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一口痰》

作者:李岘

       “啪”,一口痰吐在了手心里,抹在了两层楼高的“港股大厦”的玻璃门上。

       “啪”,一只黝黑的手抓住了吐痰人白净的手,五个手指印已印在了晶莹剔透的玻璃门上。

       “一定是大陆来的,随地吐痰!”

       “后生仔,好靓啊。点解……”(小伙子很帅嘛,怎么……)

       “He must lost a lot of money in stocks.”(他一定是输了很多股票。)

       香港的街道上,任何事都能引起路人的关注。

       吐痰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着亚洲人的面孔、欧洲人的体魄——他明明做了坏事,却一脸无辜。

       抓住吐痰人的保安,也有二十来岁,一身笔挺的制服、一副严肃的面孔——他把吐痰人带到了“港股大厦”的大堂经理面前。

       “I am sorry.  Please give me a chance to explain the reason that I have done this.”吐痰人用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对大堂经理说道。

       大堂经理在吐痰人的讲述中,初始皱眉,继而点头,再往后已是热泪盈眶。

       仅仅几分钟,吐痰的行径已经追溯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末。    

       那时吐痰人的爸爸还没出生,他爷爷也才十岁。当时爷爷的爸爸在美国旧金山开洗衣馆,爷爷的母亲奉丈夫之命,从台山将儿子送到香港码头。上船时,爷爷的母亲把英文说明的纸片挂到他的脖子上,然后朝手掌心吐了一口唾沫,睁着哭红的眼睛,将口水抹到他的前额。爷爷知道这是家乡的习俗,是“祝福”的意思,意在“一路平安” 。

       十岁的爷爷坐的是三等舱,上下铺,几十个男人挤在一起。夜里,此起彼伏的鼾声、梦呓声和咬牙声,让第一次离家的他放声大哭。他的上铺是一个香港人,黑瘦却很和蔼。哭声吵醒了“香港人”,他起身看了一下男孩儿胸前的纸牌儿,掏出一只棒棒糖递了过去——哭声终于止住。

       从香港离岸的船要两个月才到旧金山,舱里吵架动武的事情时有发生。在漫长的旅途中,唯有“香港人”讲故事的时候才能换来舱里的片刻宁静。劫富济贫的女侠、倾国倾城的杨贵妃、上海码头上的交际花……十岁的爷爷把“香港人”当成了英雄。   

      一天夜里,他在睡梦中感到一只大手伸进他的毯子……他惊叫了起来。他想起床垫下有母亲给他的两张美元!

      叫声惊醒了上铺的“香港人”。“香港人”没看清在黑暗中溜走的人是谁,但是与他调换了床铺,并向众人声言他是男孩儿的保护人!“咸猪手”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

       那时进入美国不需要签证,但是入关时需要“口供纸”,没有通过审问的人即使到达了美国也不能入境。下船时,“香港人”也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抹到了男孩儿的前额。男孩儿没有躲闪,内心犹豫着要不要也吐口唾沫抹到“香港人”的脸上……他没做,他以为这只是年纪大的人才能做的事情。

       直到今天,他都怪罪自己当年没把口水抹到“香港人”的脸上,使恩人没能“过关”,漂洋过海地又回到了香港!

       两个星期前,如今已是八十岁的爷爷,在香港报纸美洲版上看到了一条香港股票大亨逝世的消息。爷爷从大亨的生平故事和照片中,认出了这位鼎鼎有名的“香港人”,就是在船上保护他的大恩人——恩人因祸得福,在香港回归中国后,带着儿孙把股市做得风生水起!

       如今瘫痪在床的爷爷把孙子叫到床前,向他讲述了“一口痰”的来历, 并让孙子一定要代他到香港按照家乡的规矩,吐一口痰抹到“港股大厦”的大门上,以示“还愿”。

      此刻,大堂经理用手机为吐痰人和玻璃门上的手印合拍了一张照片:

      “A souvenir for your grandfather.”(带给爷爷做个纪念吧!)

      保安黝黑的手再度与那只洁白的手握到了一起。

 (注:2017年荣获“紫荆花开”世界华文微小说征文大奖赛二等奖。中国《小说选刊》2017年10月刊登。)

美国教授专家网报道:HTTP://SCHOLARSUPDATE.HI2NET.COM/NEWS.ASP?NEWSID=23086

 

美国《华人周末》报道:

李岘主席微小说获二等奖.jpg

《华人》月刊杂志2017年十月刊报道:

IMG_1043.PNG

美国《新报》报道:

IMG_10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