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初吻》3

作者:胡亚楠

洛杉矶时间:2009年9月5日                                      倒计时:3462天

 

      早上四点半起床,洗澡,健身,收拾东西,一切完毕在五点四十五分。

      家里人陆陆续续起床,在一个清蒙凉月的早晨为我送行。FLS的司机在六点十七分来到家门口。拥抱与祝福,平静与快乐,我相信我还会回来的。

      我们去Ted家接上了Ted,随后就狂奔到了机场。十一点半的飞机,我们八点多就到了!

      我们是纸质机票,六个换票口只有两个工作人员,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在显示屏上手动操作。这下可麻烦了!护照扫描就找了半天,当我不止一次把护照上的头像部位按向插信用卡的位置时,不知后排的人会怎么笑我!之后的问题是当全选之后,电脑提示插入信用卡交五十美元的托运费。我和Ted都蒙了!托运费?我俩虽然都不是第一次乘美国国内航班,但当时都是组团行动的,从没听说过还有这笔费用。再者说,这半年在国内竟坐飞机了,长春到武汉,武汉到长春,长春到北京……哪次也没听说要交托运费啊!最后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取出了飞机票。

      托运一个箱子二十美元,两个箱子五十美元。这就是美国,机票只是买了人坐的地儿,放箱子的地儿单买!

      过安检又是一个难茬儿,手机、手表、挂饰、裤腰带、鞋、电脑……通通放到小筐子里通过扫描。每个男士几乎都是一只手抓着机票和护照,另一只手提着裤子往里走。过了安检,第一件事都是穿好裤腰带。这就是美国,谁也没有办法。

      这么一折腾,身上的汗就下来了。好在机票在手,剩下需要做的事儿就是等。

      我和Ted的飞机几乎是同一时间起飞,他的时间是十一点三十二分,我的时间是十一点三十四分。他的航班号是814,我的航班号是840,而这在英语中这两个号码的数字发音极为相似(eight fourteen,eight forty)。虽然我们的目的地都是大急流城,但他要先到掘金的主场——丹佛,而我则要到公牛的主场——芝加哥。更有意思的是,机票上显示我们到达大急流城的时间基本是相同时刻。

纽约时间:2009年9月6日                                        倒计时:3461天

 

      刚刚踢完足球回来,现在是纽约时间的晚上七点,是北京时间的早上七点。

      如果从上一篇的结尾讲起,这可就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了,仿佛换了一个世界。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还是接着昨天说起吧。

      我和Ted找到了各自的登机口。Ted早上没吃饭,去麦当劳买了一份早餐。吃完之后我们就开始逛候机厅内的商店,除了一个卖化妆品的店没进去之外,剩下的两个超市、一个书店、一个玩具店,还包括两个自选机,我们都整整逛了三遍。其中第二遍是因为我们给一对带着两个小孩的亚洲夫妇让座,之后没有地方坐了,被迫另寻它处。我们在周围又转了一圈才找到了一处没有飞机停候的候机口。

      美国机场真的很让人憋闷——无线网络有,但必须购买指定产品或是支付一定的费用才可登录!Ted在旁边侃,我则无聊的看着托福词汇。结果倒好,我睡着了,他自个儿一个人还在那儿侃呢!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从早上到现在水米未进,肚子的哼鸣这时已经成了一剂驱困的良药。为了买吃的,我们又逛了第三遍。我买了一筒薯片和一包蓝莓味软糖,然后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刚才同亚洲夫妇一波儿的人,现在早已经坐飞机走了。

      我坐下开始吃薯片,Ted则用电脑看他的《海贼王》。我此时也无心背单词,便凑了过去。

      十一点十分,我们各自的航班开始登机,同时这也意味着现在我俩要暂时分开。其实不管怎么样,在陌生的地方,两个人在一起是一种依靠,起码语言上的流畅能增加彼此的勇气。而分开之后就要完全靠自己了!我总认为人是迫不得已去做一件新事物的时候,他的心灵和思维才得到了成长和提升。

      飞机上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到芝加哥的时间是洛杉矶时间下午三点多。

      芝加哥机场真的好大,在美国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机场吧。按理来说它庞大的规模我并不应该知道,因为是转机。但幸运的是我走错了通道,还走错了两回!因为刚下飞机时显示屏上没有我这趟航班的信息,我只好找到机场服务人员询问。不幸的是问也没问出结果,最后还是自己看大屏幕信息找到的。

      机票上打印的飞机起飞时间是七点半,一看表才五点,等吧。结果十几分钟后竟然登机了!显示屏上显示芝加哥的时间是七点十九分,弄了半天,我直接越过了两个小时!

        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又给好朋友发了短信,之后便关了机。

       上了飞机之后看到一位女士坐到了我的座位上,她一看我是坐这个座位的,便赶忙吃力地挪动到了中间的位子上。但我坐下之后发现,我俩中间的扶手根本放不下来,因为她的一部分身体已经坐到了我的座位上。就算这样,我还看出她是紧收着自己的腹部和臀部。

      飞机没有满员,空出了一排座位。空姐问有没有乘客想去那里坐,问了好几遍都没有人答言。我当时就想过去,但可能这样做有些不礼貌吧,能不能让人误会呢?正当我犹豫的时候,那位女士问我可不可以给她一点点空间,我欣然同意。

      夜晚的芝加哥就如同一张黄色的灯网,小小的机窗被这灯网塞得满满的,视线也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真的好壮观!

      大约飞了四十五分钟,表上显示八点零五分,飞机便降落了。不对呀!机票上明明印着九点半到目的地,怎么提前近一个小时呢?!不过看地图上,芝加哥和大急流城也只有一湖之隔,怎么也不能飞两个小时!难道……又是时差?隔一个湖还有时差!没错,机长说现在是当地时间九点零五分。无语……美国人为了不被时间追赶,所以赶时间玩。现在与中国在时间上是名副其实的两个世界——白天和黑夜。

      大急流城的机场很小,和长春的差不多。这个时段也就一两个航班起落。

      我的飞机并没有在“已到航班”的列表上,但我已经取完了行李。周围好多接站的,可偏偏没有人注视我。我又走到显示屏下,丹佛的飞机……应该进港了,怎么还没有人呢?

      突然眼前闪出了一个大牌子,上面用汉语拼音写着我的名字——OK,安全接头!

      第一眼感觉“妈妈”(后文出现的密歇根寄宿家庭成员皆用引号标注)有些胖,但戴着眼镜长得很慈祥。“爸爸”比我高一些,嘴和下巴上有一圈胡子,戴眼镜,看上去也很面善。小儿子蓝蓝的眼睛清澄的像潭水,只不过看上去更像是俄罗斯人。介绍中,我了解到他们的大儿子go camping去了,今天没有过来。

      我请求他们在这儿陪我等会儿我的朋友,正好大家初次见面一起聊一聊。“妈妈”问我喜不喜欢狗,我说我有两只宠物狗,其中一只是贵妇犬poodle(另一只忘了英文名怎么说)。“妈妈”听完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他们家也有一只poodle,还说只要我喜欢狗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虽然听着有点糊涂,但得知他们家也有同样品种的狗,这让我很兴奋。

      人群中闪现了Ted的小脑袋,我迎了过去,看见他和他的host parents已经在一起了。我的寄宿家庭也上前和他们打了招呼,之后便是美国人式的幽默。Ted的寄宿家庭的爸爸看着我们冲着Ted说,他们家里有Internet、有video games、有TV……Ted想做什么都可以。事后才知道,他们居住的那个城镇没有我们居住的Allegan大,所以才说了这么一番玩笑话。不过这一番话多少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路上,窗外的一切都是那么黑暗,树和灌木在黑暗中无限延伸,像是一个个长了爪子的怪物。离家越近树木越密、黑暗越浓。

       车在一处小的土路口拐了进去,“妈妈”说我们到了,还说狗狗看到我一定会很喜欢!

       黑夜中房子的轮廓显得有些虚幻,满眼的漆色也让我对周围的环境失去了判断能力。

      “妈妈”说她去牵狗,让它们来认识一下我。我正和“爸爸”搬我的行李,突然听到身后两声闷吼,转头一看——一个白花花的,一个黑压压的,两个野兽般的东西牵着“妈妈”向我迅速推了过来。到了近前我才看清是他们家的那两只狗!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当时“妈妈”笑眯眯地问我是不是喜欢狗呢!这两个家伙看到我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充满敌意,直往我身上扑。怎么着咱们来美国之前也学过一招半式——左躲右闪,拧动咱的小蛮腰躲过了第一波“攻击”。谁知道这畜生脑袋里面想的是什么,背不住以为是主人买来的活食物呢!好在“爸爸妈妈”立即把它们呵斥住了。

      这时我才仔细瞧了瞧它们——伴着月光,那只白色的poodle体型能是我家那个poodle的十倍。那只黑色的狗更大,比poodle还大出两号。不要说站起来,光是四脚着地往那儿一立就差不多齐腰高……太恐怖了!这几分钟内,“爸爸妈妈”说的什么我一句没听!

      房子是相当的大,但家里相当凌乱。听他们说这个房子是老房子,现在正在装修。房子一共两层,我住在二楼。“爸爸”帮我把行李安置完毕就开始领我讲解参观他们家,东转西转,只看到了乱得不成样子的卧室和成堆成堆的衣服。相比来说,我这个房间还是要好得多得多的!起码很整齐。

      “妈妈”说要去看一看马,问我去不去。这种事情我当然要去了!下了楼,发现那两只被宠称poppet的家伙正盯着我!明亮的灯光下,我才看清楚在外面看到的那只黑色的狗其实并不是黑色的,身上一道道棕色和黑色的条纹,从头到尾;两只眼睛呈红色;头顶发尖,两只耳朵软软的耷拉朝下,随着身体的移动抖动着;嘴唇两边的肉也向下坠着,有点像沙皮;嘴角的末端时常能看到獠牙和起泡发粘的口水;大爪子和我掌心一边大;尾巴像条钢鞭,抽到家具上,木头都发出欲裂的脆响。据我个人观点来看,这根本就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头狮子。Poodle可要好得多!脖子上戴着一个粉色的小骨棒项圈,摇晃着毛茸茸的尾巴,看起来和家里的poodle一样傻。

      出了家门,两只狗就开始围着我们前前后后的闹。Poodle生性活泼,玩起来像疯了一样!这个特点我在家就已经领会过了,可谁能架得住这两个家伙这么疯闹啊!因为我是新来的,所以它们就冲着我来,我在哪个方向,它们就到哪个方向。这可倒好,我一不小心被“狮子”一撞,好悬没横向飞出去!多亏脚下是跑马的软沙土地。

      这里的天气和家里的天气差不多,晚上穿着半袖衬衫还是有些凉。我们向着一个农场房走去,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狮子”就瞄上我了,说什么也不让我前进,在我前面一横,又往我腿上一靠——得!就这么僵持着吧!最后还是小儿子过来把“狮子”牵走,我才方可托身。

      进了农场房,第一眼看到的是无数只猫,这让我惊讶不已!之所以说无数,是因为满地都是,大的、小的,什么颜色都有。听“爸爸”说这里平时大概有十二只猫左右,有的时候能达到十五到十八只。它们大多属于半野生的,少数是被遗弃的。而这里有食物,有水,还有喂马的草垛,所以它们都在这里定居了。白天猫咪们在林子里四处游荡,到了晚上都会早早回来。但我记得猫咪是晚上才活动的,可能这儿的风景好吧。

      他们拿了拴马的套具,我便随着他们一起去屋后的园子牵马。把三匹马牵回了农场房,让它们各规各槽,各吃各草,这就算完成任务。

      进了屋子,“爸爸”告诉了一个令我听后喷血的消息——家里没有网络!当初在机场,那个大叔说完那番话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个可怕的预感,但一直没敢在头脑中成立。美国的互联网发展程度可谓能覆盖世界每个角落,没想到在美国本土还有没有网络信号的地方。其实也不能说没有,那样冤枉了人家,但这里就可怜的仅有那么一点点,打开一个网页需要用一两分钟!更可怕的是,手机在这里也是信号归零!这下好了,我这十个月可以隐居了!在洛杉矶时和寄宿家庭开的“住在森林里”的玩笑现在成真了!

      他们家真的很难和“家”这个字联系到一起,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一个动物园。动物从大到小,我拉开窗帘的时候还发现了各种bugs。当时我心头一阵剧颤,喉咙就想做呕的动作。

      躺在床上回忆今天所有发生的事——从早上到现在……洛杉矶——美国最繁华、最现代化的城市之一;芝加哥——美国最繁华、最现代化的城市之一;长春——虽然比不了洛杉矶和芝加哥,但也算是比较繁华的现代化城市。想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想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不禁有些酸楚。这里的人加在一起可能一个足球场就挤下了,别说川流不息、熙熙攘攘,更别说什么繁华,可能多少有些现代化吧,但怎么也和我当初的想象不一样。几个小时之内,事物的鲜明反差让我从心里往外有些难以接受。

      这里的床要比家里的柔软,躺在上面有一种往下陷的感觉。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太陌生了,再加上反差,脑袋里总会想到惊悚的关于鬼宅的画面。想到宅子的主人和动物会在圆月的晚上变成血淋淋的尸身,我就有点不寒而栗。接下来我做的就是打开了台灯,查看床头有没有虫子爬出来。看了看手机,依旧没有信号!其实我明明知道它不会有信号的!心里的感觉又复杂又凌乱,乱到有些缠裹住了心,使得心无法动弹。现在才发现信号是我最后唯一的绳索,而信号断了,我也坠身于汪洋的孤独中。

      “交杯对饮煮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在疲惫中无力睁开眼睛的时候熄灯昏睡了。

 

      第二朵花开就要到今天早上了。睁开眼睛已是九点钟,洗了头和脸便下楼吃早餐。

      这里吃的东西能比在洛杉矶墨西哥家庭的食物好吃些,这点我已经很满足了。

      听说明天是个什么节日,所以休息,但“爸爸”需要上班。美国人很会享受,只告诉我注意一点,意思是让我在假日中好好的放松放松。

      吃完了饭,我和他们一起遛马。今天出门,那两个家伙明显和我亲近了,我走到哪就前后左右的跟到哪,也不阻拦,也不哼哼。Poodle更是热情,不停舔我的手。

      “妈妈”给我准备了一双短靴,以便我在沙土地上走路。今天我可算是看清晰了!他们家的房子是白色的木制板房,很大,有点欧式的感觉。屋前屋边的廊上有各式各样的鲜艳的花。我对花没什么研究,所以也叫不出来名字。屋侧的铁艺桌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番茄,红黄的铺了满眼。二楼的楼角斜插了一面美国国旗。车库门前是水泥铺成的十五度的斜坡,有三辆车停在那里。旁边有一个篮球架,但相当不正规。此外房前是一大片草地,还有几棵树,再远处是一个小水潭,然后是公路,接着还是树林。

      沙土路一直向农场房方向延伸,两边是绿油油的草地。在远处草地上有一个单杠一样的架子,上面挂着两副假的马具,多半是大人教孩子骑马用的。屋后有鸟舍,经常有很多鸟飞入飞出。

      他们家真不愧是动物园!不过可见他们这家人的心肠。

      昨天晚上看到的他们家屋后的“园子”,今天才算全方位了解!其中包括一座小山和放眼一片的草地。早晨在林间穿行,到处都是绿,就连脚下踩的路也都长满了小嫩叶的植物。地上偶尔会长出几朵蘑菇,茸茸的。两只狗在林子里撒欢,时而惊出一阵鸟叫。而我们则小心着蜘蛛网的迎面攻击。路边间隔着有蓝色白色的小花,有瓣状的,有穗状的,极为可爱。真后悔自己没带相机,不过好在今天才是第二天。

      草地更是别样的风情,轻风袭来,在远处的深绿树木的陪衬下,就像一片淡黄色的海浪。红色的叶子在丛中最为显眼,加上碧蓝的天空和渺渺的丝云……我转眼间变成了美国的乡下农民。看着青色和紫色的牡荆,只是感觉缺少了些浪漫。

      马悠闲地摇着尾巴,散漫的扭动膘肥的身躯,嘴里不停地散发出青草的芳香。

      我喜欢这里的风景,但比起景色,让我更兴奋的是,山林里竟然有信号!

      我现在明显是被下放了!想想自己认识的人都在城市中忙碌,再看看自己如今的清凉所在,真的没法用语言形容。现在我对他们家的认识已经改变了,不再是动物园,而是大自然动物保护区!

      美国的小孩都喜欢玩video games,不像国内的孩子喜欢玩电脑游戏。我陪Ben(他们家的小儿子)玩了会儿“跑跑”,输得特别惨!之后又转战一种台式足球的游戏。顾名思义,台式足球就是在台子上进行的足球,人需要操控把手,转动穿在把手上的小人。虽然我曾经玩过,但依旧是惨败。

      陪Ben玩乒乓球,用扑克牌给Ben变魔术,教Ben下跳棋……一上午也没怎么闲着。

      过了中午,我们去屋前收获食物。到了近前才看到这里好多的像花坛一样的木制的长方形土坛,每个土坛都种下了不同种类的蔬菜或水果,远处靠近水潭的方向是各种瓜地。这里的蔬菜品种齐全,基本上常见的蔬菜这里都有,另外还有一些新品种,比如土耳其洋葱。水果的种类不算丰富,只有白兰瓜、西瓜、一种类似于草莓的水果,旁边有结满了红色小苹果的果树。

      三四点多的时候地区代表开车来了,还带来了三个文化交流生,其中一个女生是来自西班牙的,另一个女生我不知道,但第三个男生是来自香港的!中国人见面真是尤为亲切,他问我会不会说普通话,我说当然会了!在这个地方能听到汉语真是太激动了,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没呆多久他们便走了,我则和“妈妈”研究起了选课的事儿。美国的初中就已经实行选课制,高中更是如此,不过我却有些不习惯。除了两节语言、两节数学、一节经济、一节科学之外,四节职业辅导和五节选修都是需要自己选择的,但事实上因为课程的难度区分,所有的课程又都必须由自己自身情况决定。这可是一件实在让人头疼的事儿,况且还有无穷多的选项!更迷惑的是,学这些科目之前必须选好一个未来可能从事的职业,然后围绕这个职业进行针对的学习。中国那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都无法就业,现在问我想干什么,我怎么能知道!坐着聊了近一个小时,最后我们都放弃了。

      这之后就终于接上了本片的开头——我和“爸爸”还有Ben去一个室外足球场踢球。

      晚上家里的“哥哥”回来了,在家吃的饭,方九十点钟就开车走了。听“妈妈”说他现在在Kalamazoo上大学,而且已经找到了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

      我的右腿酸酸的,应该是好久没有踢球的缘故吧。思念让我有些困乏,在虫鸣声伴下沉沉睡去了。

 

纽约时间:2009年9月7日                                        倒计时:3460天

 

      早上睁开眼又过了八点,可能是因为床的原因,总觉得睡得很沉,而迷蒙的醒来之后又控制不住地睡去了。

      因为今天是节日,所以早上下楼的时候给每个人准备了一个礼物,有书签、牙签盒和刻板。

      吃完饭我们便出去放马。今天发现了一个搞笑的事儿,当把马牵到后山之后插上铁栅栏,poodle就站在铁栅栏外面对着三匹马乱吼一气儿!而三匹马看样子已经习以为常了,只顾低头吃自己的草,根本不理睬狂叫的poodle。到最后,它自己觉得没意思就离开了。这种管闲事儿和欺负人的行为和我家的poodle相比不分上下。

      这地方买东西真不方便,购物要到几十公里以外的Kalamazoo市。明天就要开学了,Ben和我都需要一些东西,所以在家没呆多久便出来了。我和Ben在同一个学校,他今年刚上高中。起初,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很凑巧,后来才知道,其实Allegan镇上就这么一所学校,

      终于又看到信号了!交杯对饮煮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由于我经过家人的建议去参加学校的足球队,所以在Kalamazoo的商店里买了双足球鞋、一双袜子和一副护具,另外还买了一些笔记本和一个浴花。商场里的东西基本都是“中国制造”的,相对来说用着比较顺手,比较亲切。

      中午在“爸爸”的大学里吃的赛百味。“爸爸”是大学书店的负责人,今天我正好也顺便去他的书店看了看,规模不小。

      下午我们娘仨先回的家,待到“爸爸”回来,我们一起去门口的两棵苹果树下采摘苹果。在这里每天都有新鲜的事发生,比如说采摘苹果,我以前连想都没想过。

      Allegan附近的这一片地区大部分居住的都是美国农民,每一家都有好大一栋房子和好大一片土地。不过因为他们家这里的地势不适合种植农作物,所以还保留了原来的模样。

      “爸爸”在梯子上摘苹果,我拿筐在下面接着,两只狗则在旁边捣乱。我不喜欢“狮子”,因为他每次都把恶心的哈喇子或是脏得要命的爪子糊弄到我的衣服上,今天早上穿的衣服就被它一泥爪子给报销了。而因为和家里的京京有感情,所以看这只poodle也顺眼,再加上poodle本来就十分可爱,只要它在远处一呆愣,我就打响指叫它过来,然后它会傻傻地望着你,不停的舔你的手指,那样子极为可爱。

      风中,清云蓝天下,黄叶与红苹果纷纷下落的景色在周围绿树的环抱下显得格外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