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挽歌-唱给我的北京

                                                                    王玮

我回到久违的城市,

寻找五十年前的记忆。

那时我们贫穷如洗,

生活却充满春意。

 

碧空万里,

河清见底。

窗外鸽哨由远而近,

远处风筝飘进云里。

 

我们野孩子一样

赤足奔跑。

用石子瓶盖烟盒糖纸

创造独一无二的快乐天地。

 

还有初恋的心跳,

笨拙的表白。

投进邮筒的情书,

和漫长的等待。

 

那时我们不在意

小河和天空的颜色。

就像从来不关心

空气和太阳的存在。

还有花,树,草,

蜻蜓,蝴蝶,小鸟。

它们在那里,天经地义。

与这个城市,浑然一体。

 

五十年前的笑容,

阳光般灿烂。

五十年前的眼泪,

小溪般自然。

 

今天,我落入一个

灰色的陌生世界。

它突如其来,

铺天盖地。

 

是记忆蒙了尘土,

还是眼睛变成虚幻?

 

树长灰色的枝,

吐灰色的芽。

河流灰色的水,

涌灰色的浪花。

 

楼群拔地而起,

争夺土地和天空。

它们用彩色的灯,

遮掩狰狞的面孔。

 

烟囱冒刺鼻的烟,

像大地的哮喘。

太阳躲在高楼后面,

发出黯淡的光线。

 

月亮似乎脱离了地球,

终年羞于露面。

星星更加渺茫,

与这个城市无缘。

 

人们在灰色中匆匆行走,

目光充满霾一样的倦意。

汽车在白天亮着大灯,

照不透重重漂浮的颗粒。

 

母亲的乳汁,不再洁白。

婴儿的泪珠,含着尘埃。

孩子的眼里有老人的沧桑,

少男少女在屏幕后谈情说爱。

 

我的城市,

曾是我朝思暮想的情人。

她从不浓妆艳抹,

春天一样美丽真纯。

 

如今我找不到她的踪影,

她消失于浓浓的迷雾。

我自己也在雾中走失,

寻不到回家的路。

 

我回到我的北京,

带着记忆里的绿色。

我告别我的北京,

唱一首忧伤的挽歌。

 

2015.12.1 圣地亚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