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美国》(中篇:惊梦)五集呀,全丢了

2003年7月

      

      编到第六集的时候,小黄支支吾吾地告诉我:储存在硬盘里的前五集都打不开了。

      天哪,我简直不肯相信这是真的。开始表弟还安慰我说可以找专门设计软件的公司帮忙打开,可是当我们走访了几家公司都说没法打开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

      五集呀,多少个日日夜夜才把这五集的节目做出来。原以为一切都能按原计划完成,现在却半途杀出个“程咬金”…….

      我吃不下饭,睡不了觉。仅仅停机两天,我觉得象两年一般的漫长。有人建议把硬盘寄到深圳,也许那里的公司有办法打开。

      五集节目用了三个硬盘,为了不在邮寄时丢失,我们决定先寄一盘。然而事情就出现在这里。后来我们才知道,由于小黄为了节省硬盘,他把编好在第一个硬盘中的个别镜头的素材储存在第二个硬盘里,然后又把编好在第二个硬盘中的个别镜头的素材储存在第三个硬盘里,当时三个硬盘连在一起没问题,可是分开之后就无法打开。不幸的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当时谁也没有悟出来;更不幸的是,我们没有把三个硬盘一起寄给深圳,以至于当深圳公司告知我们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就洗掉了硬盘中的记忆,重新用于节目的制作。所以,当我们弄清楚这个纯技术性的问题时,我已经没有选择地要重新制作这五集的节目了。

      不懂行的人认为已经制作过一遍,再剪辑时应该不难。但是根据我自己的体验,创作是一种激情,后期制作就是这种激情的体现。虽然我可以记住曾经用过哪些镜头,但是镜头与镜头之间所体现出来的意境,却是很难一模一样地扑捉到的。

      但是我能怪谁?小黄没有制作过这么大的节目,我又不懂得技术上的事情。

看到小黄日渐消瘦的脸颊,表弟忙前忙后地试着找出问题的所在,我还能说什么?

何况,说什么也都与事无补了。

      我只能咬咬牙,再重新制作这几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