八舌,陈查礼夏伟琪除外)我可没心思了。/谁还吃得下啊。/没胃口,真倒胃口。/还是赶快找出凶手再说。等等。

陈查礼:(含笑环视)那就开始!需要就餐吃点东西的请自便。

〔冯笑侬宋萏萏一人推着一辆三层餐车上场。他们陆续把盘子和餐具安放准备起来。但是,期间却无人问津。

陈查礼:各位,昨夜你们的卧室都没有出现异常吧——比如有外人破窗而入?

场上其余众人:(一起否认)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陈查礼:当然,室内警报器也没有响过。那末,再加上这幢别墅与最近的邻居也相隔好长一段距离,海滩上别无异样动静,别墅门窗没有破损迹象——可以肯定,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场上其余众人:(虽然是明摆着的推理,大家还是一阵惊呼,相互注视)啊?!

陈查礼:这也是市局不准备立即派出刑侦队的原因——这里有十多个人,一起带走惊动面太大。(笑笑)当然,狗仔队肯定高兴。(众人相互注视)贵国不是有句口号——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各位请注意,局长是让我查询,不是审讯。如实供认一律算自首归案。(众人相互注视,好像松了一口气)究竟从哪里开始呢?哦,Lady’s first。就从女士开始吧。

场上众女士都嚷起来:(宋萏萏除外)干吗呀!/别,我不要嘛。/不公平!等等。

夏伟琪:(出面打圆场)静一静!大家安静——说是查询,其实,现在查礼就等于代表海亚市局。所以,还是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好。

〔场上众女士总算平静下来,个个都低下头来,眼观鼻鼻观心。

〔在以下逐个查询过程中,围观人士分别流露疑惑/惊讶/担心/同情等神态,间或时有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陈查礼:(来回踱步,然后一指)好吧。黎遇春,周静如私人女秘书,先从你开始!

黎遇春:啊?!(几乎要哭出来)怎么?!(委屈地,接唱)

女人总共有五位,

为啥偏我先调查?

陈查礼唱:

理由实在太简单,(夹白:黎小姐是被害者私人秘书,)

形影相随好比姐妹俩。

黎遇春唱:

周小姐本是我东家,

我干吗要去谋害她?

(嘟囔)那不就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吗。

陈查礼唱:

老板伙计关系在,

可知晓,有时候顶头上司是冤家!

黎遇春唱:

我并无动机要杀人,

陈探长您不要硬拉扯。

陈查礼唱:

我来提醒一桩事,

那一封匿名信——(黎遇春惊呼:啊?!后迅即掩口)

你是否先期私开拆?

黎遇春:没有,没有!我怎么会私自开拆写明周静如本人亲拆的信件呢。

陈查礼:可是,如果没有偷拆,怎么你会告诉了另外一个人匿名信的内容呢?

黎遇春:(震惊)啊?!这,这您也知道啦?!

〔黎遇春她紧张地瞟了章惠平一眼,章惠平赶紧躲到郑熙熙背后。

陈查礼:(诈供成功,不露声色,继续紧逼)现在,你总不会再否认具备犯罪动机了吧。

黎遇春唱:

(我)一向忠心耿耿来办事,

女东家她依然常责骂。

鞍前马后来奔走,

少有笑脸从不夸。

总不称心难服伺,

鸡蛋里挑骨头渣。

看到匿名信一封,

梦中也曾笑哈哈。

盼望有人来动手,

除掉这个女恶霸!

(接白)不过,不过,凶手实在不是我!我怎么敢拿着匕首去行凶呢。

陈查礼:(微笑)那么,黎小姐是承认有犯罪动机,但是从来没有实施犯罪行为喽。

黎遇春:(仿佛捞到救命稻草)对,对对对!

陈查礼:好吧,暂且搁下——诸位也可以继续掂量掂量黎小姐作为犯罪嫌疑人是否解除了嫌疑。

〔场上其余众人面面相觑,黎遇春赶紧躲到后面。

陈查礼:(再次环视)现在,请郑熙熙郑小姐来回答——(马上被她打断)

郑熙熙:不,不是我!

陈查礼:不要紧张嘛。我并没有说你就是罪犯!只是总得要排查一下。请问,获奖影片《黑骆驼》原先定下的女一号是不是由你担纲?

郑熙熙:是又怎么样?!

陈查礼:周静如把你挤到了配角位置,难道你内心深处不恨她?

郑熙熙唱:

若说我——

内心深处不恨她,

老古话——

即生瑜来何生亮?

每每被她压一头,

无时无刻不惆怅。

倘若(她)退出影视圈,

到那时——

影后宝座非我莫属荣登头条美名扬!

(接白)可是,我怎么会去杀害她呢?我是吃素念佛的人,连得鸡啊鱼啊都从来不杀!

陈查礼:那么,你也是有贼心没贼胆喽。

郑熙熙:(连连点头)对对对!

陈查礼:不过,周静如一死,你就会是很大的得益者啊。

郑熙熙:可以这样讲。不过,除开我铁定不是凶手之外,为了对得起周静如她这样死于非命给我带来了多好的机会,我还要揭发——我来揭发章惠平。(接唱,场上其余众人大吃一惊。尤其是章惠平——在郑熙熙以下唱段时,她步步紧逼,章惠平他步步后退。)

章大制片心机深,

早有图谋脑海中。

他昨天透露给我听,

匿名信内杀机凶。

周静如图像都打叉,

眼看不久命断送。

待等她一命呜呼后,

就准备把我捧上塔九重!

〔章惠平退无可退,脸色发白,怒火冲天。

章惠平:你,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接唱)

周静如是棵摇钱树,

出道来票房知多少。

电影圈把她捧到女皇这位子,(夹白)我又不曾脑子进水——

难道我会愚蠢到把树来砍掉!

郑熙熙唱:(对众人)

就是他,

就是他告诉我影后接到匿名信,(陈查礼瞄一眼黎遇春,她赶紧躲到旁人身后。)

高兴得下巴合不牢,

口风显露提拔我,

片酬打折真不少。

(接白)即使同样是女一号,我的片酬肯定至少减半!大家想想看,章大制片会多进账多多少少!

章惠平唱:(气极)

不知好歹郑熙熙,

竟敢恩将仇来报。

回头雪藏封杀你——,

休再空想能当女一号。

陈查礼:好啦,好啦——听说国人喜欢相互揭发窝里斗,果不其然。章大制片,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能证明你不可能是杀人凶犯。

章惠平:这,这——,(下定决心,接唱)

昨夜我不曾在我客房睡,(场上好多人不由自主地:啊?!陈查礼除外)

我,我,我在他人房内一觉睡到骄阳照。

〔场上又是一阵骚动。

余一氓:(追问)是谁?男的,女的?

〔场上其余众人相互扫视。章惠平目不斜视,保持镇静。

章惠平:我不想在此地讲出来。

场上又是一阵骚动:哇哦——!

陈查礼: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觉得这件事可以暂时放一放。只要有人证明没有作案时间,不可能在作案现场就行。回头当事人个别来交谈便成。那就是说即便有作案动机,没有作案时间也是白搭。刚才跳到男士这面了——接下来,回到女士,请问,邹芳芳——?

邹芳芳:(立即打断)慢!陈探长,不好意思,刚才章大制片说他昨儿个晚上不是一个人,那我邹芳芳可给安排的本来就是双人房间。

张芝仪:(立马接上,显然有怨气)对啊,我们两个和别人都不同——没住单人客房,住的是双人房间!

陈查礼:你们的意思是——?

邹芳芳/张芝仪:(同时)我们可以相互作证——昨晚,谁也没有离开过房间!

〔场上其余人等交头接耳,似乎觉得有道理。陈查礼心如止水,不为所动。

陈查礼:(异常冷静)可别忘了——你们也有可能协同一起作案。

邹芳芳/张芝仪:(一阵紧张)啊?!(冷静下来)什么啊?怎么可能呢!

陈查礼:你们给安排住双人房间,既可以说因为一下子来了那么多客人,而且都是单身一人,客房再多也还不够;也可以说是你们两个正好都是替身演员,就稍微委屈了你们一点。

邹芳芳/张芝仪:(反讥)稍微委屈了一点点?!哼!

陈查礼:你看,你看看——这不怨气就来了吗?

邹芳芳/张芝仪:你陈大探长再怎么身手矫健,应该没有做过替身吧。要知道,小冬皇还亲口问过陈凯歌——你们给章子怡多少钱?就因为章大明星根本不会唱京剧,何况要唱女老生,还得唱到和孟小冬那样几可乱真的地步!(接唱轮唱合唱)

邹芳芳唱:

雪肤玉肌(她)几曾有?

一旦露真要出丑!

张芝仪唱:

上乘武功非等闲,

冲锋陷阵(我)生生受。

邹芳芳/张芝仪唱:

她那里享尽了绮丽风光,

我这里受够了践踏躏蹂。

李代桃僵苦楚尝,

演员表上空白留。

叫人如何不感叹,

换你怎样肯甘休!

(接白)不过嘛,虽然我代替周静如她出手(两人分别展示身手,一个袒露玉腕,一个摆个架势),绝对没有对她本人下手!(相互对视,紧紧握手,然后一起面对陈查礼)我可以替她作证!

陈查礼:如此说来,倘使没有你们两个统共作案的证据,最多只能猜测你们有怨恨有动机有幸灾乐祸的心态,而没有真正实施作案。

邹芳芳/张芝仪:(一脸释然)本来就是嘛!

陈查礼;你们俩看来不像狼狈为奸之徒!(细心的观众可以看到冯笑侬宋萏萏面露惊惶)女客都已查询,女士还剩一人。

〔场上众人目光都集中在宋萏萏身上。她略显尴尬地由人背后出列。

宋萏萏:(能看出她有点哆嗦)陈, 陈探长,您,您是说我?

陈查礼:正是。(接唱)

虽然你是帮佣非来客,

一样要查询不能来拉下。

请你老实告诉我真名姓,

为何前来应聘进周家?

〔场上再起一阵骚动。

宋萏萏:(尽量想掩饰慌乱)我,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

陈查礼:那好——我来提醒你,你的本名是曹——。

宋萏萏:(立即接上,随即低下头来)曹丽虹。

陈查礼:很好。那么,再请说说你和你东家除了雇佣之外的关系。

宋萏萏:(不自觉地退后一步)我,我,我……。

〔冯笑侬大为紧张。

陈查礼:还是让我来代替你坦陈吧。(接唱)

你本姓曹来名丽虹,

你化名来到豪宅中。

你前夫原是谢开祥,

和周静如的前夫名字正相同!

〔场上众人大为骚动,陈查礼冯笑侬除外。

宋萏萏:(不自觉地再退后一步)我,我,我……。

陈查礼:谢开祥和曹丽虹,你们是一对隐婚男女。(上前一步,再又一步,接唱)

为了步入演艺圈,

谢开祥从未公开这隐衷。

见影坛新星冉冉在升起,

他刻意接近成竹怀在胸。

周静如经不起他花功,

终于答应两人结鸾凤。

眼看婚期将接近,

他狠心让你怨东风。

虽然你是他糟糠妻,

七年之痒前情一笔来断送。

你误认周静如是小三,

却不知谢开祥多欺哄。

何况他谎称是单身,

到后来方始明了变色龙。

两人闹翻离了婚,

谢开祥如意算盘一场空。

演技拙劣无人问,

染上毒瘾一命终。

你不责怪陈世美,

反而记恨女娇容。

本末倒置等时机,

里应外合来勾通。(宋萏萏插白:我,我没有同伙——。陈查礼夹白:嘿嘿!)

此地无银三百两,

果然不打自招供。

若问同伙哪一个,

就是你的远房表哥冯笑侬!

〔宋萏萏大为紧张,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冯笑侬。

〔冯笑侬出列,他拉着宋萏萏的手,走到陈查礼面前。

冯笑侬:陈探长,既然你都知道了——(接唱)

我们两小无猜办家家,

自然又是青梅并竹马。

后来她嫁给谢开祥,(松开手)

误托终身苦菜花。

我再三劝解不听从,

始终不认路歪斜。

一再要我寻路子,

无奈只能答应她。

辗转南北找机会,

最后如愿当管家。

伺机引进曹丽虹,

可是我不曾参与去谋杀。

〔宋萏萏一下子跪倒在陈查礼面前。

陈查礼:起来起来,快起来!

〔在陈查礼示意下,冯笑侬上前将宋萏萏搀扶起来。

陈查礼:曹丽虹,你不要这样子——如果你是凶犯,下跪也没用;如果你不是凶犯,那更不必下跪。只要你如实坦白就行。

宋萏萏:我,我真的没有去杀害周静如。

陈查礼:这很可能是老实话。不过,对一名心怀叵测的女佣来说,最好的的办法恐怕是下毒。

宋萏萏/冯笑侬:(一阵心悸)下毒?!

陈查礼:对啊,比如采摘些毒蘑菇熬汤下面条。即使毒发身死一时也很难说清楚谁是凶手。再有,周静如经常要服用安眠药,在咖啡中多加点碾细的粉末,也可以说女主人自己厌世自杀。或许,你的下房里就藏有耗子药。

宋萏萏:(连连摆手)不,不,不不不!

陈查礼:要不要让人来搜上一搜?

宋萏萏:(一阵恐慌)别,别,别别别!

陈查礼:(微笑)不要那么紧张嘛,我又没有搜查证。看来,你不像是手握匕首的杀人犯。最多是个投毒嫌疑犯。哦,还并没有发生投毒事件。

冯笑侬:那我们是不是洗清嫌疑了?!

陈查礼:记住,我是查询,结论不该由我来下。男士问了两位,还有四名。下一个,余一氓,你请。

〔余一氓踏出来,一脸不屑。

余一氓:问什么,说吧。

陈查礼:很简单。你如何摆脱干系,说说!

余一氓:没啥可说的。

陈查礼;你不说我来说。(接唱)

你在追求黎遇春,

若即若离心内揪。

东家明言曾反对,

满腔怨艾埋胸口。

性急吃不了热豆腐,

一时之间难成就。

还担心她被潜规则,

怪罪雇主心恨透。

余一氓:随你怎么说!你有证据吗?匕首柄上查到有我的指纹?

陈查礼:好!倒确实是个硬汉!不愧是复转军人!

余一氓:我还是特种兵呢!要杀人,还用什么匕首,把脖子这么一扭,立马就上西天!

〔余一氓做一个虚拟动作,场上众人散开,女士们更吓得有的掩口,有的遮眼,陈查礼除外。

陈查礼:厉害!身手不凡!

余一氓:你准备怎么样?

陈查礼:对你的查询暂时告一段落。

余一氓:哼!

〔余一氓走到一旁,陈查礼转向陈伟歌。

陈查礼:让我来询问咱们的大帅哥吧。

陈伟歌:(局促不安)要问什么?!

陈查礼:说起来,我和你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陈伟歌稍稍安定下来)同样,你如何撇清啊。

陈伟歌:我,我怎么可能呢?我在戏里,和周静如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哦。

陈查礼:不是说“夫妻是前世的冤家”嘛,有没有什么私情勾当让你起了杀心?

陈伟歌:没有,没有,哪能啊。

陈查礼:是不是周静如她请你吃了一记耳光?

陈伟歌:(不自觉地用左手捂住左脸颊)这,这您怎么会知道?

陈查礼:哪里来的消息来源无关紧要,只说有没有吧。

〔陈伟歌低头不语。

陈查礼:我稍微披露一下,其实算不得什么隐私。(接唱)

拍电影难免有床戏,

男演员往往占便宜。

有一回假戏想真做,

结果是弄巧成拙碰了壁。

是否你色胆曾包天,

可是你心中起歹意?

陈伟歌:不,不是我!(猛然醒悟)对了,正像余一氓说的——匕首上有没有我的指纹?没有证据,走遍天下我也不怕!

陈查礼;哈哈哈哈,都学乖巧了。那么,下一位,夏董,我的好友,轮到你了。

夏伟琪:(大吃一惊,十分气愤)查礼,你,你太不可理喻了。(接唱)

我是她的追求者,

最最不该有怀疑。

其他人员都可能,

我断乎不会起歹意!

陈查礼:不好意思,为公平起见,必须查询。

夏伟琪:好吧,要问什么?

陈查礼:听说周静如始终不应允你的求婚?

夏伟琪:是啊,那又怎么样?

陈查礼唱:

由爱生恨常时见,

屡遭拒绝心内焦。

咫尺蓬山难如愿,

胸中犹如火油浇。

夏伟琪唱:

由爱生恨常时见,

屡遭拒绝心内焦。

咫尺蓬山难如愿,

胸中犹如火油浇。

火油浇,心内焦,

何致送她赴阴曹?

〔场上众人低声交流,陈查礼除外。

陈查礼:老朋友,就这样了。最后一位——郝大为郝导。

郝大为:嘿嘿,我还是压台呢。请吧——我的大探长。

陈查礼:那郝导能否排除嫌疑呢。

郝大为:(反问)我是《黑骆驼》的导演,请教有什么可能的嫌疑?

陈查礼:我说的不是片场拍摄,而是片场外的潜规则。

郝大为:潜规则?笑话!在整个拍片过程中,我几曾对周静如潜规则过?倒说说看!恐怕人一死百事了,要想莫须有,只怕是妄想!

陈查礼:我来简单提个头——(接唱)

有人你曾非礼过,

左拥右抱有几多。

圈内深藏不轻露,

偏教女主来撞破。

你唯恐身份来揭穿,

难保不会闯大祸!

郝大为:算啦,算啦,还说不揭他人阴私呢。真正是一派胡言!难道这也是周静如生前告诉您的,还是先告诉了夏董,他再转告给您。也是看在死无对证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你说,准备怎么样吧!

陈查礼:不要激动嘛。例行公事——好,现在,可以说查询已经结束。被查询者每个人都有潜在的可能,但是无法提供犯罪证据。我这就可以交差了。

〔场上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陈查礼郝大为除外。有的男士女士走向餐车,开始挑选美餐。

郝大为:(挥手,招呼大家)大家等一等!陈探长,有个问题要向您请教。

陈查礼:请讲。

郝大为唱:

出面排查您尽心,

看似结束已消停。(陈查礼微笑着插白:此话怎讲?)

轮番查询来过关,

在场嫌犯十余名。

其实尚有漏网者,(场上其余众人着急地问:是谁?!)

就剩你——(注意到不再称呼您)

你这探长自身未分明!

(接白)难道你就不是嫌疑犯吗?

〔场上其余众人七嘴八舌,有的嘀咕,有的起哄,有的和郝大为一样直接指责陈查礼。唯有夏伟琪例外。

陈查礼:(异常镇静)到底是郝大为郝导啊,名不虚传!被你说中了——我就是那位“凶手”!

〔场上众人惊愕万分,不由得退后。

陈查礼:别害怕,我是“凶手”,但不是杀手!我和各位才刚认识没几天——哦,夏董除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会对你们下手呢。至于我和周静如有什么冤结,还是让她本人来告诉大家为好。

〔场上众人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陈查礼走向侧幕(楼梯口)手按在嘴边吹了个很响亮的口哨。

〔只见周静如款款地下楼(出场)现身,一手按着“插入”左胸的匕首柄,一手提搭着一件披风,向大家鞠躬示意。

〔场上众人一阵惊呼,有的还叫出恐怖声来。

陈查礼:(赶紧安抚)静一静,这不是诈尸!别害怕啊。

〔周静如首先拔出匕首——原来那是一把弹簧刀,插入左胸只是假象。人们也看清了睡裙上是红药水,并不是鲜血。

场上众人: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查礼周静如除外)

〔在以下唱段过程中,周静如放下匕首披上披风后逐一和场上众人握手(陈查礼除外),最后轮到夏伟琪时和他拥抱,然后分开,环视众人接唱。

周静如唱:

想想觉得有点对不起,

千万原谅大家别气恼。

红楼梦里有首好了歌,

借用来叙缘由开心窍。

自从踏进电影界,

一帆风顺果然好。

多蒙伯乐有赏识,

众人拾柴火焰高。

多少粉丝来追捧,

不离不弃铭记牢。

银海一姐固然好,

人在峰巅怎生了。

琼楼高处不胜寒,

早就萌生退意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

弹弓专打出头鸟。

闪光灯下风头健,

其实都是虚热闹。

娱乐圈内潜规则,

疲于应对受不了。

明枪容易躲,

暗箭最难防,

银海处处有惊涛——

实实在在厌倦了。

曹雪芹他讲得好,

好了一曲是正道。

好便是了,

了便是好,

啊呀呀,这名利场的争斗何时了。  

山口百惠好榜样,

息影回家金光道。

相夫教子守本分,

小康之家乐陶陶!(场上众人惊呼:真的?!陈查礼除外。)

金银堆山有何用,

何必亟亟捞钞票。

适可而止识大体,

急流勇退为首要。

告别操办一盛宴,

举杯共把块垒消。

同饮到酒醉饭饱,

直饮到月上柳梢。

痛饮卸下心头锁,

携手归来回眸笑!

(接白)宴会已预订下在市里希尔顿大酒店包房,可容纳十六人的圆台面。

宋萏萏/冯笑侬:(惊讶)我们也去?

周静如:是的。

夏伟琪:(走上前来)薇薇,太高兴了——你终于要息影了,我保证会对你好的。

周静如:抱歉,夏董,你又会错意了。我要嫁的人绝对不是你——否则又何必几次三番拒绝你的求婚呢。

夏伟琪:(焦急地)那是谁?!

场上其余众人:(周静如陈查礼除外)对啊,是睡啊?

〔周静如走过来,拉着陈查礼的手。

周静如:就是他!

场上其余众人:(一阵惊呼)啊?!

郝大为:(气急败坏)原来,原来你才是导演!

周静如:不好意思,我来披露一个隐私吧——也好让大家再消消气。我出入影坛阅人无数,唯有他,他是能把衣裤鞋袜整整齐齐地摆好叠好才上床的。就算给狗仔队加点料吧。

〔场上其余众人一番嘈杂。

夏伟琪:你,你们这是闪婚!

周静如:夏董恐怕说错了——他是我的超级粉丝; 我嘛,拍《黑骆驼》我又对陈大探长有了新的认知。并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再说,是他帮我认识了人心险恶危机四伏。我很庆幸,我找到了我的保护神。

陈查礼:晚宴是我们的告别宴会。等我们回到檀香山,定下婚礼日子,再给大家发送请帖。请务必赏光。

〔场上其余众人有的欣慰,有的嫉妒,有的愤懑。

陈查礼:这次回到故土,非常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特别感谢夏董的邀请,还得感谢写匿名信的那个人。在此,我想背诵一首古诗,来表达我的心情同时也总结这一场喜剧:(念)

误到蓬山顶上游,

明珰玉女动星眸。

朱扉半掩深宫月,

应照琼芝雪艳愁。

〔张芝仪邹芳芳带头鼓掌,其余人等响应。

〔周静如陈查礼携手向大家致意。

〔在《黑骆驼》主题歌曲中大幕合拢。

 

〔剧终。

 

 

 

获最佳歌曲奖的影片《黑骆驼》最佳歌曲《黑骆驼》歌词:

 

黑骆驼,黑骆驼,

你别停留我门口。

 

黑骆驼,不肯走,

你真想把我带走?

 

黑骆驼,黑骆驼,

世道险恶怎甘休!

 

黑骆驼,赶快走,

我还眷恋尘世游。

 

黑骆驼,黑骆驼,

好人将我来搭救。

 

黑骆驼,快开溜,

白费心思莫停留!

 

黑骆驼,黑骆驼,

看谁能笑到最后。

 



备注:两相对照——

东方列车谋杀案:人人都有嫌疑,嫌疑人个个都参与了谋杀犯罪;

倩影魅影:人人都有嫌疑,嫌疑人个个都没实施谋杀犯罪。

 

 

 

 

附加说明:

如需要加强真实紧迫的气氛,在揭露私拆匿名信这一桥段,可添加以下细节——

 

陈查礼:让我来说一说你的手法吧——拿信的封口在热蒸汽上薰着,直到封皮开始游离;然后用薄刃小刀极其小心地剔开封皮。

黎遇春:(惊恐)您,您怎么会知道的?!

陈查礼:并且,如果没有偷拆,怎么你会告诉了另外一个人匿名信的内容呢?

黎遇春:(震惊)啊?!这,这您也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