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千岛湖随想曲》

 

散文    

 

趙燮雨

                一. 纯朴的村姑和病态的小姐
  千岛湖的游艇是那样的陈旧,自然无法与西湖的龙舟相比。但极目四望,那份感受也是全然不同的。
  千岛湖水面十万亩,号称“西子三千个”。远处的群山起先蒙胧得发灰,渐渐地近了近了,却转成了铁灰色,一眨眼又变成了墨绿色,及至到了眼前,终究是满头青翠。湖面是那样的广袤,总觉得怎么样也到不了边。常常是以为前面那座山就是彼岸,谁知一个转弯,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大岛。这座岛与那座岛携手并立,那座岛又与这座岛隔水相望。峰迴路转,扑朔迷离。在水一方的彼岸究竟在何处,相当长的时间里始终是一个困惑不解的谜。我欣赏千岛湖的朴素和清逸,“洗尽铅华,方显出姿质天然;不饰钗环,更显得仪态万千”;我欣赏千岛湖的空旷和幽静,让你仿佛置身于天地之间一个硕大的盆景内,说不清今夕何夕了。
  回头来看西湖。天堂所在,千古传颂。游人纷至沓来,熙熙攘攘。泛舟湖面,举目四望,高楼与青峰争辉。驻足瀛洲,摩肩接踵,几疑是上海豫园九曲桥。西湖水并不清澈见底,能见度只有半米,看上去像是一池混水。点点青山绿水被千千万万红男绿女一瓜分,那情景就象走进南京路静安公园一样,叫人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更可恶可叹的是湖边若隐若现的红砖墙,探头探脑的广告牌,实在是大煞风景。“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只是这位西子已不再是浣纱溪头的村姑,早已变成了大都市里的小姐。西湖是美,但是美得有点病态,似乎是一种过分拥挤过分嘈杂的美。
  一边是人力所为,一边是天公造就。如今人力施为的千岛湖,经过封山育林,自然生态得到恢复。野鸭,白鹤,鹭鸶和鸳鸯成群飞来,珍贵动物角鸡和野鹿放养成功。鸟岛,蛇岛,鹰岛,猴岛,野猪岛,鹭鸶岛,灵猫岛欣欣向荣,面前展现的是回归大自然的演化。这里的天地宜山,宜水,宜禽,宜兽,也就宜人,到处洋溢着宜人的绿。而当年海湾壅塞造成的西子湖,若再不倍加爱护,还其天然之美,一任其畸变下去,充其量只能说是拥有妆扮大都市的一份公园美。而公园美和自然美当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人力巧夺天工,造化又赖人力珍惜,我想这大概也应当是一种互为转化的对立统一。
                二. 绿荫随身畅胸怀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游千岛湖尽兴归来,踏上淳安街头,别有一番景象。我随着拥挤的人流汇入喧闹的海洋,细细一看,竟然发现又是满眼绿色。数服式,有绿T恤,绿背心,绿汗衫,绿长裤,绿西短,绿连衣裙,绿平脚裤,绿海滩裤;评花样,有满地绿,明格绿,暗格绿,横条绿,绿地印花,绿块面迷彩图案;辨色彩,有黄绿,深绿,浅绿,鲜绿,嫩绿,葱绿,果绿,草绿,豆绿,柳绿,墨绿,水绿,蓝绿,绿灰,翡翠,秋香,橄榄绿,苹果绿,松花绿,绿里透青,各种各样的绿......。街上流动着绿色,使人只觉得阵阵绿意扑面而来。
  绿色于九十年代初开始流行,至今盛行不衰。流行色是在一定时间与地区范围内受到消费者广泛喜爱的一组或几组的纺织品色彩。让人惊讶的是从大城市流行到小城镇竟然如此地迅速。按以往商业上的规律,一个新款式,新花样由沿海大城市扩散到中小城市,再到小镇乡村的传播速度至少在三五年以上。在大城市压箱底的货色运到小地方照样畅销。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繁忙的商品交易,迅捷的信息传递使流行色真正地流行起来。沿海与内地的差别在缩小,距离在缩短。这种流行的色彩不是当年那个时代大轰大嗡的结果。铺天盖地的红海洋绿军装现象毕竟已成为历史。流行色作为一门大众所熟悉的美学学科,正在被人们日益深入地加以研究,反映出事物的本来面貌。
  满眼流动着的绿色让你赏心悦目,教人应接不暇。我领略-------这由衷的选择;我赞美------这随身的绿荫。
                三. 夜宿罗桐山庄
  顺新安江而下,来到建德白沙镇。中心区的饭店招待所都已告客满,经人指点才找到近郊的一家客店。店名“罗桐山庄”,口气好大?却一点看不出什么山庄气派。办好手续,让我们住在伸进新安江中的几间客房内。跨过栈桥,才知道不过是在水里打桩建造的一种简陋的铁皮房。进房一看,更吓了一跳。只见两张单人床上都堆着厚厚的棉被,床上没有凉席,房内不见风扇。三夏酷暑,这叫人怎么过?
  带着重重疑团,上街吃了饭,逛了集市。回来洗了澡,才心犹不甘地拉了一张椅子在门前坐下来。暮色苍茫之中,对面的江岸与青山,均无足为奇。称奇的是这半边江是碧水,那半边江却是薄雾。薄雾轻绕,舒卷自如,好象藏民手中一条长长的哈达,又象是舞台上仙女脚下的白云。一只小划子,向上游水库大坝悠悠然地飘去,不一会儿就掩没在云山雾海之中。半边白雾气势蓬勃地向我们卷过来,蚕食着这半边江面。夜色浓重,雾色更浓重。渐渐地白雾沿伸到了我们脚下,丝丝凉意从脚下涌上心来。很快,我们全被浓雾重重包围,阵阵寒气扑面而来。终于,实在抵挡不住,赶快撤退。关上房门,钻进被窝,凉快至极,倒头便睡。夜半冻醒,忙不迭地蒙住头脚再睡。直到“不知东方之既白”,方才大彻大悟这
罗桐山庄的陈设,仿佛做了一夜山人。
  在署热难挨的大气候下,居然有如此奇妙宜人的小环境,既教人不可思议,又令人拍案叫绝。发人深省的是为什么我们不多多创造一些这样的好环境呢?千岛湖水库深层的凉水给我们露了一手,上了一课。
  “人定胜天”,希望人们今后不再一味地去责难什么大气候,而能致力于建设周围的小气候,在炎夏时送上凉风,在严冬时奉献温暖。
                四. 流动的绿色
  千岛湖旅游,自淳安经建德,桐庐,富阳而回杭州。一路游来,处处是绿水青山。绿色覆盖山岭,绿色铺展水面,绿色标志着美丽,代表着愉悦,象征着进取,蕴育着生命。
  兴许是受中华传统食文化的影响,一路酒兴伴随着游兴。沿途品尝了“千岛湖”,“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等各色啤酒。细加比较,似乎顺流而下,酒的品味也略有区别。其中数“千岛湖”啤酒的口味最佳,显得清醇而有回味。按行家之言,酒的档次与水质存在极大的相关性。千岛湖水势滂沱,水质清纯,周围的环境又极少污染。集新安江上游扇形流域奔驰而来的水量,日夜推动着大坝下的水轮,新陈代谢,吐故纳新。故而千岛湖“春来江水绿如蓝”,清澈可爱。
  新安江------富春江------钱塘江一脉水系,一路行来,水质渐差。而原本被白居易苏东坡称颂的西子,其水质极不理想。西湖水透明度年平均值一直在0.5-0.55米左右徘徊,呈现明显的乳绿色。水面上还不时漂浮着旅游者的遗弃物。据报导,西湖底泥中含有有机碳总量为183095吨,氮10493吨,磷731吨,西湖处于富营养化状态。底泥最上层的腐泥层实际上是泥水过渡带,呈半流动状态。一有风吹草动,极易悬浮释放出含氮磷的有机质胶体分子。由此,这些悬浮微粒即成为氮磷循环的载体,促成了一湖“肥”水。而“肥”水自然不清,能见度极差。同时,西湖由海湾壅塞而成,湖水难以泄流交换,也是造成水质变坏的一个原因。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唯有活,才有生命,才有希望。自然如是,社会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