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美国》(下篇:圆梦)梦魂归帝所,闻天语,问我归何处

          梦魂归帝所,闻天语,问我归何处

                                    --2003年5月6日参加“亚太文化继承週

      地处太平洋西部的加州,可以说是美国亚裔人口最多的地方。于是,以亚太文化为宗旨的社团和节日,也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各地。我教授中文的学校叫做Mesa College,在圣地亚哥算得上是一个很大的学院,并且有近一半的学生是亚裔。五月五日至五月九日,Mesa College举办了“亚太文化继承周”的活动。活动周期间,舞蹈,美术,唱歌,食物,展览,讲座,电影、电视,应有尽有。《飘在美国》被安排在六日的中午12:30至2:00播映。

       尽管那天有太多的活动同时进行,参加的人不是很多,但是放映之后的观众提问却是极为热烈。尽管我觉得有些美国人对中国的社会形态和文化一知半解却故做“高深”让我哭笑不得,但是他们能来参与这次活动的本身,就标志着亚太文化周对于文化的继承与融合有着不可低估的力量。

       可以说,酝酿《飘在美国》的时候,我没有把观众的对象放在美国。最初我是想通过四家人的日常生活,真实地反映出生活在美国的海外华人的生活状态和心态。继而我发现,《飘》的观众群竟在美国。从首映式以来,华人社区对《飘》所反馈的热情要比我想象的热烈。特别是当其他族裔的媒体也来采访我的时候,起初我都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那些我根本看不懂的文字会对推动《飘》的市场发行有什么利害关系。当我知道美国和加拿大的某些著名大学的图书馆也收藏了《飘》作为研究少数族裔文化教材的时候,我简直是“受宠若惊”。这些始料不及的信息反馈使我明白了一条:一个人活着,不能丢失自己;一个民族,一个种族不被消失,那就是不能丢失自己的文化。尽管这种真理更加强化了我们这些不能固守在本土文化中的移民那种无法言说的无奈心情,但是也正因为如此,移民文化才显出她独有的魅力和光彩。

(待续)