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的那一趟52次列车

       作者 赵燮雨

      由于出身不好,大学毕业发配到班上同学都不愿意去的山西晋中。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坚持每年回上海探亲过年。虽然比不上现在的大量的农民工返乡,可是春运照样拥挤繁忙,何况我必须转车。

      那年选择了小年夜从山西蒲州过黄河到陕西孟塬转自兰州到上海的52次列车。

      兰州是上海当年支内的第一波重点建设大西北的城市,有多少上海支内职工赶着回家过春节。车厢早就挤满,哪容得下孟塬这个小站再上客?

      肩膀上一前一后两个装满红枣核桃的旅行袋是从车窗塞进去的---都是老乡呗。我自己从车门硬挤上去,终于车门关上了火车启动。

      大约花了卅分钟时间从车门口边叫喊“让一让,让一让,我的行李在车厢中间”边置换着移动到了递进行李的地块。两个旅行袋都正好放在地下被旅客当凳子坐---省得站着到上海了。我可没地儿好好站,连放平两只脚掌都困难。

      没法子哦,一机灵发现最近处三人椅的底下有空档就窝下身子钻了进去。好!不管三七二十一,还能平躺下来。实在累,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醒来也不敢动弹,从孟塬到上海廿多小时不吃不喝不拉不撒就这么在大年夜下午到上海。出站搭公交到家,正好赶上年夜饭。

      这么个拥挤,亏得当时年轻抗得住。现在对号入座的火车,恐怕即使春运也不至于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