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悼》

 作者:李岘

       小顾,是我叫了三十多年的名字,直到他去世的那年,快过60岁的生日时,我仍然叫他“小顾”。几年都不打一个电话,但是只要我吐出这两个字,他马上就知道我是谁。青春的记忆总是美好的, 所以十几年见一次面也会真挚如初。那时,我们都不过二十多岁,我做文学编辑,他做美术编辑,共事了十一年,先后又都远走他乡。然而,再度相聚时,仅仅几个小时的匆匆过客,竟使他写出了我与文学的“半生缘”。他告诉我去他的博客读这篇文章,我却一次又一次地忽略了他的网址。

      有一天,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了这篇文章,我才知道有一位老朋友一直在关注着我,至今记得我们青春年少时的点点滴滴。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关注他的博客,才发现他也如我,历尽世事沧桑,却仍初衷不改——为人处世坚守着“真挚、真诚、真性情”。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最后一次的越洋电话竟成永别。仅仅一秒钟,他起身倒地就离开了……

       怎么可能!那就是一个普通的早晨,他原本应该去电视台工作,只是早晨起床想喝一杯水,水杯落地,他怎么就从此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在第一时间接到电话,震惊、心悸、痛哭、恼怒,无法宣泄,滞留于心三年。这三年,每年的忌日都会提醒我该为好友写点什么,但是想到心痛的感觉就再次躲开。三年了,只要我打开电脑,网站上就会自动显现出他的博客网址。无数次碰触到那个链接,又无数次收回指尖。不忍,不忍,不忍啊。那里有一颗高洁的心,而我却没有在他生前敬仰。又到了小顾的忌日,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再度打开了那个“浪迹了无痕”的博客。此时,无法掩埋于心的文字,终于倾泻出淤积于心的悼念。

《悼》

 

目光总是与你的名字擦肩而过

尽管你说

浪迹了无痕

那不是你的错

 

指尖总是期待着触摸

尽管银河系的传说

丈量了阴阳两界的

阴差阳错

 

心跳总是牵出一缕酸楚

尽管时光仍在无望地穿梭

荒芜了生者的恋歌

拉长了每一个日出日落

 

前生笑谈过你我

才有了今生的相濡以沫

没有了生的距离

心距才依然故我

 

今生无望於地老天荒

才成全了尘埃之上的圣果

没有了死的笼罩

心跳才能上下求索

 

来生在宇宙间相遇

笑谈今生的卿卿我我

无需再度寻找

你我的星座

 

李岘写於2016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