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jpg

2019年7月每月集锦 

赵燕冬:新诗《雨》

樊瑛:现代诗歌《走遍茫茫的天涯路》

樊瑛:随笔《昨夜星辰》

絮语:今夜星辰没有昨夜美。昨夜星辰已不闪跃!

樊瑛:古诗词《莺啼序 忆旧友》

絮语:人间犹有怀旧忆。望青山,断肠花知细,乱红飘尽残地。怨曲幽幽,暮潮更低。

樊瑛:现代诗歌《风入梦》

絮语:正当两情缱绻时,纵是漫天风雨也动人

樊瑛:散文《梦醒风起时》

絮语:在这梦醒风起的年纪,再次随风飘荡一次。如同蒲公英的选择,也是我们的一个梦想。 

刘秀平:小说《广场舞与Baseball棒球》

絮语:我来告诉你,美国中老年棒球队里的秘密

周愚:随笔《访故居——鲁迅的和我自己的》

郑茹菁:《圣马刁小镇的渔夫悲歌》

萧鹏飞:随笔《我在法拉盛落入了警察的罚款陷阱》

絮言:哲人说:要像防备盗贼一样防备政府,我信服。

李丹:小说《女学生》

胡沅:童话《蝴蝶效应》

葛杭松:《我们的青春横跨中美》第一章

强颂锦:游记《拜访白雪公主的故乡——圆了童年梦》

强颂锦:游记《我在西班牙看斗牛之二》

絮语:意想不到,聪明的导游竟会用一个斗牛的option,成全了作者。

强颂锦:游记《她被调戏,谁该为此道歉——西班牙见闻》

絮语:漂亮的玛丽娅不小心被司机抓了一把,全因她不了解西班牙的扇子。

姚守懿:随笔《难忘的台湾之行》

姚守懿:随笔《跑马拉松,谈人生事》

郝晋:散文《鸡的故事》

郝晋:随笔《历史与文学断想》

郝晋:寓言《鹰与鸡》

苏飒:诗歌《标记》

 

欢迎送稿。送稿地址:editor@chinesewritersusa.org

000.jpg

2019年6月每月集锦

 赵燕冬:词《菩萨蛮阴云雾野南城路》

强颂锦:游记《西班牙乳猪,味美》

絮语: 天下男人最难控制的欲望便是肉欲,作者品尝着西班牙乳猪作如是想。

强颂锦:游记《西班牙渡槽-古罗马的奇迹》

樊瑛:报告文学《走上做生意的道路》(二)

絮语:第二个画店就这样开张了。从零开始,薄利多销是我们经营原则。

樊瑛:报告文学《走上做生意的道路》(三)

周愚:随笔《杏子 松鼠 鸟 》

欢迎送稿。送稿地址:editor@chinesewritersusa.org

000.jpg

2019年5月每月集锦

李岘:微小说《红包》

李凡予:微小说《美好的一天》

赵燕冬:微小说《悟》

胡沅:微小说《既没撒谎又保守了秘密》

李丹:微小说《瑞叔》

郑茹菁:微小说《你是否还记得》

陆青:微小说《独领风骚》

强颂锦:微小说《记住吧,他们的名字》

曾晓文:长篇小说《梦断德克萨斯》1-25

强颂锦:游记《啊!佛朗明哥舞,我被你燃烧》

絮语:佛朗明哥舞是西班牙的国粹,它上得了厅堂,也下得了一般土剧场。就是在这样的土剧场里,作者被燃烧了二小时。

强颂锦:游记《走进西班牙的“故宫”》

絮语:作者心里揣着故宫,眼里看着西班牙阿宫,眼开眼闭,眨进的全是“不同”。

刘秀平:微小说《老人,国旗,男孩子》

絮语:大雨中上演的一幕温馨哑剧

刘秀平:微小说《不死也罢》

絮语:任你肝火万丈,我以温柔作雨

萧鹏飞:微小说《车祸》

萧鹏飞:诗歌《等待》

萧鹏飞:随笔 《穆风的故事》

絮语:赌的是钱财,耗的是生命;

萧鹏飞:散文《申教授的“恋情”》

絮语: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萧鹏飞:散文 《一个傻女子在美国的故事》

絮语:活着好像就是为了磨难。 

樊瑛:微小说《花事了》

樊瑛:短篇小说《飞花》(一)

絮语:其实你是风,是飞花,随时会飞,谁也抓不住

樊瑛:短篇小说《飞花》(二)

絮语:生命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和别离,是一次又一次的遗忘和开始

樊瑛:报告文学《走上做生意的道路》(上)

絮语:我喜欢自由,自己当自己的老板那有多酷。

蒋见元:随笔《中国佬在美国的一天生活》《古人的情爱尤为浪漫》《梅花三弄》《乐在加州作野樵》;游记《雄壮而秀丽的伊瓜苏大瀑布》

周愚:游记《冬游莱茵河》

周愚:随笔《鸡尾酒恋情》

苏飒:诗歌《陌路》

絮语:  闲上眼晴,我是陌生人

苏飒:诗歌《看云》

絮语:  看天, 看云

郝晋:原创短篇小说《绝啸》

郝晋: 微小说《盗贼很生气》


欢迎送稿。送稿地址:editor@chinesewritersusa.org

 

000.jpg

2019年4月每月集锦

李岘:散文《沉香万里》

絮语:倾“半生缘”解读自己心中的“书香”。

李岘:随笔《大爱无疆》

絮语:家国情怀之外,还有一种人类的崇高境界,那就是雨果笔下的人道主义精神!

李岘:诗歌《与我,你是一首美丽的童谣》

絮语:猪年忆往

许晓妮:随笔 《我们一起去快乐》

絮语: 当我们一起去寻找快乐时,健康的体魄、精神的丰盈都会离我们越来越近。 

郑茹菁:随笔《初心不改 谭瑞钦狱中传法逾半生》

絮语:最擁擠卻又最寂寞的地方莫過於監獄,唯有慈悲,才能趕走陰霾

樊瑛:随笔《杏花吹满头》

絮语:纽西兰我第二个故乡。承载了多少青春的闪光,和失去父母的悲凉。

樊瑛:小说《月下箫声》

絮语: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樊瑛:诗歌《既已相逢 为何又匆匆》

絮语:短暂的情只留下永恒的怀念。即已相逢,为何又匆匆?

樊瑛:诗歌《人生何处不相逢》

絮语: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又如在梦中

樊瑛:短篇小说《繁华尽处 荒凉无尽》

絮语:不是每场恋情都有甜蜜的结果——等意识到了,只剩下了心中一片荒凉。

李丹:随笔《大蜜蜜》

絮语:嬉笑是情,怒骂是爱,三十年友谊不改!

郝晋:报告文学《1949,望长安》

絮语:1949年,兵荒马乱、厮杀震天。西望长安,晋商家族榆次郝氏一支辗转中国南北历险纪。

欢迎送稿。送稿地址:editor@chinesewritersusa.org

 

000.jpg

2019年3月每月集锦

李岘:随笔《凡人小事》

絮语:我们虽然普通,但是我们可以高尚。

李岘:随笔《心手相连于万水千山》

絮语:一个理想需要万众一心的承上启下,才能梦想成真。

苏飒:诗歌 《雨季》

絮语: 你尝出了什么,就是什么味道,在多雨的三月

苏飒:诗歌《影子》

絮语: 我们都带着我们的过去一起前行

苏飒:诗歌《如果 时光》《磁器口》《殊途》等五篇

刘秀平:微小说《拉出来遛遛》

絮语:遛狗也诗意,幽默又风趣

刘秀平:《等!》《走出围城》《告诉签证官,我有暴脾气!》等六篇

强颂锦:游记《我在西班牙看斗牛》(1)

絮语:斗牛竞技是一种见血的艺术,一种野性的华美,一种无畏的崇高 

强颂锦:游记《走进大画家—毕加索的童年》

絮语:作者悄悄溜进毕加索童年博物馆,与大画家一起享受金色的童年。

欢迎送稿。送稿地址:editor@chinesewritersusa.org

 

000.jpg

2019年2月每月集锦

李岘:随笔《快意人生汇长流》

作者絮语:快意人生书尽我,苍波日夜汇长流。

李岘:散文《佛光山上的感动》

作者絮语: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

张雅文:随笔《念友人——怀念廖中强先生》

何绍义:诗歌《古风——痛悼仁兄廖中强》

絮语:作者絮语:流年时光易逝,音容笑貌永存!中强兄安息。

周愚:随笔《一生的灾难》

絮语:天灾难除,人祸可免——愿世间众生多享平安!

许晓妮:随笔《当下》

絮语:猪年,怎么过,才会“猪(诸)”事顺达?

许晓妮:随笔《风啊,水啊,一顶桥》

絮语:乌镇的与众不同,到底在哪里?

赵燕冬:散文《追缅廖中强先生》

 作者絮语:怀思赏遗作,诗意鉴人心。

谭瑞钦:随笔《悼廖中强兄》

作者絮语:空山憶故人,琴韻遞心声。

叶显林:随笔《守候邮箱——为了一次灵魂的沟通》

作者絮语:来日方长,却不见了“来日”。

李丹:随笔《怀念廖中强老师》

作者絮语:花开一季星永熠!缅怀廖老师。

强颂锦:随笔《怀念廖大哥》

作者絮语:廖大哥仙逝,廖大哥遗愿永在生者心中。

强颂锦:短篇小说《我的妹夫叫活宝》

絮语: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家庭真需要这样活着的宝。

强颂锦:散文《我心中永不凋谢的白兰花》

絮语:白兰寄深情,但愿作者能找到他人生的第一个贵人。

欢迎作协成员积极送稿。送稿地址:editor@chinesewritersusa.org

 

000.jpg

2019年1月每月集锦

李岘:散文《任神思独往》

絮语:面对大海,为何再也喊不出“大海啊,我的母亲!”?

李宜璇:新诗《一个人的时候》

絮语:如何独处,见一个人的品味,显一个人的境界。

李宜璇:新诗《今日是清明》

絮语:清明,雨落花飞的日子,缅怀故旧的时光。

 李宜璇:散文《梦中的贾鲁河》

絮语:故乡的河,一河绿水一腔情思。

郭熙:论文《70年来的中国语言生活》

絮语:不聋不哑都会说话,但中国语言在郭熙教授的眼里会是怎样一部经?

 郭俊丽:《记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刘丽容教授》

絮语:刘丽荣——守护“星星”的天使,文化交流的使者。

胡沅:童话《日食》

絮语:她遮住了太阳,是因为他的存在。

胡沅:童话《馨香之气》

絮语:真正的拥有,就是努力做好自己。

强颂锦:纪实散文《我家的年夜饭》

絮语:年夜饭因为母亲而香而甜而醇,永远如此,作者家今年虽有感人插曲,但也不例外。(作者)

陆青:专著《爱是恒久忍耐》第十章

絮语:父子生隙,兄弟仇雠,穷途未必陌路,乐极则易生悲

叶显林作絮语。欢迎送稿。送稿地址:editor@chinesewritersus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