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半敞开的国门》序

                                 文 学 生 命 的 跨 越

   -- 李岘 函 (代序)

                                                                           贾  非

      李岘

 好 。 真心说一句祝贺的话 。

        接你电话的头一天,我已开始关门闭户坐下来重新细读著作《国门》,边读边对误排漏改的个别字、句做了修正。

        此前见稿的 当 天我就 已草读 了几次 ,所谓“草读”、“几次’", 是因外边有几件 事缠着,无法坐下来通读 ,只好按审稿的老习惯 先看首、中、尾 重点章节 ,而后则按人物 线翻 阅,比如读读吴修 的、教授的  、山人的......

        这三 天三 夜细读 (每夜均读 至凌 晨) ,该说是不 忍释卷 。我强制休息才 可 以呼吸 15 分钟上床去静心地睡

        尊著把我带回那个不 远的年代,带 入那 些 时常 忆起的往事 。不分昼夜地听你谈吐 ,在旷宇里与你 对话 。这是 我读 此稿 与 他人迥 异之处 。她强 烈地 吸引着 我

        一般读 者或略为 了解你一些的人,多 半会认为这是一部 “自传 体”  小说 ,带有较鲜明的纪实色 彩 ,但其实并非全然如此。通体 是一部虚实相 生 的纯文学结构 。雪杨 、教授、山人、吴修 、于泉 、 杜 鸥 等等所有的人 物都有自 由平等的个性 ,情节走向自然、生动 、曲折而又不乏巧妙安排 。我认为 这是近年来难 得的 一部 以真实取胜 、以无所谓 的心灵描绘取胜 、以心理走势所 自然形成的微妙情 节 取胜的 “女性文学” 佳品

            我是个从不 吹捧别 人的 人 。你该 是 了 解 的 。本人是 个 文 坛 “刽子手” 出身 ,“枪毙”过  好多 人的作 品 (当 然 ,积德的时候也 不 少) ,这一 点你更是知道的 。我所以逃离 文坛八年 ,遁入学府(虽 然又不得已 坐上 总编辑宝座 多年,但毕竟 不再去 “抓” 作 品) , 就是觉 得当 代中国缺少真正意义上的文学 。

          《国门 通篇 思绪纵横 ,文慧妙发 ,有 气势磅礴处 ,亦有情怀微冥处 ,或哲理 、或 思辩 、或 幽 默 ,尽得展露,表现出灵气、才 气不凡 。真的很出 乎我的意料之外 。原本担心着你长期拘固于戏 剧和影视天地 ,驾驭一部长篇会否得心应手?你的作品驱散 了我 的顾虑, 令我大为 惊喜 。《国门》 也表明 ,你 与 当年 “出国热” 中去国远行的许多文化界朋 友不同,你未因维系生存打工而舍弃文追求,反倒悉心运笔 ,在洋世界里咀嚼自己的文化积淀,酿出 喜人成果 。

        当 然 ,对《国门 》 也还可以提出一堆  “问题” 和不足......托 尔斯 泰 、马 克·吐 温不也是在重版时不断地修补自已的作 品吗?

        上 述我是细读 后的总体印 象,因为电话中你露出又急于返美 ,且未必能路过广 州,恐没有面 谈机会,故应急写此,作我读过大作的一点反应 。

        异国之气候 、水土皆异,适应过程 多半是人体焕发潜能的过程 。但愿文学气候和水土的变异 ,也能更多激发你文学灵慧的升 华 。

盼望早 些读 到 《国门 》 的妹姊篇 。

胜意 。

(等待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