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美国》(下篇:圆梦)魂牵梦绕,天涯路,友情筑通途

              魂牵梦绕,天涯路,友情筑通途

     2004—2005

       原以为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来完成一部十二集的电视片,已经是创下了电视周期之长的纪录。谁知,一晃又是两年,居然年年都有一些大事小情把我与这部片子拴在一起。朋友笑言说:这部片子会跟随你一辈子!

       现在我明白了,那个跟随我一辈子的重担不是片子本身,而是要为这部电视片量身订做的商业市场。

       如何开发市场,就象是点中了我的“命门”一样,让我想一想都会紧张。

       尽管自己试图在多年前“弃笔投商”,也货真价实地回到中国开办过公司,但是,总裁与董事长都做过之后,方知高帽好戴,钱难赚。最悲哀地是我因此认识到,我宁愿为艺术鞠躬尽瘁,也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

      再度“弃商投文”,不论是我的能力与心情,都会或多或少地阻碍着我对拓展节目市场的热情。

      《飘在美国》推出后,其社会效应有了,名声也有了,但是投放的资金却似乎被“社会意义”抵消了。尽管我也明白进一步推动片子的发行工作,重点在市场开发,但是市场有市场的机制,它也象商品一样需要先行投资。这笔钱是我没有想过的。

      节目已经推向市场两年,原本就抱着支持我去实现一个梦想的合作伙伴们,自然觉得梦已成真的结局就是“见好就收”。

       同伴们的虚怀若谷虽然令我感动,但是我仍然心有不甘:至少我要让更多的人看到这部片子。

       发下了誓言,才知道拓展市场是多么地不易:当初制作节目,只想到要真实地再现生活,所以节目中的人与环境,自然就交叉着使用中英文两种语言。节目推出后,才发现不论是中国观众,还是美国观众,都必须要看一部分的字幕。最棘手的是,原以为这部片子没有国界,仅中国上百家电视台购买播出,就可以收回成本。结果身临其境才知道,电视台播出的节目都是要有广电部门的批号。也就是说,民办影视公司制作的节目,一定要向主管部门先报选题。选题通过后,有了批号,才开始投放资金制作节目。象我们这样地地道道的外国公司,显然连申请批号的资格都没有。何况还是先斩后奏?

       没有批号,地方电视台不敢播出;补办批号,即使我们愿意拱手相让一些利益,请国内的影视公司出面申请,对方都会因为纪录片在中国不赚钱、发行赚来的钱还不足以买批号而踯躅不前。

      大张旗鼓地在中国推动《飘在美国》,自然已经是“先天不足”;托人疏通电视台播出节目,似乎也要劳命伤财。

      好在“东方不亮,西方亮”,首映式之后,一位叫王伟的先生主动提出在他的网站上推动《飘》的DVD的发行工作。王伟的“中华古籍”网站与美国大学图书馆联网,消息发出后,很快就接到了许多大学图书馆的订单。王伟告诉我,随着亚洲经济的崛起和美国亚裔人口的增加,美国大学掀起了一股研究亚洲文化的热潮。《飘》的出现,自然就为美国学术界作为研究华人移民文化的最好的资料。这是因为,《飘》既不是中国官方电视台到美国走马观花制作出来的节目,也不是西方人用理性和冷漠去观察华人生活的作品,它是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十几年的美籍华人的生活体验。全片不带任何商业广告成分,客观地记录了几家普通华人的普通生活,这对美国社会了解少数族裔的社会形态与心态,提供了真实的依据。

      这可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王伟告诉我,如果我能将DVD加上英文字幕,将会有更多的图书馆购买。

       我何尝没有想过。只是将一部六个小时的节目全部加上英文字母,从翻译到制作,又将是一笔很大的资金投入。

       也许真的就是“天无绝人之路”。首映式之后,我与本市擅长主持大型晚会的蒋楠女士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蒋楠不仅与我是老乡,她还在我曾经工作过的电视台主持过节目。共同的爱好与理想使我们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她知道了我想将《飘在美国》加上英文字幕,但是苦于经费不足;我也知道了她不仅口才好,而且是北大外语系的高材生,到了美国又获得了传播学硕士,还差一点就在加拿大拿到了博士学位。相互欣赏,好友自报奋勇地要义务为我的片子做英文翻译。于是,在缩小了开支的情况下,英文字幕的DVD於2004年问世。

      有了英文版的节目,增加了我进一步向美国主流社会推动《飘在美国》的信心与热情。就在此时,另一“贵人”及时出现,他叫刘连祥。我和他早就认识,只是双方的了解仅限于姓名与职务。尽管我早就知道他是一家网络公司的总裁,但是在此之前,怎么也没把他的专业与自己的节目结合到一起。所以,当他对我的网络功能加以指教的时候,我还真是有点儿口服心不服—觉得他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改造网站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许是我的不谦虚刺激了这位网络专家,他竟亲手为我们公司的网站改头换面。最让我感动的是,为了配合我们参加三月份的“全美亚裔文化研讨年会”,他竟放置了自己正在开发的“制造商集团网”的工作,全力以赴地帮助我们将www.nlfp.com网站完成。这使我们在美国推动节目的形式更加多样化了。全球各地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订购节目。

      柳暗花明又一村。现在,许多大学图书馆同时收藏中英文两个版本的《飘在美国》;有些大学请我为师生作专题讲座;公共电视台也在教育频道播出英文版。

      在友情的支持下,《飘在美国》的发行市场在美国臻于成熟。尽管这个市场没有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经济效益,但是它的社会效益却与朋友的无私奉献相互吻合。我知道,这种吻合不是一种巧合,而是相同理想的人相互欣赏的结果。 

  

       后记:整理完《圆梦》这一部分文字,我对自己出版这部书的意义迟疑了一下。如果说最初想把这段经历展现给公众的愿望是想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美国及生活在这里的华人,那么,《圆梦》这部分内容是否会使人觉得在自我表现呢?我犹豫着是否要删除这部分的“成就感”;但是,细想一下,我没有权利这样做,因为今天的成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努力的结果,它是许多新朋老友用“友情、爱情、真情和理解、理想”凝聚在一起的作品。我要如实地记录,不仅用我的文字,还要用我的心。我要让依然漂泊的我知道根在何处。

 

 NLFP团队

NLFP团队

   
  
 96 
 800x600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JA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世界日报》报道

《世界日报》报道

 《壹周报》报道

《壹周报》报道

 《壹周报》报道

《壹周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